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江山美人(13)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第225章 江山美人(13)

    可结果呢?人家重伤了还是能够逃过他们的人,并且杀了这么多的人,如绿能够说出这句话并不奇怪。

    卫郎夫此时的心情并没有在这个上面,而是看着自己手中的纸条,上面告诉他,苏凌已经到了都城之中,而与他得到的消息一样。现在就住在一个酒店之中。

    “如绿,马上派人去将她接入宫中!”卫郎夫依旧盯着那张纸条。

    “是!”既然都已经被平敏君逃脱了,他再耿耿于怀又有什么用?想必在主子的心中那位大人的事情才是最为重要的吧!

    “等一下!”正在如绿踏入了那门楷的时候,卫郎夫突然反悔了,他想着万一苏凌不愿意这样进来了呢?他岂不是让她为难了?

    “主子,您还有吩咐?”如绿只能再回来。

    “不,不用去了!”卫郎夫说道。

    啊…这是如绿心中的想法,果然最近的主子最是反复无常的时候,见此只能点头,“是!”

    卫郎夫坐在椅子之上,半响之后,突然起身,“如方有没有说她打算什么时候入宫?”

    “这个,主子,如方发来的消息只有那纸条上的,其他的,属下并不知道,要不,属下直接派人过去问问?”如绿嘴角抽抽。

    “不用了!”卫郎夫听到这句话之后,脚步往前抬了下,最终说道,“让人准备一下,本殿下要出宫!”

    如绿点头,原来主子是打着这个主意。

    中午时分,苏凌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叫卖,还有当街便打闹的男子,抬头便能见到不远处的皇宫,这个皇宫的确是与其他的皇宫有些不一样,应该用了混泥土做的。

    而且手艺极好,也难得他们居然能够找到这般的能工巧匠。

    “主子,您可以用餐了!”赏竹已经将饭菜摆好,这里的饭菜与大漠国,及赵国的饭菜又不一样,赏竹为了能够让自己的主子吃的惯特地的下厨。

    苏凌转身点头,并未将门窗关上,这里风很湿,对于刚刚从大漠过来的他们来说,很清楚的便能感觉到空气中的湿润程度。

    赏竹见到苏凌拿起筷子的时候便退了下去,随即守在门口,出门在外还是谨慎些,毕竟以防再出现像是那个平陵国的平敏君的人。

    如方先她一步吃饭,之后两人便可以换岗。

    站在门外的赏竹不知不觉得想起了当初在赵国苏府的时候,当时的自己其实很差劲,后来去了大漠国,她请求主子搜寻了很多的珍贵武林秘籍,加上一个月前主子恢复记忆之后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不同寻常的那种秘籍,虽然只是功法,但是却也比以往的功法厉害多了。

    凭借着她现在的身手如果当时还是在赵国苏府的话,她绝对能够凭借着自己一己之力将那些人都杀了的。如果再加上一个如方,那就更加的不用说。

    手微微的握紧,可惜,她的能力还是不够强大,平敏君也教会了她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要加倍的努力才行,这样也才能对的起主子对她的厚待。

    吃完饭便是午睡的时间,可惜苏凌并没有心情睡觉,而是打算下去看看东海国的民风,卫郎夫成长的地方。

    “主子,太危险,这里毕竟是东海国!”赏竹皱了眉头。

    如方站在两个人的身后,真想说这里是他主子卫郎夫的地盘一定不会让小姐出事情的,可是赏竹根本就不相信他的主子。

    “没事!”苏凌对着赏竹微微的笑了一下,只是刚刚转头的时候便愣住。

    此时的门口站着一个红色的身影,没有和在其他的国家一样用黑纱冒遮盖,周围不少的人都惊呼出声,毕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好看的男子。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他们东海国的未来国君。

