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江山美人(10)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第222章 江山美人(10)

    此时的苏凌自然也培养了自己的情报部门,不管你多么的强大,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是没有道理的。。しw0。从她的身世被苏念幽弄出来之后,她自己是不能回去,但是不代表她不能派她的人过去平陵国打探消息。

    能够让苏念幽灭她满门的理由,定然是存在的。如果苏念幽是一个弑杀的人,那么死在她手中的人定然不少,可事实告诉苏凌,除了那些对她来说应该是无用之人死了之外,她很少随意的杀人。

    苏凌虽然没有恢复记忆,但是真的等她查到的时候,心中也是震惊的,原来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要杀她。可是苏凌有些不懂了,她的父亲明明是苏问天赐死的,当时她中毒昏迷,她父亲一直在照料她。难道那场事故是她的父亲设计的?

    这个时候的苏凌有些踟蹰,该不该将她活着的消息放出去,最终,苏凌想通了,既然她先前已经失忆了,已经过着她自己的生活,为何苏念幽还是捉着她不放?就算是她可恶,难道她苏念幽就可怜无辜么?

    当然她父亲被碎尸喂狼那一段,因为极为的隐秘,所以苏凌并未查出来,也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被苏念幽给杀了的。一直以为她父亲如平陵国的人说的那样,暴病而亡,苏念幽将所有的恨意转嫁到了她的身上。

    但是自从苏凌得到了自己的父亲的画像之后便每天晚上开始做着一个极其血腥的梦,在梦中,画中的那个男子被活生生的剁去了四肢,疼死之后,便再次的被人剁碎,那男子的恐惧的惨叫每每都能够将苏凌惊醒。

    一天一天,不断的重复着个噩梦,不是说她的父亲是暴病而亡么?苏凌揉着自己的额头,近来几天她严重的失眠。

    赏竹自然也看出来苏凌这几日来显得非常的疲劳,将饭菜端上之后忍不住的问道,“主子,您担心什么?”

    苏凌摇头,看着那些饭菜,皱了眉头,“只是最近几天一直做着噩梦。”

    “噩梦!”赏竹听闻之后没有在问了,自认为是苏凌梦中梦着的是当时苏家的仆人被杀的梦境,当时的她也不断地梦着那些事情,画面反反复复的,尽管如此,她永远也不会习惯,每次都会被吓醒,之后便再也睡不着了。

    只要是人记忆深刻的东西,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苏凌没有在说话了,而是精神不济的拿起了筷子,“如方那边如何?”

    “所有的难民已经安置妥当了,而且能够正常的工作了。”赏竹恭敬的说道。

    “恩,这就好。”苏凌喝了一点粥之后再也喝不下了,“这几天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所有的一切事物就交由你和如方了。”

    赏竹单膝跪地之后点头,她不会问苏凌回去哪里,毕竟她呆在这里的时间算起来其实不多的,因为她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例如,外面的那些树木是她与金雕一起移植过来的,居然十分的适应在这里生长不说,而且每年的冬天还能够在那些树木之中找到制作琉璃衣的丝线,不过很少,主子一直留着,貌似那些丝线其实是那些树因为白雪覆盖之后本能地分泌出来一种液体,最终居然成为了银线。

    第二,苏凌需要钱,因为他们缺少精良的武器,第三,便是外面的人脉。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可是这近两年的时间,基本上当初苏凌对他们说的所需要的东西全部都已经满足了。

    当然也不乏苏凌利用了先前的基础,所以才让她花费的时间变短。像苏凌说的,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凭空捏造一群瞬间便能为她卖命的人,所以她需要时间,故而赏竹与如方便做她最坚硬的后盾,不敢有半秒的松懈。

    赏竹出门之后,苏凌便直接对着上空吹了一个口哨,很快便见到两个巨大的影子飞啸而来,周围的人每每见到这种场景都忍不住的感叹了一番,同时忙单膝下跪,献上他们最为尊重的迎接礼。

