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江山美人(15)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第227章 江山美人(15)

    苏凌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幕,看着赏竹将剑直接刺穿平敏君的左心侧,看着平敏君因此而吐出一口凝血,却依旧盯着自己笑的异常的诡异,仿佛在告诉苏凌,她就是变鬼也不会放过自己一般。し

    那双圆溜溜通红的眼睛仿佛就要凸出来,嘴角不断地流出血。

    苏凌很肯定这次她一定被刺中了心脏,右侧区域也被如方刺着,不管她心脏是否在右侧,她一样死定了。加上功力不能运行的通顺,就算是她想要让她自己的脏腑移位也是不可能的。之前她受伤了不就是这样做么?这样可以减少主要脏器受损,不得不说,苏念幽给她的功法真是逆天了。

    “赏竹,如方退下来吧!”苏凌的话一出,很快便见到两个人好不练习的从平敏君的身上拔出自己的剑,然后快速的退到了苏凌的身边。

    一个女士兵忙见状忙冲上去,接下平敏君睁大着眼睛,但是失去了意识倒下来的身体,她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有谁能够伤了她。

    至于她中毒的事情,这里所有的人都闻到了香味,并未有任何的不妥,所以她们不会这么想,更何况,本身平敏君并不怕毒。

    司徒瀚文刚刚冲过去赏竹与如方便放弃了,他总不可能不依不饶的走过去杀了他们吧,转头看着苏凌。手中的剑依旧握的很紧,看到平敏君并没有什么血,可是那伤口,走进才能看到,非常的多,而且现在那个女士兵试探了下她的脉搏与呼吸之后,直接对着自己摇头。

    这说明什么?平敏君死了,就在刚刚死在他们的面前,平陵国的平候,堂堂大将军,就这样眼睁睁的死在他们的面前?还是被苏凌的两个属下杀的,还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司徒瀚文的心中涌现出一丝的悲伤,一丝的愤怒,还有一丝的恨。

    “这件事情便交由苏太女给我们一个交代吧!”卫郎夫自然是见到了这一幕,心中是松了一口气的,死了就好,他怕的是她没有死透。

    什么意思,她都已经死了,还要问罪?打的好算盘啊,司徒瀚文很想将自己的剑刺入他的心脏,将他的心挖出来看到是什么颜色,他怎么能够这般的无情无义了?

    平敏君为了他什么事情都肯做,他就这样冷眼看着她死亡?

    司徒瀚文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自己的剑指着赏竹与如方,那眼中狠厉的目光仿佛在告诉所有的人,他要杀了他们两个人为苏念幽的义妹报仇。

    “赏竹,飞鸽传书告诉压境的耶律将军,不用顾虑孤的安全…”苏凌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着,每一个字都传入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她现在就是威胁他们又如何?她今日过来,便已经做好了准备,不是她苏凌不相信苏念幽的奸诈,能够在赵国就敢如此的杀人,更何况苏凌现在还在平陵国呢?苏念幽对付自己的事情是迟早的事。她也不想被动挨打,以身试法,看来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先失去理智的人不是她苏凌,也不是他卫郎夫。

    剑在司徒瀚文的手中不断的颤抖的,听着苏凌的话,最终狠狠地被他扔在了地上,弓着身子,打断了苏凌的话,“放心这件事情一定会给两位一个满意的交代!”

    妥协了么?看来司徒瀚文还是挺有理智的,苏凌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既然如此,那么,还望将军好好的彻查一下,这是平陵国的平候,身居高位,却如此的不服管教,必然早就包藏祸心,或者是想要趁着这个时候,挑拨孤与苏太女的关系,到时候她好渔翁得利!”

    卫郎夫听到苏凌的话差点笑了出来,从原先的刺客变成了想要谋反的人,不管如何在这里的人几乎都听到了,苏念幽要如何处理?就算是这次平敏君命大依旧没有死,那么…她也将见不得天日,否则苏念幽就失了一个要成为君王之后最基本的品质,那就是没有信用,从而会失去威严。

    一旦一个国家的君主,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失了信用,那么谁还会相信她的话呢,甚至她还会得到谁的尊重?

    “苏君主,您真不愧是生意人!”一点都不会让自己吃亏也罢,还要将这盆脏水泼的滴水不剩,从今日开始他也与苏凌、卫郎夫划开界限。

    商人就算是现在也不被人看的起,司徒瀚文这是在讽刺她?苏凌点头微笑,“多谢司徒将军夸奖!”