    赏竹此时的目光也放在门外的那男人的身上,皱了下眉头之后,慢慢的退到了苏凌的身后,直接对着如方的胳膊狠狠的掐了一下,如方不敢叫,只能瞪了眼赏竹。

    苏凌与卫郎夫四目相对,从卫郎夫的身上居然能够看出一丝的畏惧,他仿佛有些害怕苏凌一般。

    “好久不见!”苏凌微笑朝着卫郎夫打招呼。

    听着苏凌这般自然的语气,看着苏凌这般平淡的样子,卫郎夫没有动作,而是整个人都僵硬了,他直觉苏凌对之前不告而别,且他做的那些用心“良苦”的事情,极为的生气。

    他算是看着苏凌长大,对于她的秉性自然是非常的了解。

    两年没有见,她有长高了些,只是还是那么瘦,脸上倒是多大的变化。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下一刻,苏凌笑意涟涟的走了过来,一下子便挽住他的手,就像是小的时候,累了,她回来之后便会不由自主的挽上他的手臂,这些事情从她十四岁之后便再也没有做过了。

    “既然你来了正好,带着我到处逛逛吧,我第一次来,有些好奇!”苏凌侧着头看着卫郎夫眨眨眼睛。

    卫郎夫一手捂住自己的左侧心脏区,最终露出一个微笑,“好!”

    赏竹与如方静静的看着那一幕,见到两个人相携离开的背影,随即对视了一眼,就…就这样走了?仿佛两个人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这与当初在赵国苏府有什么不同?

    但是还是快速的跟了上去,如绿特意的对着两个人点点头,自然也跟了上去,只是不同于赏竹,他与那两人离得比较开。

    开始赏竹一直在担心苏凌,后来发现了这个身后的如绿之后也往后退了几步。她不能让卫郎夫的人看了她的笑话。

    这一路上,吃的很多,苏凌也买了不少,但是一向很少说话的卫郎夫居然较为热情的为苏凌介绍。

    天慢慢的黑了,苏凌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卫郎夫睁着眼睛看着她,“你还要去哪?”

    “大海边上!”苏凌回看着他。

    “好!”卫郎夫说着便让如绿招来马车。

    这里是国都,离大海还有一段距离,就算是坐马车过去也需要一夜的时间。

    苏凌知道,如方知道,赏竹也知道,至于如绿更加的不用说。不是说他们不能去,而是时间太紧迫了,本身苏凌还要去平陵国的,还有十天的时间便是平陵国的封帝大典,苏凌说过了来这便是谈事情的,如果每天都这样度过的话,时间根本就不够。

    但是就算是如此也没有任何的人质疑苏凌,而是快速的准备那些需要的东西。

    那马车的确是又豪华又大,里面摆放了各种的小吃,垫子极软,还有几颗夜明珠照明,而在马车的外面是由五匹马拉着,每一个马车的角上可以见到一个燃烧的小灯笼,随着马车的移动而一摆一摆的。

    就在马车的后面跟随着几匹壮马,骑马的人便是赏竹几人。

    从苏凌与卫郎夫上了马车之后,整个马车便一片安静,偶尔能进见到苏凌拿糕点那白皙的手。

    “苏凌,对不起!”最终还是要有人开口的。

    苏凌吃糕点的嘴巴一顿,最后将糕点放下来,就放在她前面的盘子之中。

    “当时我并没有现在的能力,我怕我不能保护你。”卫郎夫收敛了自己眸子,那长长的睫毛在夜明珠的光照之下洒下一片阴影,一颤一颤。“我知道你一定会发现的,也知道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去找我!”

    没错,卫郎夫用那些布料代替,一是不想浪费苏凌为他裁制的衣服,他舍不得,二便是故意留下那劣质的衣服,他不想让苏凌为他难过,同时也在告诉他的决心,宁愿死也不想让苏凌过来找他。

    苏凌如何会不明白他的心思?先前如果她很生气的话,后面真正的遇到了苏念幽,甚至后来回忆起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他的做法是最正确的选择。苏凌佩服他的理智。

    当时没有记忆的她是无法向他保证,他将那些事情告诉她之后,她不会去找他。一旦去找他,她将要面对的便是死亡,同时也会拖累本身就有麻烦的他。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错,当时为了保护她,他一定废了不少的功夫吧。

    也许一开始他可能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是当平陵国苏问天发布公告,甚至让人过来赵国这边寻找的时候,相比他一定会知道。

    一旦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如何不会去查她为何会受伤?如此聪明的卫郎夫定然会察觉到什么的,自然而然也会知道她的敌人是苏念幽。

    苏念幽又是谁?连他都头疼人物,他难道不是百般的隐瞒她的身份么?