    等到金雕小影与小夜降落在草原之上后,小影低着身子,让苏凌上去,随后便听着苏凌不长不短的口哨快速的飞了起来。

    周围人的恭敬的目送苏凌离开,仿佛送着他们伟大的神明一般。

    苏凌去的地方不是别处,就是当初她掉落悬崖的地头,到了悬崖之上后,苏凌站在那悬崖的边上,瞬间那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苏凌忙往后看去,那一幕又来了,感觉到她的左肩有些疼,同时一个透明的人影仿佛出现在她的面前,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苏念幽。苏凌的头又有些刺痛,但是她这次忍着疼痛,然后直接朝着那悬崖之下倒去。

    那个人影如影随形,最后还对着自己射了一箭,是的,这不是空穴老巢的画面,是真的。

    那么她这几天做的噩梦了?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十岁之前的记忆,甚至连带着她如何掉落悬崖的她都不愿意去想,因为她有让她想要努力的亲人,那就是郎夫。而且她的生活过的很充实,不管以前她过的是好是坏,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等到出现了灭门惨案的时候,她已经有种想要找回自己的记忆的冲动了,可惜她没有时间。后来被噩梦困扰,她疑惑了,总觉得她查出来的东西定然另有隐情。

    所以她想要场景重现,刺激自己的脑袋记忆,至于场景重现这个词,反正就是这样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她很肯定,让自己落崖,想要置自己死地的人依旧是苏念幽,这是什么深仇大怨让苏念幽狠心如斯?

    吹了一个口哨之后,整个人便落在了金鹰小夜的后背之上,苏凌揉着自己的头,针扎一样的疼。苏凌忍不住的呻吟一声,高空中的呻吟声音瞬间响彻整个山谷。

    等到好点之后,苏凌便继续朝着悬崖上而去,慢慢的朝着那树林中走进去了,一路上,一面面的场景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知道了自己如同一只被人追逐的兔子一样,逃脱那群人的追杀,甚至将她骗出来的人,居然就是苏念幽。

    蹲在地上,苏凌满头大汗,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是吃不消的,既然她的记忆能够恢复,她便想另外的法子,再过去避免别人发现,所以休息了一晚上之后,便坐着金雕回去了。

    果然就在苏凌回去的时候,一下子便出现了好几个黑衣人,面面相觑,明明他们发现了异常才过来的,可是却什么都没有见到,随即便一闪消失在了这个地方,去别处探查了。

    等到苏凌回去之后,首先做的事情便将之前采集到的药捏碎,甚至让人煮了一些药,等到调配的差不多的时候,放置了一夜。

    夜晚果然她又做了那个极为血腥的梦,如果这个梦里出现的人是一个陌生的人,想必苏凌是不会害怕的。可是里面那个人是她的父亲,亲生父亲啊。当时的她只有十岁,估计正是懵懂的时候,便让她看到如此残忍的画面?那个人不残忍么?

    第二天赏竹刚刚给苏凌收拾了东西之后,一出帐篷便见到了许久未曾见到的如方。

    如方对着赏竹点点头之后便进入了帐篷之中,赏竹忍不住的往后看去,一眼便见到仿佛等着如方过来的主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不少的银针,银针之上貌似还闪着不同的光芒。那上面有药水?

    只见如方行完礼之后便听到苏凌念了几个穴位,拿着银针的如方,那白皙的手明显的颤抖了下之后,直接后退,然后跪在了地上,“属下不敢!”

    苏凌皱了眉头,“你是想违抗我的命令么?”

