第230章 江山美人(18)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第230章 江山美人(18)

    赏竹一听已经抽出刀剑朝着平敏君冲了出去。=[超多好看小说]

    苏念幽见到这一幕,气得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这苏凌太大胆了,气煞她也。

    “国君,您不必担忧,孤的属下定然会帮你捉拿到这个刺客的。”苏凌说着还特地的为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示意苏念幽,微笑而缓慢的将那杯酒给喝了。

    “苏凌!”终于,苏念幽不打算忍了,而是重重的拍了下前面的桌子,双目具裂,恨不得将苏凌千刀万剐,最终收敛了下自己的情绪,“让你的手下住手,否则,朕就让这宫中的侍卫杀了她!”

    “国君这是什么意思?”苏凌也慢慢的站了起来,“你想要包庇平敏君这个刺客么?”

    苏念幽听到苏凌的话之后大笑了起来,“包庇?平敏君本身便是平陵国的平候兼大将军,朕保护她而已,何来包庇一说!”

    “哦,看来国君是觉得当初她刺杀孤的做法是极为的正确,或者她刺杀孤根本就是国君下的命令!”这句话苏凌说的字正腔圆,仿佛很是不相信,苏念幽会对着客人动手?“你不怕孤的十万压境精兵么?”

    既然苏凌说开了,苏念幽已经对着身边的两个药人示意了一眼,便见到他们快速冲了出去,目的便是帮助平敏君,杀了那个胆大包天的赏竹,外面的侍卫也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一幕,就等着苏念幽下令,苏念幽依旧在笑,笑得诡异,“怕?朕什么都不怕,既然来送死,朕如何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是朕让平候杀你又如何?真是可惜,当时被你躲过去了。”

    卫郎夫清冷对着身后的如绿点头,很快便见到如绿出去帮助赏竹了。这才减缓了赏竹的一点压力。而且赏竹一个人面对平敏君若是不用毒,绝对打不过她的。

    没错,苏凌就是故技重施,反正百试不爽,面对平敏君这种怪物,不这样做,她与赏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而整个宴会上的官员一个一个被这一幕吓得心惊胆战的,同时均不自觉得抱在一起,然后慢慢的后退,脱离这个圈子,当然有些文人雅士见到这一幕,听到这些话,心中或多或少的是对自己国主的失望。

    她们是遵从礼仪道德之邦,反观他们的国主,居然当着天下人的面做出如此失礼之时,就算是苏凌曾经害过她又如何?人家千里迢迢过来为你庆祝,你就以这样的礼仪相待?

    一看就是一个锱铢必较,心胸狭隘且残暴的人,这样的人以后还有谁敢信任她,还有哪个国家的人敢过来平陵国的国土之上?

    连带着他们对这个君王也带着一丝的恐惧,完全的恐惧,就算是再有才能,他们也不会给予尊重的。

    司徒瀚文此时也从自己的桌子上走了出来,参与了对付这赏竹与如绿的队伍,毕竟上一次他是失去了那个机会,这次正好想苏念幽表示他的决心。

    苏念幽真的不想在自己的登基大典上弄出这些事情,就像是一个人结婚或者是做寿宴的时候,突然有人在你的喜事之上的大吵大闹大大出手,你什么感觉?

    只是这两个人着实太过可恶,索性就今日杀了他们,反正她的大典已经被毁了,杀了他们好泄愤。

    前殿之上极为热闹,而后殿的龙祥宫之中,苏念怀诧异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的几个灰衣人,看上去极为高大,一看就不是中原国家的人,那么就是大漠的人了。领头的是一个极为矮小的人,等到他将脸上的布拿开的时候,苏念怀诧异的看着那个人。

    “拜见二殿下!”如方说这忙行了一个礼。

    “你是三皇妹的人?”苏念怀忙询问到。

    “是的!”如方很是恭敬的说道,“小姐让属下等来营救你们出去。”

    “太冒险了,三皇妹不会已经进宫了吧?”她这无疑就是自投罗网!苏念怀心中对苏凌担心的同时也一些呵斥的成分在里面,虽然那个三皇妹好久不见,可是她依旧是她记忆中那个十岁的还在撒娇的孩童。

    如方听闻抬头看着苏念怀,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小姐现在正在外面苦撑,所以属下希望二殿下不要浪费时间!”

