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江山美人(17)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第229章 江山美人(17)

    苏问天虽然一直喜怒不定,但是却能够将平陵国治理的井井有条,甚至民众富裕的居多,由此可见到她的本事不小,自然这看人的本事也不会错到哪里去。800

    苏凌父亲的小心思她自然早早的就看出来了。她保护苏念幽父女,却也不阻止苏凌的父亲善妒的算计,这本就无伤大雅,因为这一切都在她自己的掌握之中,更何况她很喜欢苏凌父亲的不动声色的讨好。

    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苏凌的父亲真心的喜爱她,别人都以为他如此大胆的对她表达爱意便是阿谀奉承的表现,却不知道因为她中毒之后,他对她发过誓,如果她未醒来,他便服毒跟随她一起而去。

    没错当时中毒的时候,他便已经对着“昏迷”的她合盘托出,甚至在她的身边跪了一整夜,等到第二天她清醒之后,他居然还再次的请罪,第一次她觉得她小看了这个男子的所有感情。

    想到这里,苏问天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抬头看着苏念幽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样子,“怎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既然她派人在他们的身边,自然是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当时她不信,让人特地的让人去查探了一番。

    什么平候的远亲表弟,呵呵,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两个人蒙骗自己。将她当猴一样耍着玩,第一次没有想到苏念幽的父亲,那胆小的父亲,会骗她。为了平候骗她!

    “不,本殿下不好奇,本殿下只是想知道,是不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所以,你才下令杀了我的父?”苏念幽笑得如同一个恶魔一般的说道。

    “是,就是这个原因!”苏问天问心无愧,瞬间便感觉到一个身影一闪,喉咙一痛,一股腥甜的味道瞬间便冲击着她的整个口腔,呼吸不畅,甚至能够听到咔擦咔擦,她颈部骨头断裂的声音一般。

    苏念幽盯着那张惨白且带着皱纹的脸,目光幽深,手指不断的用力,这个狠心的女人,不配为她的母亲,只是,看着她的双眼泛白的时候,最终还是松开了手。

    她身后的苏念怀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便打算过来阻止,但是还未动便被人点了穴道。瞪大着目光看着这一切,越发的觉得苏念幽也开始丧心病狂了起来,最近服侍苏问天的时候,听她说了很多的话,自然也知道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

    咳咳咳,获得自由后的苏问天狠狠的咳了几下,吐出口中的鲜血,最终无力的躺在了床上。

    “我不杀你!”苏念幽居高临下,眼中很是不屑的看着苏问天,随即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笑,“你不是一直惦记着你的小女儿么?放心我定然会带着她大卸八块的尸体过来看你的。”

    “你不能…咳咳咳…”她这样一说,瞬间又让苏问天激动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本殿下,不,是朕,不能做的事情!”说完之后大笑而去。

    身后的苏问天因此着急的直接从床榻之上摔了下来,这个时候的苏念怀也能够动了,忙推着轮椅走了过去,这宫中,现在除了她们两人之外,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人来帮助她们的。

    看着苏问天不断的吐血,苏念怀心中是又气又急,她就知道这苏念幽过来没安好心,同时未曾见到苏凌进入皇宫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尽量的将苏问天拉了起来。

    “赶紧…赶紧去拉住她,不能再这样对凌儿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苏凌,难道她真的就恨苏凌入骨么?她倒是想要问问她苏凌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苏念怀一直没有出声,直到将苏问天弄起来之后,才低声的说道,“没用的母皇,大姐决定的事情并不是你我能够阻止的,更何况,现在的我也被禁足了。”

    “她…大胆!”咳咳咳,苏问天又吐了几口血。

    “母皇,你还是休息一下吧,等你好了,说不定才能够真正的阻止大姐!”苏念怀这句话,其实只是一种安慰,苏问天能够被苏念幽从皇位上逼下来,又如何会听她说着些事情?