    如方听闻之后微微的抬头,眼中尽是担忧,“小姐,您之前根本就不在意自己的记忆,为何现在…”

    没错,她的确是不在意自己的记忆,一个十岁的孩子能有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但是现在不得不在意了。

    既然苏念幽能够过来试探她,那么一定会猜到她的用意,既然知道她的用意还没有任何的行动,说明,她定然会拿出什么理由,让她自己站住脚。如果拿她父亲的事情说事的话,那么苏凌也必须知道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迫害”了她。

    “开始吧!”苏凌不想做过多的解释。

    “小姐,您确定,这几个穴位实在是太危险,万一要是出现什么事情的,属下该如何…”如何像主子交代啊?这是如方心中的话。

    “如方,我的命令不许要任何的质疑!”

    听到苏凌严肃的说出这句话,如方不敢再反抗了,只能对着她磕了几个响头之后便起身,手依旧有些颤抖,但是他尽量的克制住了,一根下去,苏凌只是皱了眉头。

    等到三根下去的时候,苏凌双手紧紧的握住那椅子的两边扶手,满头大汗,

    五根下去,苏凌的嘴唇已经被咬破了,脸色惨白。如方看着最后的三根,最终快速的插了上去。

    耳边传来了苏凌的闷哼声音,如方此时忙后退几步,观察着苏凌的情况,见到她并未昏过去,只是紧闭着双眼,心里好受了一点,但是却提心吊胆的。

    一刻钟之后,如方惊呼,因为苏凌承受不了疼痛而倒了下去。

    外面一直守候的赏竹此时也冲了进来,忙扶住苏凌,如方则是快速的将那些银针拔了下来,面对着着怒视自己的赏竹,如方低着头,然后出去了,等到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中端着一碗凉药。

    “这是小姐吩咐的,如果她昏迷了便将这个药水给她喝下!”如方忙说道。

    赏竹点头,主子既然安排了,说明一定不会出事的。

    将药给苏凌喂下之后,两个人并未离开,而是一直守着苏凌。

    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苏凌长长的眼睫毛动了下,之后见到苏凌突然睁开了眼睛,双眼之中闪过愤恨,闪过怨毒,甚至还有恐惧,不过瞬间便被压了下去,眼睛变得极为的清澈,但是嘴角却掠过一丝残忍的微笑,不过下一秒便被她给收敛了。

    “主子,您醒来了!”赏竹一夜未敢闭眼,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苏凌清醒了。

    苏凌冲着赏竹点头,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这两年来难得见到的温和的笑容,“我没事,辛苦你们了,下去休息吧!”

    只要她没事便好,这是赏竹与如方心**同的想法。

    等到两个人离开之后,苏凌的眸子便暗了下来,目光朝着自己的手链看了过去,随即眯了眼睛,抚摸上了那七彩琉璃荷花雕的手链,半响之后看着自己另外的一个手腕,上面透明的珠子已经失去了本来的光泽,想到当初半死的她,睡了一觉之后伤便好了很多,她可不是当初懵懂的孩子了,自然是能够想通其中的关节。

    至于那个银色的铃铛,**铃,苏凌揉了下自己的额头,相当的后悔,怎么当时就给了他了?

    这次的铤而走险完全有必要。压迫到记忆神经的头颅,想要恢复的确非常的难,也亏得失去了记忆的自己敢冒这种险,恢复神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还是用刺激的方法,一旦操作不当,就不是变成白痴了,而是怕变成植物人!

    喝了药之后好多了,继续躺在了床上,目光盯着那帐篷的顶端,上面绣了一个喷火的火鸟,还有男人女人,都是以大漠中的人心中想象的神明为主。

    银针的刺激让她想起来的并不是原主的记忆,而是她本身的记忆,昏迷之后她查看了剧情。

    没错,原主的确是平陵国的三皇女殿下,也是当时的苏问天最为宠爱的女儿,不为别的,因为她的父亲聪明,从她一出生的时候便不像是其他的后宫男小主一般抢着要将自己的孩子养在身边,他及其的了解苏问天的女人心里,那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身为君主又如何?自然是希望孩子跟在自己的身边。

    所以她的父亲对这个女儿有些不闻不问,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照顾生完孩子的苏问天身上,却间接的将孩子推到了苏问天的身边,可以说原主完全就是由苏问天一手带大的。自然与原主更加的亲近。