    来都来了,她生气又有何用?更何况她就算是为了道义不离开这里,可是她的母亲了?经过苏念幽的一气一攻击之下,现在已经开始发烧昏迷了,她不能让她死在这里的。知道现在也是争分夺秒的时刻,自然是冲着如方点点头,这废话也少说了。

    不过让苏念怀没有想象到的是,本来以为出去必定费上一番功夫的,哪曾想到这里居然有密道,就在龙床旁边的一面墙上。

    “你们…”苏念怀此时已经被一个人抱起了,毕竟用轮椅走实在是太慢了。

    “我们之前便是从这里进来的,否则从外面进来的话,属下不能保证不造成动乱!”如方轻声的说道,这个密道是苏凌告诉他们的,而苏凌会知道便是苏问天偶然之下说漏了嘴,让原主听到了,但是当时的苏问天只当是没有说过,想来那个时候她就觉得原主定然会有大难。哪知道反而因此而救了自己一命。

    不是苏问天不想逃出去, 而是这里是她的宫殿,是她的国家,为何她要狼狈的逃走?

    不过十秒钟之后,整个龙祥宫又恢复了安静,这个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人过来她们的,更何况现在更多的人期盼着去前殿看热闹,看他们威武的新皇穿上龙袍之后的样子。

    前殿之中的苏凌与卫郎夫已经被不少的士兵包围了。

    苏念幽端着酒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这一群人对付这四个人难道还不容易么?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过来禀报了,苏念幽听闻之后只是微微一笑,“朕知道了,下去吧!”

    这小太监说的事情就是关于苏凌的那些大漠官员逃走了的事情,不过她早就下令了,这通关的城市官员,不会给他们放行的,大漠人无论如何乔装,都应该轻易的便能让人看出来才是。起舞电子书

    虽然赏竹伤了平敏君,但是还要面对这么多的人,自然是有些力不从心。苏凌有卫郎夫保护倒是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加上苏凌身上带了不少的毒药,只要靠近苏凌的人便直接昏倒在地。

    他们必须在这里支撑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从宴会到现在顶多也只是半个小时罢了,苏凌估计如方现在已经够已经将人带入了密室之中。所以只要撑下另外半个小时便成功了。

    司徒瀚文见到越发多的人参与了,索性便退居到了另外一边,看着苏凌下毒之后,她周围死的侍卫,忍不住的摸了下自己手腕上的那个铃铛,最终还是没有用,毕竟这个铃铛是苏凌的,要不是这个铃铛,当初也救不了他的命。

    所以他今日不用了,作为感谢苏凌送的铃铛之恩。

    不知道过了多久,赏竹与如绿终于有些疲乏了,但是另一边的平敏君顶着一身的伤口与中毒的身体,对着两个人的人攻击却越发的凌厉,甚至能够见到她双眼之中的红色血丝,明显就是杀红了眼。

    赏竹一不小心自己的胳膊便被平敏君直接划破了,可以见到平敏君看着手上的血液的时候,眼中带着兴奋的光芒,就像是一头野兽一般,舔了舔上面的血,脸上可爱的笑容越发的浓厚。

    盯着赏竹,仿佛她就是自己的猎物。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不知道何时盘旋两个巨大的影子。

    “金雕!”在那些君臣看客之中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所有的人都知道苏凌有两只金雕,只是谁都没有见到过,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威猛很,而且就这样看上去都非常的大。

    随着金雕越发的下落,他们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它们挥动的翅膀带着的巨大的风。

    司徒瀚文也紧紧的盯着天上的两只巨大的金雕,心中多少有些激动,毕竟其中有一头是他亲自养大的,只是不知道跟着苏凌离开了自己两年之后,是否还记得自己。

    当初苏凌也说了,那只金雕与自己有缘,送给自己的,可是,自从两年前之后,她就这样死乞白赖的占着金雕小夜,既然说了送给他,后来又拿回去,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想要乘坐着它们离开么?那也要问问他愿不愿意,更何况他们从之前伤了平敏君开始便已经是敌人了,对待敌人是绝对不能心慈手软的。

    加上他的爱人苏念幽对他们恨之入骨,他自然也应该苏念幽报仇才是。

    就在苏凌被卫郎夫抱着直接跳上了金雕,而赏竹与如绿则是飞身而上到了另外一只金雕的身上之时。

    他毫不客气的捏起自己的嘴唇,一个口哨瞬间便在这个夜空之中响起。果然赏竹与如绿坐的那只金雕一顿。

    平敏君还打算也跳上金雕的,可惜,这金雕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那利爪当时正对着自己,无奈之下只能退居到一边。

    曾经吃过一次亏,他们自然准备了如何对付那金雕,可是人家毕竟是天上飞的,这一眨眼的时间,它们升上的高度太高了。这种速度是他们没有料到的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苏凌见到这一幕眯了眼睛,这司徒瀚文关键时刻还真的够狠,怕了怕自己坐下的金雕,金雕小影突然长啸一声,很快便见到另外一只金雕小夜迅速的朝着天空飞去,与金雕小影在上控制中盘旋,同时不断的嚎叫,仿佛在交流似的。

