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4

    不够湿润,一开始进入就遇到了困难。
    严清轻咬着下唇,好不容易将硕大的龟头吞入后也不再勉强,就这么含着头部上下摆动了起来。
    等到身体产生了快感,穴内也逐渐濡湿了,凭借早已被肉棒操熟的肉体记忆,严清很快就扭着腰将整根尽数吃了下去。
    尽管车停的地方很偏僻,但是依旧在室外,所以严清摇摆的动作很小,但这种在狭窄空间的任何细微动作,感官都能将其放大数倍。
    黄瀚心潮本就澎湃,听着两人交合处传来的密密麻麻水声,只感觉那小嘴又紧又热,像是想把他的东西尽数吸走才肯罢休,要不是空间限制,无论如何都不会干坐着不动任由严清动作。
    而严清似乎也意识到此时的优势,身下的男人不能再像往常一般狠狠顶她,而她想停就停,想快就快,即使男人再渴望刺激,只要她不想,也拿她毫无办法。
    这场性事,完完全全由她来掌控。
    想到这点严清绽放了一个无比娇媚的笑容,她微微挺直背脊,不再卖力地摇摆腰肢,转而开始慢条斯理地,一个个解开自己衣服的纽扣。
    在远处路灯影影绰绰的灯光下,随着布料一点点被打开,被内衣包裹着的浑圆也暴露了出来,严清可以明显听到男人的呼吸加重,她轻笑着一并把内衣扣也给解开了。
    黄瀚不知该如何形容此时的感觉,明明两人都置身于拥挤狭小的车厢里,他束手束脚,可面前的女人,却展露了平时自己看不到的自如勾人模样。
    就像是那传说中,倚靠在船沿诱惑水手的海妖,先是凭借自己惊人的美貌吸引目光,然后从容地展露赤裸的肉体,勾引并吞下那丑陋的性器,将人牢牢地绑在身上难以逃脱,只能乖乖沦陷至精心准备好的圈套中。
    如果那海妖是严清,即使下一秒是死亡,黄瀚似乎也是心甘情愿的。v啵啵酸奶兔兔v
    欲望正随着动作加快不断攀升,严清在男人面前尽情地抚摸自己的双乳,将其揉捏挤压成各种形状,腰臀摆动的幅度也越发的强烈,一松一紧地控制穴内肉壁不断刺激肉棒,黄瀚很快就受不住想举旗投降了。
    受情欲影响,黄瀚低声呻吟的声线变得低沉沙哑,他微微抬头想去追寻那面前的唇瓣,可惜严清却故意不让他如愿。
    这场情事,他们还未曾接过吻。
    无奈之下他只能开口讨要,“宝贝,快要射了,低头吻我好吗?”。
    那语气中还隐隐带着些许请求的意味,严清低头看向男人,腰间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专注地看着他的双眼,过了片刻,才轻轻地伸手探入他发丝,低头施舍般给了一个吻。
    似有若无,若即若离的吻。
    男人重重地吞咽了一下,喉结上的汗珠随着它上下滚动后掉落,他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按住将即将离开的女人后脑勺,顺着自己的方向用力压下,恶狠狠地主动吻了上去。
    是与之前完全相反的,带着兽性的吻。
    积攒许久的情欲此刻达到了顶峰,黄瀚不再需要她摇摆腰肢,他只狠狠地抱紧女人,下体上抬往那穴内深处钻,幅度极小地用力摩擦了几下,让交合深处一片滚烫,很快就下腹一缩,尽数将精液射进了最深处。
    又是一夜纵欢。
    双眼感受到外界的光线,不安地转动了几下眼球,缓缓睁开眼适应了一会儿,才发现昨晚回家忘光窗帘了。
    黄瀚皱着眉微微扭头,发现严清已经醒了,手里还拿着手机把玩。
    她正头发散乱着躺在自己怀里,像是感觉到他的动静,她抬起头看向他。
    黄瀚很难说清这眼神到底蕴含着什么情绪,似乎是释然、解脱,又是痛苦与挣扎,复杂地难以言喻。
    严清此时的语气温柔,但是发出的字眼却令人心惊。
    “黄瀚,我报警了。”
    你很像一个人
    黄瀚眉头猛地皱得更深了,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深吸一口气后抱住女人的腰,将她往上提了提,让她与自己对视。
    “你说什么?”黄瀚出声问道,声线还带着晨间的嘶哑。
    严清并没有回答,只是撩开额前的发丝,露出一双略带着忧伤的双眼,随后才带着沉浸在回忆的神情,缓缓开口道,“我好像没和你说过,你很像一个人。”
    黄瀚只觉得今天的严清尤为奇怪,先是莫名和他说报警,现在又答不对题话题跳跃,虽然心里涌起了强烈的不安,但他还是选择忍耐下来听听她想说什么。
    “你很像他,而他,是在某一天突然闯进我生活的。”严清轻笑了一声,是在嘲笑当初自己的懦弱模样,随后便稍稍收敛笑意,继续说道,“他是个很聪明,很谨慎,很恶劣的变态。”
    刹那间黄瀚仿佛明白了什么,只觉得此时他的心跳就快要停止了。
    “他似乎熟悉我的所有,知道我的弱点,也和你一样,很清楚我的爱好。”
    “他会常常给我点我喜欢的那几家外卖,和你一样了解我的口味。”
    “他和你一样高,需要我踮着脚,或者你们弯腰,我们才能吻到。”
    “他也和你一样,有一双深邃的眼睛,只不过他的眼神总是赤裸的、强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