    能够从一个生意人做到一国的君主,也是她的本事。卫郎夫心中想到,你司徒瀚文要是有本事也不会在这里。对于他来说虽然身男子投降并不是什么受辱的事情,可是你投降也罢,居然如此轻易的变归顺了敌方,这就像是一个缩头乌龟,他很看不起。

    如果是他,宁愿死,也不选择苟且偷生,更何况他不会让自己死的。热门

    蓬莱山庄,曾经被苏念幽逼到了何种地步?难道真的只是平敏君的一句话她便会放弃蓬莱山庄么?是他卫郎夫与她周旋之下才保住了蓬莱山庄。当然当时只对苏念幽说一个地点,就是她龙之隐卫所在的地点。

    他完全有能力直接毁了那个地方。

    她不敢轻举妄动,当然查那个地方也废了他不少的时间,否则他早就在它未成熟的时候便摧毁了它,之前山庄元气大伤,他需要时间恢复,而苏念幽却要时间,让所有的龙之隐卫搬离那个地方。故而两方才平安无事。

    伪君子就是伪君子,说的好听是为了平敏君放过他,呵呵,亏得平敏君如此的感谢她,更加的为她卖力!想到这里,他也对这些事情不关心了,和苏凌慢慢的走入了那使馆之中,本来他打算邀请苏凌去他的蓬莱山庄,但是在过来之前便收到了这里的探子的消息,蓬莱山庄已经被平敏君占为己有。也罢,毕竟这里是苏念幽的地盘,而且,地方被别人住了就已经脏了。

    退一步来说那蓬莱山庄他已经让人毁的差不多的,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大漠的使者见状忙为自己的大王领路,毕竟他们在这里住了三天大概有了一个了解,加上那些个引路的官员此时的脸色不太好,他们自然也就不麻烦他们的。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的大王真是威武,他们来了这里之后基本上便被限制了自由,好像这平陵国将他们软禁在这里一样,甚至刚刚那个女人,还杀了他们一名官员。

    这件事情他们并未报告给苏凌,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能进将消息传出去。

    不仅如此,当时不少的都说他们大漠之人非常的粗鲁,惹怒了平陵国的平候,死了活该,甭说当时的他们多么的气愤。这就是赏竹以前跟他们说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他们又不是靠着平陵国而活,他们只不过是为了传统过来送礼而已,而且还是最为尊贵的客人,有人这般对客人的么?

    他们以前也去过别的国家,哪一个国家就算是看不起他们,表面上也厚礼相待,可是这个国家。他们极为的不喜欢!

    作为大漠之中,人类中最为豪爽的人都如此的不喜欢这个国家,准确的说是不喜欢这个国家的领导者,说明他们是真的非常的让人讨厌。

    身后司徒瀚文连目送他们离开都不愿意,而是快速的走到了已经被人用担架起来,同时蒙着白布的平敏君的身边,脸上带着愧疚,他以为她能够应付的,低着头许久之后才吩咐人将她抬入宫中,最起码要让苏念幽看上一眼。

    而在她们离开的时候,还能见到那担架之下露出的一滴一滴凝固的黑血。这很奇怪的,因为那凝血的毒草,中毒的平敏君的血基本上是不能流动了。

    等到苏凌进入房间的时候,才听到自己亲自选拔过来的官员居然死了一个。

    一群人见到苏凌很是平静,既没有笑也没有发怒,却每每这个时候,他们便知道苏凌是极为生气的。均低着头不敢吭声。

    卫郎夫就坐在苏凌的身边,见到这一幕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一定是苏凌没有想到的,不受任何束缚的平敏君没有将他们都杀了也是万幸,朝着他们挥挥手,“都下去吧,让你们的大王静一静!”

    只是那几个人依旧低着头,不敢有动作,因为苏凌并未吩咐。

    “下去吧!”苏凌见状低声的说道。

    果然苏凌说完之后,几个人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但是今日苏凌过来也的确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也算是为之前的那个官员报仇了。忙起身,同时行了一个最高的礼仪之后便告退了。

    卫郎夫递了一杯茶给苏凌,“这平陵国看来是不需要名声了。”

    “她若是需要名声也不会让平敏君任性妄为,就她这样的?不出三个月便会臭名远扬!”成为这天下之人唾弃的对象,那些文人墨客,定然会拿这件事情说事的,苏念幽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已经慢慢是失去了民心,没错,她的士兵将领的确很听她的话,但是最新编制的那些士兵,还有其他战败过的士兵呢?他们定然还有着自己的思想。

    现在看上去是投降归顺与她,但是未必就会对她忠心耿耿。

    “既然这样你还担心什么?”卫郎夫有些不解,从一开始看到苏凌的时候,每每谈起苏念幽的时候,苏凌总是有所保留,似是还有什么心事。

    苏念幽懂得太多了,而且在前世之中,她运用了枪,还有炮弹,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本该不会这般早的出现的,苏念幽后来也发现了这种东西造成的伤害,就像是新世纪的核武器一般,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阻挡,因为这个时代还跟不上枪炮的时代,一旦这个东西拿出来,只会赢,所以怕被别人偷窃这些东西,苏念幽将那些东西全部都封印了,甚至毁了大部分的枪炮。

    这也是为何苏凌去过那么多的古代世界,都没有将这些东西带入那些世界之中,因为不能,也不行,这完全就是颠覆了那个世界,就像是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小孩子,你就拉着他,让他跑,他能跑的起来么?