    而在小夜身上的赏竹一点都不紧张,更加的不怕小夜会不会受到司徒瀚文的影响而在次的降落,目光注视着自己的手上的胳膊,伤口已经发黑了,如绿自然也见到了,忙拿出解毒的金疮药给她做最为简单的处理。

    苏凌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好在她早就有准备,虽然说了,这金雕给了司徒瀚文,曾经还未记起来的她赶过金雕小夜去找它的主人,偏偏小夜不愿意去,看来它应该是对她的气味有些熟悉。

    加上上次中毒事情,她救治了小夜,所以小夜更加的不会离开。

    等到苏凌恢复了记忆之后,知道司徒瀚文可能是敌非友了,不是说不让小夜回去,而是她有的时候很需要小夜的帮忙,当然她也不打算霸占着小夜,它愿意跟随养它的主子,她自然是没有意见,可是司徒瀚文好像从来没有召唤过它一样。但是为了避免万一,她也不得不改造了与它们的交流方式。

    苏凌不知道动物也是极为的记仇的,金雕小夜的兄弟金雕小影曾经被药人给伤了,加上它自己也差点中毒死了,那种下毒伤它们的人的味道它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自然它也很不明白,自己之前的主子为何要跟这些凶手混在一起?

    此时的苏凌拿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哨子,快速的吹了起来,很快这犀利快速的口哨瞬间让两头金雕盘旋了一圈之后便快速的离开了这种地方。

    下面的司徒瀚文见到这一幕眼睛通红,这个苏凌出尔反尔,简直可恶至极。

    那金雕的的确确是他养大的,但是不过跟了苏凌两年多的时间,就如此的听从苏凌的吩咐?瞬间司徒瀚文心中很是不爽。

    苏念幽也是厉色的看着这一幕,想来这两只金雕要是不能毁了,就永远是她的劣势不成?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司徒瀚文,忍不住的起身下了那龙椅,轻轻地握住他的手,安慰劝说道,“畜生就是畜生,你何必与它生气了。”

    五年啊,五年饲养,纯粹就是为别人养的?现在的司徒瀚文不会想到当初就是抱着为苏凌养大金雕的思想,而不是现在因为敌对关系之后,所有的想法都慢慢的改变了。

    甚至在苏念幽的影响之下,对苏凌的敌意与恨意也无端的增加了,曾经那小时候的一幕,慢慢的从他的脑海之中消失了。现在记得的永远都是苏凌做了多少可恶的事情,甚至失信于他。

    只是苏念幽没有想到他们的离开还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当收到她放置在蓬莱山庄的那些秘密武器居然被人给毁了,一件也不剩,甚至那些喂养了十年的药人也全都被杀了的时候。瞬间苏念幽便觉得喉咙一甜,最后活生生将那口血咽了下去,十二年的准备,就在一个上午之间被毁与一旦。一定是苏凌一定是她。

    没错,那些药人就是平敏君的储备“灵丹妙药”。

    而且苏念幽的一念之间,那边塞已经大军压境,定然已经开始朝着平陵国动手了。他们相信苏凌不是说着玩的,等到苏凌到达了边境之后,一定会指挥军队大举进攻他们的。

    整个平陵国本来就一直在调整中,区区三个月怎么够用?现在又要同时面对大漠国与东海国的攻击,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压力,巨大的压力。

    苏念幽自然是知道,所以宴会结束之后并未让他们的回去,而是留在这里讨论军情。如果那些东西没有被毁去的话,她何必如此的慌张?

    平敏君这个时候也在,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当然为了快速的回到正常的样子,她不得已又吸食了一个药人。她自然也得到了那个消息,心中说不生气是假的。毕竟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苏念幽的依靠,也是苏念幽的结晶。

    她们都废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现在只能劝说苏念幽放下心态。难道没有那秘密武器便对付不了那两个国家不成?

    先前她们不也没有用秘密武器,却能够在短时间之内便打下了赵国与韩国么?