    只可惜当时的她太过幼稚了,以为他换一身衣服是没有钱,身为蓬莱山庄的庄主怎么会没有钱?苏念幽等人当时也在找他,红衣,紫笛少年,非常好认,所以他将衣服换了,盯着自己的紫笛也许是想着将它放在什么地方最为安全吧?

    呵呵,想到当时的自己,苏凌都要被自己蠢哭了,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当时的他还相当的配合她。想到这一幕苏凌觉得好笑的同时,不知道为何心中却又觉得异常的感动。

    至于后来平步青云的生意,不管是谁哪怕是女子又如何?一个十岁的孩子,也许开始她的开头不错,可是若是想要做成大生意,根本就不可能,因为没有人会信你。

    哪怕你的这个生意的确是很挣钱,依旧没有人会与你合作的,当时的卫郎夫一定派人在背后做过很多的协调,甚至还有威胁吧!

    至于苏府中的人,苏凌低下了头,一定也有他派过来的,目的便是更好的隐藏自己,因为他们从来不会在外人的面前过多的说她的一些事情。所以外面人的只知道苏凌这个名字,只知道苏凌长得好看,但是你若是说画像呢?想必没有人有过吧。

    甚至每次卫郎夫出去的时候换上一身一般绸缎的衣服,等到回来的时候,便见到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琉璃绸缎的衣服。她现在深刻的怀疑,当时的卫郎夫或多或少受到了一些轻伤。

    可恨的是当时的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很厉害,很聪明,甚至还有一丝的得意感,现在想想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怎么会这么幼稚。

    虽然当时的她在骨子里自然是会有那原身留下的一些性格。

    卫郎夫听到了苏凌话之后,突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此时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苏凌,“你…都知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会这般轻易的原谅你?”苏凌捏起了刚刚放下的糕点,果然卫郎夫总是那么聪明,一句话便能知道她心中所想,这般了解自己的人,真的是被这个世界同化了的他么?或者说不管在哪个世界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从见面到相识便能揣摩出她的心思,这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东西么?

    苏凌不知道,也许这只不过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的猜测。

    说完之后拿了一个糕点递给他,“尝尝,味道还是不错的!”不过接下来她却直接愣住了,因为卫郎夫居然直接就着她的手将那个糕点咽了下去。她很清楚的能够感觉到他粉嫩的嘴唇触碰她指腹的那种柔软温润的感觉,苏凌的心脏有些抑制不住的跳动,忙将在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一时太过高兴,高兴的有些得意忘形的卫郎夫瞬间便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脑子突然之间便如短路了一般说道,“以前我也这样喂过你!”当时那种感受他现在想起来还心跳不正常!

    苏凌点点头,嘴角划过一丝的微笑,她也记得。

    如此气氛终于缓和了起来,不自觉得两人便聊起了以前的话题。

    接近海边的时候,本来睡着的苏凌听到了海浪的声音瞬间便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便见到那一张鬼斧神工的脸,闭着那双桃花眼,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下便睁开了,一双琉璃般的眸子还带着一丝的雾气。

    苏凌的脸微微一红,但是很快便从他的双腿上起来,她并不是没有在他的双腿上睡过,以前看账本太晚了,他陪在她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腿便是她的枕头,而他自己却是撑着榻延睡了。

    他们赶上的时候,正好是太阳刚刚升起来的那一瞬间,那与海平线相交的如蛋黄一般圆溜溜的太阳,很美,很壮阔,赏竹此时也一眨一眨的盯着那个慢慢升起的太阳。嘴里嘀咕,与大草原上的太阳很像,但是那天空却没有现在的通红。