    苏念幽这般的不怕事且胸有成竹,她一定如前世一般已经秘密建造了那些枪炮。所以恢复记忆后的苏凌当时派了不少的人过来这边,目的便是为了找到那些东西,同时摧毁了它。可惜,苏念幽藏的太过隐秘了。

    苏凌揉揉自己的额头,不过一会儿之后一双柔和的手出现在自己额头两侧的太阳穴,“有事情可以跟我说,在平陵国我的人脉还是不错的!”尽管很多的根据地都被苏念幽毁了,但是那些隐秘的暗线她还没有这个能力毁去。

    苏凌抬头看着卫郎夫的下巴,最终将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说了出来。

    卫郎夫揉着苏凌的两侧太阳穴的手一顿,听闻之后沉吟了一下,“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倒是觉得苏念幽这个人很奇怪,她的某些行为很让人不解,更何况当时的她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为何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在十岁之前,她一直都是一个懦弱容易被人欺负的人。”

    转变太快了,一个孩子因为一场病痛,成为一个天才不说,还有很多东西,连他们都不懂,她便懂?这不觉得奇怪么?反常即为妖。现在听到苏凌讲的那些武器,让他眼前一亮的同时,看着苏凌也带着一丝的迷惑。

    “苏凌,你其实是和她一样的人?”她们两个人一定是同一种人,与他们不同。当苏凌能够那么清楚的描述那些枪炮什么的威力的时候,他不相信苏念幽会给苏凌看到这一切的,所以第一时间便有这样一个想法。

    苏凌听闻,微微的侧头,将自己的脑袋从他的双手中移开,很是认真的盯着卫郎夫,“你说错了,我和她不是同一种人。”她说过能够让她动手的对象一定不是懵懂无知孩子。她也不会牵连懵懂无知的孩子。

    “但是我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苏凌慢慢的站起来,走到窗边,望着那外面的天空,正在这个时候,苏凌的整个身子一僵,一种熟悉青草香味袭上鼻尖,身后一个温暖、宽广而颤抖的身子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背。一双白皙的手绕过自己的后背到了自己的腹部,苏凌低着头看着那白皙修长匀称的手,手上还有一只紫色的玉笛,刚刚还放在桌子之上不知道何时又拿在了手中…

    “你…”这突然其来的亲密动作,曾经因为自己小,不是没有做过,但是现在苏凌已经恢复了记忆了,感受到身后的体温,苏凌的整个身子都有些发烫了起来,但是还未说完便感觉到自己的右肩重了一下。紧接着便是轻轻地呼吸声,甚至还能够感觉到他那呼出的气体在她的耳朵边上徘徊。心随着他呼吸的声音越跳越快。刚想要推开他的时候便听到耳边传来他极为魅惑的声音。

    “苏凌,你会离开我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会不会离开他?手慢慢的收紧,颤抖的收紧。

    苏凌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贴的愈发的近,甚至都能听到他平稳的心跳。用力将他的手掰开,随即将他推到了一边,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之后才转身,平静的看着卫郎夫,“我相信我能够在这个世界终老而死的。”说完之后便打算出去。但是手臂却立刻被卫郎夫拉住。苏凌皱了眉头,盯着卫郎夫,这个时候卫郎夫并未看着苏凌,而是盯着她右手腕上的那串荷花雕琉璃手链,在阳光之下闪现七彩流光之美。

    “苏凌,那这一辈子,让我陪着你终老可好?一直一直的陪在你的身边。”说道这里抬起头,从所未有的认真,“哪怕老了,我难看了你也不许嫌弃我,时时刻刻的让我在你身边,不要娶别的男子!”卫郎夫忍不住的再次强调了下。

    这句话他以前在苏府的时候经常的说,可是从未说与苏凌听,他害怕,害怕苏凌听到之后便觉得他可笑,觉得他会耽误她的幸福。

    曾经的赵国苏府之中,他暗中威胁了多少家人的公子,不让他们打苏凌的主意?苏凌越发出落的亭亭玉立,打她主意的人更加的多。

    毕竟卫郎夫在这个女子为权的世界之中出生,就算是在强势,也免不得受到一些女子为尊的影响,女子的确也喜欢年轻的男子,而他比苏凌大上七岁,现在苏凌十七岁,他已经二十四了,等到苏凌二十四的时候,他就三十多了,他一直一直的在害怕苏凌会被年轻的男子吸引!