    赵君艳静静的站在那不显眼的地方,看着苏念幽气得脸色通红的模样,看着司徒瀚文眼中带着的不解与担心的神色,看着平敏君嘴角依旧扬起那可爱的笑容,心中冷笑。

    关于那蓬莱山庄藏匿那些吓人的东西的事情,她也是无意之中知道的,因为曾经不小心闯入了苏念幽秘密的军营,那个军营与所有的军营都隔开了,她见到了那些士兵所用的武器与他们的不同,甚至当见识到了那种武器的威力的时候,她的心是不平静的。

    她说了,她苟且偷生本身就是为了司徒瀚文,可是司徒瀚文居然喜欢上了苏念幽,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先前她恨苏凌,就是因为司徒瀚文喜欢苏凌。

    结果告诉她,他根本就不喜欢苏凌,而是喜欢苏念幽,而苏念幽便是杀了苏凌,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

    她自然是将那所有的恨意都转嫁在了苏念幽的身上,不管如何,她都不会让苏念幽得到司徒瀚文的,司徒瀚文是她从小就守护的夫君,她如何会这般轻易的放手?

    所以她帮助了苏凌又如何?反正那种东西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更何况,她也真心的好奇,苏念幽为何懂得设置这种武器?

    不过这苏凌还真是厉害,身为对手,她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果断,居然真的相信自己。她应该不会不知道当初自己对她的事情袖手旁观不说,还隐瞒了吧。

    也好在她相信了自己,否则,她就等着被苏念幽的枪炮轰击吧。

    至于苏念幽会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那是不可能的,自从苏念幽知道了自己对司徒瀚文的感情之后,她便有些不信任自己的了,知道她能够为了司徒瀚文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第二日,宫中又传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龙祥宫之中的苏念怀与苏问天消失不见了,他们查探了整个龙祥宫都未曾发现这两人的踪迹。

    最后还是平敏君过去,找到了一条顺道,不过那条隧道已经毁了,但是她忙找人按照隧道可能的路线寻找。

    一夜的时间,可以让他们走的很远,加上苏问天已经是太上皇了,就算是要求外面的官员拦截住她,也不一定这些官员就敢拦。

    等到平敏君再次的来到了书房之中的时候,苏念幽直接坐在了椅子之上,一手撑着头颅,眉头紧皱,甚至还能够见到不过一夜的时间她的脸色便惨白了不少。

    “大姐,既然他们要将那两个废物救出去,就让他们救好,苏凌与卫郎夫能够逃脱也会因为有那两头金雕,您放心这两头金雕早晚我会手刃它们的,等到大姐得到了天下之后,就算是苏凌与卫郎夫还在又能如何?普天之下并非王土,到时候我要看看他们该如何自处?”平敏君说道后面,眼中闪过厉光。

    平敏君的话倒是让苏念幽打起了精神,没错,凭借着她的本事就算是不用枪炮一样能够取得胜利,别忘了她那几千年积累下来后被精进的智慧,对于军事上的理论她可是极为的扎实。

    “现在,大姐你要关注的是边疆的战事,虽然您已经安排下去了,但是作为平陵国的国君自然是要稳坐后方,成为我们最大的动力!”

    “没错!”苏念幽还打算御驾亲征,慢慢的起身,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苏凌有理由挑战平陵国,那么趁着这个时间一举将大漠国与东海国拿下。

    见到苏念幽又恢复那挥斥方雄的样子,平敏君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敏君,这次你依旧作为平陵国的主力威猛大将军抗击大漠军队。至于东海国,那么就由司徒瀚文带领军队抗击!”苏念幽说着,同时让人快速的去寻找司徒瀚文过来。

    三天之后,大部队朝着大漠边境,东海国的边境而去,苏念幽亲自为这两个人送行。站在高台之上,望着那些穿着铠甲的军队浩浩荡荡而去,苏念幽心中免不了带着一丝的担心,不过她相信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苏凌,就算是再有学识也应该是纸上谈兵,况且大漠这几百年来从未有过战争,他们定然也不会有厉害的将领。

    至于东海国,倒是有些棘手,卫郎夫这个人她还是有些了解,可谓是有勇有谋,但是那些对苏念幽来说应该都是小手段,这带兵打仗可是与那些小聪明完全的不一样。

    卫郎夫早早的被东海国的人赶出来,身为男子之身定然过了一段艰苦的生活,虽然最后凭借着他的某些手段成功的建造了蓬莱山庄,可是他真的有时间去看那些兵书么?

    可能他连纸上谈兵都不会吧,那么靠的定然是他手下的将士了,东海国的将士本领应该与赵国韩国差不多,如此一想,苏念幽的把握性就更加的高了。

    因为那些由她训练出来的兵,是被她运用了科学的方法,如何都比他们这些古代的人强!