    原主的父亲也的确是一个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因为他本身便没有好的背景,因为长得漂亮,所以是被人送入宫中的,在宫中自然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才越发的学的聪明的。

    苏问天曾经有一个君后,她极为喜爱的一个男子,但是病死了,所以她并未在封过君后了,而女主苏念幽的父亲,是苏问天纪念自己的王夫出门散心的时候见到的,长得与她死去的君后极为的相像,所以被她强行的带入了宫中,不过苏念幽的父亲胆小懦弱,一直害怕喜怒无常的苏问天,更何谈喜欢?

    后宫男子有如此的多,慢慢的苏问天开始意识到他与自己王夫之间的差异,加上有了孩子之后,他居然经常的将他的孩子藏着掖着生怕自己会对她做什么似的,让苏问天的心更加的冷了。

    后来随着她怀上的第二个孩子,慢慢的也失去了对他的兴致,不过为了他的那张脸,她还是尽力的保护着他们两父女。

    因为有了第一个孩子,苏念幽,完全的继承了他们优秀的地方,长得漂亮。自然而也认为第二个孩子长得也好看,只是没有想到生出来之后,这孩子先不说皱皱巴巴的,就算是张开了也极为的平凡,这个孩子就是苏念怀,名字也是她随意取的,加上一出生之后,她那长得较为清秀的父亲便迫不及待以不叨扰她休息的名义,将孩子抱走了。

    苏问天的心里是有些落差的。

    就在这个时候,原主的父亲身为一个小侍自动请缨来照顾这个此时脾气极坏的苏问天,由此得了苏问天的眼。

    接下来的一切事情都顺利成章,原主的父亲步步高升,成为了宫里最为受宠的男主子,显示荣宠的便是他们的女皇陛下为他生了一个孩子。

    当然这期间她依旧会去看看苏念幽父女两,自然是让原主的父亲惦记了,很是嫉妒。

    一直想要迫害他们,可是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苏念幽十岁的时候,居然发起了高烧,当时甭说他多么的开心,甚至祈祷她直接病死。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本来就随了她父亲懦弱性格的大皇女不仅仅没有死,甚至还变得大胆聪明了,比之他本来被女皇教的聪明伶俐的宝贝女儿还更加的聪明。

    他开始慌了,为了自己女儿地位的稳固,铤而走险,光明正大的迫害苏念幽的父亲,但是每次都被苏念幽识破了,还被反告了一状,因此被女皇罚了好几次。

    慢慢的他居然开始对这个十多岁的女娃子产生了一丝的恐惧心理,最为重要的是,在不知不觉自己的女儿居然与她玩的极好。同时也知道只要有苏念幽在的话,他定然是害不了他们的。

    所以等到她离开之后,找准机会便对着她的父亲下毒,他并没有料到当时自己女儿居然拉着女皇去看了苏念幽的父亲,并且将那有毒的糕点吃下去了。

    吓得他慌忙的提醒那些诊断的御医,说一些冠名堂皇的话之后,仿佛胡乱的猜测,下毒的人可能会用什么毒,为的便是能够快速的解了两个人的毒。其实因为他的女儿中毒了,他已经完全的慌了自己手脚了。

    同时也弄巧成拙,那下毒的凶手变成了苏念幽的父亲,女皇不管不顾的便将他打入了冷宫,赐了一杯毒酒,结束了他的性命。

    原主的父亲当时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因为他心中装着对原主的担忧,衣不解带,片刻不离,什么都是自己亲自为原主做,就是怕原主出现什么意外,直到原主好了活泼乱跳之后,他整颗心才放下来,这个时候也才知道苏念幽的父亲被女皇赐死的事情。

    当时的他心中并未有多高兴,而是惆怅,也吓怕了,觉得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差点毒死自己的孩子。