    没错苏凌就是为了过来看一个日出,与身边的人一起看。曾经她在他的书桌桌面上见到过一个极为简单的画像,因为全部都是用毛笔勾勒的,当时的她并不太理解那个东西是什么。

    直到在草原上的时候,她才知道他画的到底是什么。那纸张最下面的两竖,一大一小,便是他与她吧。侧头,愣住,卫郎夫被太阳印的通红的脸很美,一双闪着流火般的桃花眼此时居然盯着自己,不知道为何,苏凌露出了一个笑容。

    卫郎夫这次用拿着紫色玉笛的手捂住自己的左侧心脏区,也回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微笑。

    回去的时候,苏凌终于与他谈起了正事。

    “苏凌,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回来!”他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踏入东海国一步的,只是从苏府出事之后,他必须回来,因为苏凌已经暴露了,苏念幽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回来的目的便是想要做苏凌最坚强的后盾,可是他如何都没有想到,本以为苏凌会选择来这里的,她居然选择了大漠。

    “只要你一句话,我便能够马上挥兵在平陵国的城下。”卫郎夫低声的说道,同时眼中带着阴寒之色。至于苏念幽他会将她亲自捉过来,跪在苏凌的面前,任苏凌处置。

    “外面的流言你没有听么?”关于她如何的“设计”害了苏念幽的事情。

    “呵呵,没有人比我更加的了解你,你不会的。再说,就算是你做了又如何?哪怕这天下之人都站在苏念幽的身边。我也会想尽一切的他们认可你!”他不会让任何的人恨上苏凌,因为这会让他极为的不舒服,实在不行他便毁了所有的人又如何?

    看着卫郎夫眼中的那种狠厉的光芒,苏凌只是轻笑了起来,“卫郎夫,我希望你永远记住你所说的话!”

    当说完这句话之后,苏凌愣住了,眉头有些微微的皱了起来,她本来不是说这句话的。

    行动是最好的证明。所以卫郎夫并未在多说。

    苏凌并没有想要拉着天下之人再进入战争的火海之中,尽管她知道苏念幽一定会找理由再次的拉着天下人跳入火海的,所以这一切都是为了之后的事情做准备,而且她相信卫郎夫一定对苏念幽有一定的认知。

    于是两人便开始转移话题到了苏念幽与平敏君的身上。

    卫郎夫眯了眼睛,原来如此,平敏君是这样的身世,那么那一切都说过的过去了。

    “平敏君的确是老平候的孩子,从回来那天,到跟随着苏念幽失踪一年之后的平敏君,本身她便没有多少关注,回来之后认下了亲人之后,便很少有人会过问她以前到底被拐卖到了哪里!”苏凌解释道。

    “那…你可知道平敏君与苏念幽之间的关系?”卫郎夫为苏凌倒上一杯茶。

    “结拜姐妹!”还有一个人便是苏念怀,她们之间的老幺。

    “不。”卫郎夫将茶水放下,看着苏凌疑惑的目光,嘴角轻轻的勾起,“平敏君与苏念幽相差的年纪是半年,而苏念幽的父亲之前便是平陵国老平候的陪侍,最为关键的是,平敏君其实比苏念幽大!”

    “什…什么意思?”这一段剧情之中并未提起。

    “意思就是,她们两个人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否则苏念幽如何没事的时候会去查平敏君的去处?

    “她…她不是老平候的丈夫的孩子么?”女人生孩子的话,那么十月怀胎的是女人,所以男子离开的时间是对得上的。最为重要的是,苏凌现在想想,酒窝…在苏念幽的父亲的脸上也能够见到,这般一想,这两个人还真的有些相像,主要是苏念幽的父亲死的也较为早,让苏凌反而很少的记起他。

    “不是,当时她认祖归宗老平候也是看在苏念幽的面子之上。当初因为苏念幽的父亲进宫,而这个时候老平候正好怀上了他的孩子,她也没有想过要打掉,可是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那新出生的孩子都看起来有些像苏念幽的父亲,怕被人发现两个人的关系,否则平陵国国君的性格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不得已她将孩子给了她的丈夫,让她的丈夫处理了!”卫郎夫抿了一口茶,“后来被找回来,老平候没有办法,便将她说成是与她嫡女一起出生的双胞胎,这样别人也不会多想。说起来这件事情本来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的,我想连平敏君都应该不知道。”