    但是对现在的苏问天来说,她信,她相信只要自己将病养好,苏念幽不听她的,这平陵国的文武百官定然会听的。txt小说下载/

    等到苏问天总算是安静下来之后,整个房间之中只能听到这两个人的喘粗气的声音。

    将苏问天弄起来,对于苏念怀来说已经非常的辛苦了。

    见到苏问天太过疲劳睡去了之后,苏问天才慢慢的出去,看着手中的药碗,眼中不知道为何带着一丝的酸涩,这些药都是这个宫中的人提供的,他们又都已经是苏念幽的人了,换句话说,苏念幽不会让苏问天好的,她必须用自己的人脉弄到新的药,毕竟苏问天是她的生母。十月怀胎忍着剧痛生下来的女儿,同时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苏念幽可以不念母女之情,但是她苏念怀不能不念。

    苏念幽从龙祥宫出来之后便直接去找司徒瀚文求安慰去了,她早就在这宫殿之中为司徒瀚文安排了一个院子。

    平敏君此时不能出宫,毕竟人家苏凌还在要求苏念幽给他们一个交代的。不过交代么?她会用苏凌的命好好的交代的。

    这个夜晚很是平静,仿佛大家都在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很早苏凌便被卫郎夫叫醒,苏凌睁开朦胧的眸子,慢慢的起身,直接摊开自己的双手,很快卫郎夫便将苏凌的大漠长袍大衣替苏凌穿上,同时给她系上了袍子。

    赏竹则是从卫郎夫过来的时候便退居到了外面,以前在苏府的时候也是这样,听说当时她没有过去的时候,一直都是卫郎夫亲力亲为的为主子更衣洗漱。

    从前天开始,这两个人仿佛回归到了之前的样子,基本上没有赏竹什么事情。

    等到苏凌出门的时候,已经穿戴妥当了,卫郎夫此时就站在苏凌的身边,与她并排而行。

    大厅之中,如方与如绿早就备好了早餐,恭敬的站在一边等候着主子们的临席。

    “今日观礼,前面一段时间我们就不去了,等到宴会的时候我们在过去!”卫郎夫看了眼自己前面的燕窝粥,皱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将他的燕窝粥直接端走,随后换了一碗小米粥。卫郎夫抬头看着苏凌,她已经就着燕窝粥喝了起来,嘴角勾起一缕笑容。

    “恩!”登基的事情自然是繁琐,而且跪拜居多,虽然苏凌与卫郎夫只需要站着看就是,可是就算是站着也要站一上午,累的慌,再说苏凌可不想看着苏念幽那一脸的小人得志样子。

    既然苏凌答应了这件事情,那么他便说另外一件事情,“人都已经到齐了,想必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卫郎夫优雅的喝了一口小米粥之后愣了下。

    苏凌见状之后眨了下眼睛,“忘了说,里面加了些牛奶,是从大漠之中带过来的!”至于储藏的方法,便是用的某种药。“应该比较符合你的胃口才对!”

    “恩,我很喜欢!”卫郎夫的脸上露出一个比雪莲花还好看的笑容。

    如方诧异的看着苏凌,他就说之前的小姐从来不会这样喝粥的,今日为何突然这般的吩咐,原来是为了他家的主子的。心中不知道为何,有种终于可以放心的感觉。

    “我的人也过去,毕竟那蓬莱山庄不小!”寻找便需要人力物力,他们现在算是争分夺秒,“边疆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妥当了,还有,大漠的那个几个官员,趁着我们进宫的时候便快速的离开!”

    “东海国的边境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接应你。”卫郎夫听闻之后说道。

    苏凌点头,虽然她知道善战的大漠将领也许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的帮忙。苏凌之所以这般快速的安排,第一,苏念幽登基之后定然会那他们开刀,第二,将那些枪炮毁去之后必须在短时间之内将平陵国拿下,否则便是给苏念幽反扑的时间,她依旧能够让人快速的再次的建造枪炮。

    苏凌其实来这里有两个原因,第一个便是枪炮,第二个便是救出苏问天,前世的苏问天便是被苏念幽毒死的,至于苏念怀,算是原主的一个好姐姐。不过前世一直帮着苏念幽打天下。

    因为前世原主早就死了,苏念怀一直都不知道原主是被苏念幽个杀了,而今生,苏凌一直活着,那么很多的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苏念怀一定知道这件事情。

    而且还没有再帮助苏念幽了,故而苏凌觉得苏念怀还是觉得苏念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或者是她觉得苏念幽想要做的事情与她的期盼不一样。