    他尽管离开了,依旧在苏凌的身边留了如方,就是为了帮他守着苏凌,不要让那些年轻的男子将诉苏凌的魂魄勾走。

    卑微,这是卫郎夫现在表现出来的,卫郎夫何时有这种表情?就算是被人唾弃老男人的他,依旧冷眼相看带着骄傲。苏凌的手轻轻的握紧,同时也见到他握着玉笛的手指微微泛白,可见他有多么的紧张。那个玉笛,他一直带着,每生每世,时时刻刻,片刻不离。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房间之中,苏凌的手依旧被卫郎夫捉住,不过当卫郎夫见到苏凌脸颊上的泪水的时候,忙松开了苏凌的手,嘴角带着一丝的苦笑、悲伤、担忧、心痛,“我知道了,我任性了,对不起!”

    就在卫郎夫踏出门口的那一步,苏凌快速的走了几步拉住他,“卫郎夫,等到天下太平,这里的事情完了之后,你娶我!”

    他根本就不需要卑微,不需要担心,她苏凌是一个冷清冷意的人,但是对他,她冷不起来,哪怕知道这种感情不能有,她依旧想要试一试。不知道万一失败之后,万一他出去的时候想不起来对她的感情,她会如何,但是她依旧想要尝试,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后悔,但是她不想现在后悔!也许她只有现在的一次勇气,以后估计她就说不出来了吧!

    她笃定在现世之中他定然没有爱人,否则,那紫色的笛子不会被他保护的这般完整的,而且以他的性格一开始便不会对自己好的。

    在这个世界之中,一个男子娶一个女子,一个女子愿意嫁给一个男子,这是对这个男子最大的肯定。

    赏竹与如方等人此时就守在这房间不远处的庭院之中,因为苏凌的这句话说得较为大,所以他们都听到了。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带着诧异的,还有带着惊喜的。

    赏竹的脸就像是调色盘一样,但是最后回归平静,其实在她的心中对这么一幕的到来不感到任何的意外,这卫郎夫公子为主子做了这么多,最为重要的是主子一直以来就惦记着他,这两情相悦,没有任何人的阻挡,早晚也会共结连理。

    “天啊,这是什么?”反应过来之后,如方诧异且好奇的抬头看着那头顶之上一片一片晶莹的东西降落,不是雪花,不是冰块,但是一降落之后便消失不见了,仿佛就只能眼睛看到,更为奇怪的是,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没有见到么?

    而且整个天空非常的蓝,蓝的就像是被谁画出来的一样。

    苏凌也愣愣的看着外面,那些晶莹剔透的东西是什么?忍不住的出门,伸出手,见到那一片片晶莹的东西居然降落在她的手中并没有融化,而是每一片都印出了一个影子,苏凌呆呆的看着那些影子,都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子,各种各样的神态都有,那个影子的相貌看着极为的熟悉,不正是她的相貌么?可是…她现在并不是这个相貌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凌不知道为何反射性的转头看着卫郎夫,此时的卫郎夫左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心脏,拿着玉笛的手扶着门栏,仿佛有些虚弱,一滴滴的眼泪从他的双眼中流出,见到苏凌后,嘴角却扬起一个极为灿烂的微笑,“我没事,只是太高兴了!”那颗心仿佛要跳出来一样,他的手能够很清析的感觉到皮肤之下那整颗心的形状。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手中的晶莹透明的东西什么影子都看不到了,依旧很透明。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不成?下一秒她很清楚的见到那些东西幻化成气体,最后都飘入了卫郎夫的身体之中,但是看着卫郎夫的样子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这个小世界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凌索性直接走出去,看着外面的天空,那晶莹剔透的东西慢慢的开始变少了,最终消失不见了。

    苏凌皱了眉头抚摸了下自己的左手腕的小珠子,这件事情有必要问问小云朵,不知道这东西对卫郎夫有没有什么害处。最为重要的是,为何这里所有的人里面只有如方见到了?

    苏凌却不知道还有几个人同样也见到了,那就是宫中的苏念幽,因为传入消息说平敏君死了,她不信,所以亲自出宫去看看。

    司徒瀚文,送着平敏君的尸体刚刚进入宫中大门边见到那天空之中一片一片的东西落下来,而他自然而然的露出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

    本该死透被白布盖住的平敏君,此时手指居然动了几下,不过动作极为的细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人发现。

    在这一队进宫的对面,便是已经赶到的苏念幽,当苏念幽见到那个担架的时候,所有的心思都在那担架中的人上,哪里还有空注意那天上下的什么东西?一时之间怒火,恨意滔天,第二次,第二次眼睁睁的看着她的亲人离开。扬天长啸,身上爆发一股强劲的内力,那是怒意带动的,震得她身边侍卫东到西歪不说,甚至双耳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第227章 江山美人(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