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9

    量比起男人来说可谓微不足道。
    就在她费力挣扎的期间,轻笑着一个挺身,径直把硬挺的肉棒完全插入了那湿润柔软的肉穴里。
    严清嘴里的呼喊顿时被刺激地失了声。
    感觉出穴内过分的紧致,黄瀚吸着气哄骗道,“乖,放松点,让我插一会儿就好,不射进去。”
    “呜……慢点插啊,快点,快点……”
    下体的轻微胀痛与强烈快感令严清眼角都泛出了泪花,嘴里的话也颠三倒四的,知道太紧两人都不太舒服,于是也只好听从男人的话,尽力去放松小穴内壁。
    “嗯,宝贝,你里面好热,好舒服。”
    黄瀚一边吻着严清的眼睛、脸颊与嘴唇,一边用最温柔的声线在她耳边夸赞,可下体的动作却毫不含糊,一下又一下,全力顶进了肉穴深处。
    “嗯…快,受不了了,轻点啊……”
    身后是冰冷的瓷砖,身前是滚烫的男人胸膛,下体还被男人捣得严清穴内又酸又胀,体内的淫液不断随着抽插流了出来。
    严清只感觉自己不停地在海里沉浮,拼命想往上汲取氧气,可是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拉进深海,整个人晕晕乎乎地,时刻在高潮边缘徘徊。
    “快了,快射了宝贝,不射你小逼里了,今天射嘴里好不好啊?”
    这看似请求的话,却好像无需征求严清的同意。
    黄瀚绷紧全身,身下的抽插越发地快速大力,严清的尖叫越发地急促,耳边肉体拍打的啪啪声一刻不停。
    很快就在频率达到了顶端的那一刻,黄瀚猛地抽出了肉棒,然后将人放在了地上,一手掐住严清的下颌让人张开嘴,一手快速撸动腿间的肉棒,很快就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进了严清的嘴里。
    射完后男人粗喘着蹲下身,手一抬将严清的嘴给合了起来,强迫她咽下那乳白的液体,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掉脸颊上溅上的精液。
    安抚一般亲了亲严清的额头,然后再将她环腰给抱了起来,重新打开花洒开始冲洗两人的身体。
    噩梦重现
    初秋的风已经开始带上了凉意,裹挟着零落的叶片在空中旋转,稍一晃就被行人碾进了土里。
    男孩一进门就能看见女人坐在沙发一角的老位置,于是一脸欢欣地将书包甩在桌上,一边喊一边冲上前挤在了她的旁边。
    “妈妈,我回来啦。”
    女人抬起头,看着黏在自己身旁的孩子,仔细地放下手里的长针与线以免打结,然后轻轻搂过男孩,抬手整理他凌乱的发丝。
    “回来啦,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女人的声音轻柔温婉。
    “我当然乖啦!老师布置的作业在下课就差不多做好了,现在就剩一篇语文作文了。”男孩得意洋洋一脸求夸赞的表情。
    女人笑着说,“嗯,那就好,等妈妈织完这一点,然后就吃饭。”
    “嗯!”
    男孩见女人重新拾起针线,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上面,很快就明白之前她都在忙碌些什么,“妈妈,你在织毛衣吗?是给我的吗?”
    “对啊,天气越来越冷了,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所以给你织些衣服。”
    被人惦记的感觉令人愉悦,男孩美滋滋地看着她勾勒的动作,感觉就像是魔法似的,长针穿来穿去,就变成了一件暖和的毛衣!
    不过看着看着就觉得有些疑惑,“妈妈,为什么我感觉你织的这么大啊?”一边说一边比划毛衣的宽度到自己身上,“这腰好像有我一个半大了。”
    女人手里的动作停了停,神情有片刻的伤感,不过很快就又微笑着回复他,“被你发现啦?妈妈其实给你织了好多件,这是给你长大以后穿的。”
    男孩不解地歪了歪头“那以后的衣服,为什么现在就织,等我长大了再织不行吗?”
    女人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男孩清澈的眼眸,一时没忍住,将他搂进了怀里,声音略微颤抖,“妈妈害怕,怕来不及……”
    男孩刚想开口问,这有什么来不及的,就感觉眼前猛地一黑,等睁开眼,就见原本应该抱着自己的女人,竟被人用手狠狠掐住喉咙压在了桌上,动弹不得。
    “不…不要!”
    男孩尖叫着想要上前解救女人,可是不知怎的,身前就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墙,无论如何他都无法靠近两人,他只能无助地在原地,又哭又喊,祈求男人能放开妈妈。
    可是他始终没等到。
    眼眶被泪水糊满了,眼前的场景晕成一片,一种可怕的预感逐渐攀升,拼命地眨眼想要看清画面,可等视线逐渐清晰后,已经只能看见已经四肢瘫软,目光涣散的女人的尸体了。
    傻傻地看着原本还鲜活美丽的女人,此刻脸颊却泛着不自然的青紫,他还完全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她身边的男人突然开始嚎啕大哭。
    “阿月!…阿月!你怎么了,你怎么会这样,醒醒,醒醒啊!”
    男人似乎不敢相信女人已经死去的事实,一边伸手不停地拽弄她的身体一边哭喊,可无论他再怎么使劲,女人都已经不会再给他任何反应了。
    男人崩溃了,他将女人逐渐冰冷的身体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哭得声嘶力竭,“不,不可以,你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