    门外一个礼官一直站着,她过来便是奉了苏念幽与平敏君的命令,请苏凌与卫郎夫去观礼的,可是谁能想到她在外面等了这么久,现在都已经开始了,还未等到苏凌与卫郎夫出来。她心中自然是着急万分,不断的找人过去催。

    可惜苏凌与卫郎夫既然打定了主意不去,再催也没有用啊。

    直到中午时分,才见到两个人慢悠悠的从使馆之中走了出来。

    女礼官这才擦着汗恭请两位天子上车。

    不过苏凌与卫郎夫并没有上她准备的马车,而是朝着另外一处而去,原来赏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马车,同样的如绿也准备好了一辆马车,两辆马车几乎一模一样。

    毕竟与来的时候不同,这是他们两个人分别代表了自己的国家,自然是不可能同坐一辆马车。

    当然还有一辆马车之上坐的便是大漠之中的人,但是他们往与平陵国宫相反的方向而去,却在这一刻也能见到一对士兵悄悄的跟上了他们。

    只是等到他们将那辆即将出城的马车拦住的时候,发现那辆马车不知道何时已经被人掉包了,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几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忙回去,准备汇报这件事情。

    此时的苏凌与卫郎夫已经安全到达了宫殿,在入宫殿之前,如绿与赏竹很是自然的朝着这人山人海的宫殿门口看了下,随即嘴角都带着一丝的微笑。

    当然仔细的人能发现,如方并未跟着过来,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如绿忙扶着卫郎夫下车,小手指轻轻的在卫郎夫的手心之中划了两下,卫郎夫眯了眼睛,依旧一副清冷之色。

    苏凌也在赏竹的示意之下,知道了,成功了。那么蓬莱山庄的东西已经找到了并且全部都毁了,而且苏凌也没有打算留,因为完全的没有必要。

    看着熟悉的平陵皇宫,苏凌觉得原主对这里的印象非常的深刻,看来她对这里的感情,也非常的深。

    宫中有接应苏凌的人,那就是赵君艳,虽然毁了蓬莱山庄,但是对于赵君艳会不会协助她将苏问天和苏念怀弄出宫,这可不好说。毕竟谁知道她是不是苏念幽玩的一个碟中谍呢?

    按照礼官的推荐,苏凌与卫郎夫是面对面而坐的,但是苏凌是谁?她如何会听这个礼官的安排?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和卫郎夫在一起比较安全,从进入宫中开始她便感觉到背脊阴森森的,估计一直未曾露过面的平敏君盯着她呢。

    “这…这大漠大王,这有些不妥吧?”礼官擦擦自己又开始猛流的汗。

    “这位大人,你说错了,大漠之人向来对这些都不太看重的,所以你也别觉得是你们失礼了!”说完之后顿了下,“更何况孤与东海国的太子交情不浅,你说,身为朋友不能坐在一起么?”

    “只是朋友么?”卫郎夫侧头看着苏凌,眉头轻挑。

    “咳咳…”苏凌直接咳嗽,掩饰了下自己的尴尬之意。

    卫郎夫见状也没有在过多的调侃了,礼官见到这一幕自然是知趣的离开,人家苏凌大王都不介意位子的排名,那她干着急也没有用啊!

    话也说回来这就是她们的三殿下?她是后来新晋的官员,从来只听过大皇女威武才干,二皇女温贤典雅,可是真的见到才知道,二皇女的确是温贤典雅,但是大皇女威严的让人害怕,才能也极为的强大,却依旧让人恐惧。

    至于现在的三皇女,似是一副很好相处,好说话的样子,可是她不敢这样看,前日那下令杀平候的时候,可让人觉得有种寒气逼骨,可想而知能够从平陵国的三皇女,到赵国的首富苏凌,再到后来的大漠国国主,这一切都预示着这个三皇女定然也不是一个凡人。

    而她身边的卫郎夫,卫太子,凭借着男子之身成为了东海国的太子的确也不能小视。

    “皇上驾到!”

    这一句是由老宫人尖叫出声,大叫的声音让所有人都站起来,随即便对着一个明晃晃走过来的身影下跪行礼。

    当然这里面苏凌与卫郎夫是不用行礼的,依旧坐的很是随意。

    本身便美貌过人的苏念幽,穿上那大气的黄色绣着真龙的袍子,自然是英气十足,同时也可能是历史上最为美艳的皇帝吧!