    只是等到苏念幽回来之后,看到的便是她父亲的尸体,可想而知苏念幽会如何的疯狂。

    其实苏凌不能为原主的父亲开脱,他的确一直害着苏念幽两父女,却一直都是一小角色在苏念幽的面前蹦跶,再说真正下令的人赐死苏念幽父亲的人并不是原主的父亲,不能否认有原主父亲的功劳,可是她不是更应该恨苏问天么?但凡苏问天有些相信她父亲,这件事情定然会查到原主父亲的头上的。

    毕竟当时原主的父亲因为原主中毒的事情,慌张之下还留下了很多的证据。

    不过反应过来之后,原主的父亲自然是将自己所有的痕迹都抹去了,尽管如此,哪怕是没有证据之下,苏念幽也捉住了他,当时的原主并未在她父亲的身边,而是见到苏念幽回来之后很是开心,同时解释她父亲的死因,说她劝过母皇,但是母皇不听。

    当时的苏念幽只问了一句话,“你为何当时带着母后去看我的父亲。”

    原主当时不解,但是还是说了,“因为我怕大姐离开之后大爹爹太孤单了,所以拉着母皇过去看他!”

    这句话便已经让苏念幽想歪了。孤单?她的父亲从来都不会觉得孤单,因为他有她,所以她自然是将原主看成是拉着苏问天过去是为了更好的实施她父亲的毒计。

    也就是说在苏念幽的心中,原主的父亲为了往上爬是毫无人性的,既然为了设计她的父亲毒害苏问天也罢,还要拉上她的女儿,就算这个时候自己的父亲叫冤也不会有任何的人相信他是清白的。

    可是苏凌知道原主的的确确就是拉着女皇过去看苏念幽的父亲的,因为原主很崇拜苏念幽这个姐姐,同时从出声之后她的父亲不太搭理她,尽管她知道父亲是为了她好,但是她还是想要父爱,而在苏念幽父亲的身上她体会到了那种来自父亲的关怀。

    苏念幽的父亲死了之后,在原主的心中她单纯的认为是他下的毒,所以伤心有,但是愤怒也有,却没有恨,因为苏念幽对她好,因为曾经的大爹爹也对她好,尽管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他要毒害她。

    但是苏念幽不会这么认为的,什么样的人养出什么样的孩子,她直接让人顺便也将原主给捉了,接下来的一幕,便是当着原主的面折磨她的父亲。

    正是苏凌每天晚上做梦梦到的哪一个血腥的场面,一个十岁的单纯娃子,见到她父亲被折磨的一幕,在她的心里会造成多么大的创伤?

    最后就算苏念幽逼迫她的父亲承认了下毒的事情,可是中毒的是她和苏问天,就算是要治罪也是苏问天来治他的罪。而不是苏念幽的屈打成招,甚至拿她作为的威胁对象,看着自己一直高高在上高傲的父亲被人侮辱。

    就算是在现代的社会,顶多判她父亲一个杀人未遂,甚至很多的人都会觉得报应,毕竟毒被他女儿给吃了。而且他也从未开口煽风点火说是苏念幽的父亲下毒的。

    这一切的一切被苏念幽将所有的罪过都安在了苏凌的父亲身上,这也罢,居然还当着一个孩子的面前将她的父亲千刀万剐之后,说自己并没有想要针对原主。原主的确只是被她的父亲利用了而已,是无辜的。希望原主以后还是她的好姐妹…

    抛开原主的确是认为自己的父亲坏,你苏念幽想要报仇可以啊,可是你不该为了让原主的父亲就范,让他承受莫大的痛苦,将自己一直以来就当成是三妹的亲人捉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还当着她的面说着极其恶毒的话。

    当时的苏念幽可曾想过原主的心情?苏念幽父亲的尸体还是原主不顾女皇的惩罚,抛去自己心中有着,因为他“下毒”的埋怨,让人收敛好了之后,放入冰棺之中,每天烧着纸钱,同时通知苏念幽快点回来。