    “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平陵国的老平候死在我手上!”卫郎夫一点都不后悔杀了她,而且还是老平候自己要求他将她杀了,毕竟她的丈夫还有她疼爱长大的女儿被另外一个女儿杀了。加上苏念幽早晚会将她从平候爷的位子上拉下来,早死也风光,总比后面被自己的亲生女儿逼迫。

    这件事情一直隐藏在她心间,一直找不到一个倾诉的对象吧,所以就与他说了。

    苏念幽心机够深,一直以来甭说是平敏君,最为关键的是在剧情之中,苏凌也有些佩服两个人的义结金兰的深厚感情,搞了半天,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苏念幽故意的,故意去寻找平敏君,这个亲妹妹,教她吃饭穿衣的常识,识字写字等。

    她就说苏念幽怎么会这么好心的对待一个陌生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交流障碍的陌生人?

    不过,就算是平敏君知道了这件事情,可能反而会更加的感激苏念幽,或者是与苏念幽的感情更加的深厚吧。

    而此时的平敏君已经走到了平陵国的边界之上,一眼便见到十几个黑衣人过来,领头的是龙之隐卫的老大,那个她亲手改造的男人,在他的身体中有着她的毒血。

    当这群人见到平敏君之后均跪下相迎,因为这是对她的尊重,当然若是有一天她背叛了他们的主子,那么他们手中的利剑一定会直接插入她的心脏之中。

    只是在平敏君过来之后,在她身后的那个林子之中出现了不少的豺狼。

    “全部杀了!”平敏君并未回头,而是轻声的吩咐那群黑衣人,语气之中不难发现她的厌恶。

    不过几个黑影闪过,很快便听到了狼群之中发出的呻吟之声,甚至还有的狼逃窜之下追随这平敏君的背影,不过还未靠近平敏君便呜呜的叫了几声倒在了地上,很清楚的能够见到此时平敏君的手指尖冒出了一丝丝的血丝,那本来是血珠,但是被她的内力蒸发了,挥散在空气中,从而导致了身后的狼中毒身亡。

    平敏君身体之中的毒都是受她摆布的,她想让自己的血有毒,那么便会有毒,不想让它有毒,它便是正常的血液。

    等到平敏君与那群黑衣人离开之后,身后便是满地的大狼的尸体,就像是附近所有的狼群都聚集过来开会一般。不少的人从这边过之后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什么怪物在这里。

    毕竟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的狼,世间少有。

    三天之后,平敏君风尘仆仆之下便直接赶入了平陵国的宫中,一眼便见到司徒瀚文从苏念幽的寝宫中出来,嘴角带着微笑,“司徒将军是打算四天后便随着大姐的登基而嫁过来么?”

    司徒瀚文冷冷的了眼平敏君,并未接过那句话,而是冷声的说道,“本将军也第一次知道平候爷如此的胆大妄为,居然为了一个男人独自的闯入东海国。”

    “怎么你不觉得本候如此的做,让人非常的感动么?”平敏君温和的眨眨自己的眼睛,脸上的笑容加大。

    “不知廉耻!”明明他就是在呵斥她,最终忍不住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一旦被东海国的人捉住,在以刺杀东海国未来君主的名义之下,会将整个平陵国陷入一种怎么样的将境地!”

    “本候不知!”平敏君收敛了一点的笑容,“本候只知道,本候回来了,而且安全的回来了!”

    炫耀,她就是在向他炫耀她的本事,忍不住冷哼,“真不知道苏念幽为什么会结交你这种人!”说完之后极为生气一甩袖子离开了。

    平敏君闪开他的故意朝着她甩出来的袖子,转头看着他的背影,这样一个人的确是有些趣味,每天一副冰块样子,却极为的心软!摸摸自己的脸颊,看在苏念幽的面子之上,暂时将他纳入自己人之中。只是别让她发现他再与苏凌有什么联系,否则,她宁愿冒着被大姐怒杀的危险,也要杀了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225章 江山美人(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