    “众爱卿平身!”苏念幽微笑的看着这一幕,看着众臣臣服在她脚下,对她毕恭毕敬的样子,她满意极了,但是偏偏有那么一两个人不知道看脸色。

    没错,苏凌与卫郎夫不可谓不刺眼,加上他们身后还比之的站着的那两个侍卫,看的她眼睛疼。

    “卫太子,大漠大王,前几日朕事情良多,国事繁忙,忘记好好的招待两位,还望两位海涵!”坐下了龙椅之后,苏念幽仿佛才发现两人一样,忙出于礼貌的说道。

    “国君说笑了,孤还未多谢你的招待,为了孤与孤臣下的安全,那些为使馆站岗片刻不离的侍卫辛苦了,对了,还有那些隐卫也辛苦了。”说着拿起桌子上早就倒好的酒,“孤无以为谢,就用薄酒一杯,希望国君不嫌弃孤!孤先干为敬!”说完之后便直接一口喝了。

    此时卫郎夫也慢慢的站起来,说的话自然也与苏凌的一样,但是他的语气也不像是苏凌这般的软,而是带着寒气。

    这里谁人不知道,那些侍卫站在使馆的真正目的,同样加上苏凌说的那些隐卫,不少热闹的官员此时也静了下来。

    喝完酒之后的卫郎夫率先提出来,“虽然在国君这大喜的日子,问那个问题不太好,可是这毕竟关乎本殿下与大漠王的人身安全,这边境之中担心本殿下与大漠王的人可一直着急的等待消息。”

    苏念幽握着杯子的手微微的紧了下,但是嘴角却带着得体的笑容,“这件事情,当初司徒将军便说过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只是这毕竟才两天的时间,请你们放心,再宽限几天,朕定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不用,听说平候没有死,还活着,不知道国君将她关在哪里了?如果可以的话,孤让属下帮你审如何?”苏凌听到苏念幽推卸的说辞之后忙说道。

    谁不知道平敏君现在好好的还呆在宫中呢,不说这番话不就是踩着苏念幽的尾巴一样么?疼,却不敢扯出来。

    苏念幽盯着苏凌,目光之中毫不掩饰对她的寒意,裂开猩红的嘴角,没人可以这样逼迫她,“大漠王为何这般的在意一个小小的刺客?”

    “不,你错了,国君,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刺客,听说平候在平陵国是一个世袭的侯爷位置,这平敏君侯爷,又是平陵国当初的威猛大将军,国君啊,孤这是在为你而担忧啊!”担忧你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都毁在她的手中了。

    “呵呵呵,既然如此,大漠王,看来要是今日朕不给你一个交代,你也不会罢休!”

    “不敢不敢!”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凌脸上依旧带着笑脸,哪里有她说的什么不敢?她分明就是在逼苏念幽处理平敏君。

    “敏君爱卿出来吧!”苏念幽自然是不会将平敏君的身份瞒着任何人,就算是失信于天下又如何?况且那也是一时的,这天下之人早晚会感激她。

    就在苏念幽的话刚刚落下之后,便见到一个穿着铠甲的女子慢慢的从外面走进来,见到苏念幽的时候,直接跪下,很是恭敬的说道,“臣参见陛下,陛下万福!”

    “快快请起!”苏念幽这个时候还站起来,可见她这是向天下的人表示自己对平敏君的荣宠。

    “谢陛下!”平敏君慢慢的抬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盯着卫郎夫,半响之后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苏凌的身上,双手握拳,“大漠王,当日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本候也不知道为何,当初居然想要杀你!”

    “哦,难不成,平候想说,当时只不过是在与孤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而已么?”说完之后苏凌微笑的脸突然一变,厉声的说道,“赏竹,将这个大胆且妖言惑众的刺客拿下,她能够巧言令色的让平陵国君听从她的狡辩,但是孤是一个极为正直的人,任凭你如何巧舌如簧,孤也不会听的!”

    苏凌说过,她见她一次伤她一次,同时也让她痛一次,既然她送上门,她就当着苏念幽的面伤了她又如何?同时还大大的贬低苏念幽一顿,何乐而不为?她今日就是让苏念幽过一个“快快乐乐”的登基大典!

    第229章 江山美人(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