    可苏念幽一回来做了什么?却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原主每天都被这种血腥的场面折磨的睡不着,吃不好。而她自己报仇了,轻松了,看着原主的眼神都带着一丝的怜悯与一丝的不喜,甚至还有一丝的厌恶,只是她自己并未察觉罢了。

    众人都以为她的父亲是失踪了,她也一直为苏念幽隐瞒着,最终原主咽不下这口气,将自己父亲死了,同时是苏念幽的事情告诉了苏问天,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果真还是太过单纯了,而且还单纯的可笑。

    原来她的母皇早就知道了,因为没有证据不能拿苏念幽如何。但是知道她父亲死了之后,便对外发布她父亲是被病死的事实。

    原主觉得之前做的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可笑,所以她开始寻找平衡,也为了减轻噩梦对自己的纠缠,开始以极其幼稚的手段对付苏念幽,就是那个时候她都没有想过要将苏念幽杀了,因为她一直都是她的大姐。

    小孩子单纯心思在这里便体现的相当的彻底。可是苏念幽是谁啊?多活了一世,多经历了一场人情事故,她不会这么想,她觉得苏凌那颗恶毒的心终于爆发了。她也觉得自己对苏凌已经仁至义尽了。

    所以有了上次原主父亲的经验之后,这次毫不犹豫的对着原主出手,势必斩草除根。既然对苏凌已经毫无感情可言,加上第二次见到她,她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她会是自己成功道路上的绊脚石,自然是要除去的。

    只是在原主掉落山崖之后,苏凌并未在以后的剧情中见到过原主,说明原主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一个小孩子有如此巨大的怨恨力量,可见她定然不是一般的人能比。

    相信如果苏念幽没有穿越过来的话,这天下一定会是原主的,所谓的真龙天子并不是无端的传说。原主的确是有真龙天子的命,应该是被上天眷顾的人。

    修过仙苏凌自然是知道一些天道循环,知道什么叫做天运,这天运也不是无端过来的,定然是这个人上辈子做了很多的好事帮助了很多的人才会有这种天运加身的。

    而且一个世界有一个世界运行的轨迹,一旦出现偏移,世界便会乱套。

    正如苏凌,基本上她所做的任务,原主哪一个不是极有气运的人?好的出生,好的父母,甚至还有好的自身条件。如果这些有气运的人本身便变坏了,那么这气运也会慢慢的消失的,所以她会落得不好的下场情有可原。

    可是若是无缘无故的便被人谋害了,那么这气运依旧在她们的身上,能够帮助他们伸冤。

    苏凌之所以要做这么多的任务是因为,随着原主的灵魂之力变成了寿命之后,他们身上的气运也会转移到她的身上。这种东西看不到摸不着,但是你能够感受得到。这就像是一种运气,从小的慢慢的积累总归是有用处,就像是这个世界,要是真的按照原主的轨迹,苏凌穿越进去的时候,定然会死的。

    但是她没有死,便有她积累的气运起到了作用。

    当然气运是一方面,努力也是另外的一方面,就算是气运再好,你也是庸庸碌碌的过一生。至于气运是否可以抢夺,是否可以通过努力获得,都很难说,这个领域苏凌只懂皮毛罢了。

    所以那些成功的女主,是不是也是上天眷顾的人,很难说!但是他们下辈子定然要承担这辈子造成的恶果,这是肯定的。就如同现在,也算是一世,那么苏凌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恶果!当然从苏凌能够过来,便说明他们并不是什么上天眷顾的人。不仅如此他们应该抢了本该属于原主的一切。应该或多或少的影响了天道吧。

    其实在苏凌看来,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是可以的,另辟蹊径也行,只是自以为是的对付原主,她便看不上了。既然苏念幽如此的厉害,何必还怕她苏凌,还灭了她苏家满门?想到这里苏凌自己本身便有一种愤怒,一种怨意!

    第222章 江山美人(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