    而在苏念幽的身后站的便是赵君艳,没错,苏念幽没有让赵君艳出征。同时让她好好的呆在平陵国之中,关于谁泄露了她藏匿枪炮的地方,她定然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毕竟这苏凌是如何知道她会有秘密武器的?而且还知道那种武器的威力,否则不会派那么多的人过来毁去那些东西。

    她自然是不会知道苏凌看了剧情之后便什么都知道的。而且就算是苏凌知道了,来平陵国才三天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便找到了,这明显很不正常,一定有人告密。

    苏念幽只知道,那炮火枪械的威力,知道的人除了她秘密训练使用那些的人之外,其他知道的人很少,制造那些枪炮的工人她全部都杀了。所以想要查出来应该非常的简单!

    至于她身后的赵君艳,现在到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动作,如果她发现了真的是她做的,那么,她定然要她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她留下她的命就是因为她有些才能,她很惜才,可是若是这个“才”不听话,那么死有余辜,毕竟这天下之人难道还找不到一个比她更有才华,更忠心的人不成?

    这多等一天也查到了苏念怀与苏问天已经到了何处了,这苏念幽自然是派她的龙之隐卫过去捉拿她们,同时下令死活不论,她们总是挑战她的底线,那么她的属下在捉她们回来的时候,死了也是活该。

    只是谁能想到,苏念怀与苏问天其实根本就没有出这个平陵国的国都,因为他们就在蓬莱山庄之中住了下来,对于她们来说要是想逃的话的确是很难逃出去。

    而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更何况苏念幽要应对战争的事情,无暇过多的顾忌这里,苏凌又派了人假扮她们。苏问天也急需治疗,所以在这里最为妥当。

    当然苏凌派如方过去,就是因为如方懂得药用,懂得看病,而又非常的了解蓬莱山庄的构造。万一要是被苏念幽发现了,最起码还能够逃脱。

    又过了三天,平敏君与司徒瀚文已经赶到了边境,可是在这三天之中,他们居然丧失了两个城池,这…是他们都没有料到的。

    站在城墙之上,司徒瀚文冷的如同冰块,就晚来三天,这面临东海国的一个城池就没有了?在他的头顶之上不断的盘旋着一只巨大的金雕,他大概能够认出这个东西是什么。

    心中对这个畜生也极为的失望,现在来这里干什么?但是还是吹了一下口哨,果然见到那金雕飞了下来,随即落在了城墙之上。不断的对着司徒瀚文低声叫着。

    “还不快滚过来!”苏凌居然舍得将它放过来?司徒瀚文厉声的呵斥道。

    金雕小夜没有犹豫轻轻的展了下翅膀之后便到了司徒瀚文的前面。习惯性的用自己的头颅朝司徒瀚文的身上蹭了蹭。

    可惜依旧没有换来司徒瀚文的温柔对待,“苏凌到底给你了什么好东西?虽然你算是通过她才到本将军身边的,可是说到底是本将军才是将你喂养长大的人。”越说,司徒瀚文越是生气,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被背叛的对象。一发怒便做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咔咔…咕噜咕噜的声音突然之间不断的从金雕的嘴中喝出。原来司徒瀚文在摸它的头的时候突然寒光一闪扼住了它的咽喉。看着它因此不断地拍打这翅膀,仿佛十分的痛苦,却依旧没有睁开司徒瀚文的手。

    但是也可见到司徒瀚文用的力气不是一般的,最终还是舍不得这个自己养大的畜生死在自己的手上,眯了下眼睛之后,毫不客气的摇动了手中的银铃,他相信这个金雕一定会再回到苏凌的身边,他绝对不允许,金雕是他的,苏凌也曾经说过。

    他现在知道了它是极好用的,瞧瞧苏凌用它逃了几次了。果然很快便见到金雕婴儿拳头大的双眼眨了眨,之后彻底的失去了光彩。

    司徒瀚文笑的极为痛快,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对着金雕挥了挥手,便见到它腾飞起来,但是依旧飞的很低,因为它飞的太高的话,怕失去了控制的范围。有了它再引来另外一只,那么苏凌还有什么依靠?念幽,放心,就算是天底下的人都误会你,我依旧会陪在你的身边的,这是司徒瀚文心中的想法,同时也对那东海国是在必得,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苏念幽而努力,因为他知道要是他们输了,苏凌与卫郎夫一定会不放过他们的,所以他们没有后路可退!

    只是司徒瀚文并不知道,这只金雕小夜其实就是苏凌放回来的,毕竟是司徒瀚文将它养大的,她最起码的信任还是有的,当然若是知道司徒瀚文这般的对付它的话,她定然不会将金雕小夜赶过来的。

    ------题外话------

    这一篇明天就回结束了,嘿嘿,久等了亲们!

    第230章 江山美人(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