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朝 番外(二十九)(下)

    chap_r();
    她真是顶讨厌自己这个样子,傻里傻气,又患得患失的,像片漂浮在漩涡中心的柳叶,一点点风吹草动便让她辗转反侧。
    合钟明已经将近两周没有同她联络了,可她却从爸爸给三少的信里瞧得出来,父亲是什么都知道了。
    他大约很生气,收到她那些拙劣又胆大包天的谎话,多半觉得女儿是拿自己当傻子。
    雪朝的父亲从来都是站在她那边的,哪怕是她最任性最不负责任的决定,合钟明也永远是最支持她的那一个。
    雪朝还记得在江浙的时候,几个叔叔伯伯聚会,聊起女儿大了,不知道小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合钟明却很自信的,“我的雪朝从来都不会瞒我。”
    他说到这里,很得意地捋了捋胡须,“小孩子瞒你,自然是因为怕你,我女儿做什么我是不支持的?她怎么会瞒我呢?”
    可如今她却在父亲和颜徵楠之间,选择同父亲撒谎了。
    他一定失望极了。
    哪怕是成年了,做子女的,对父母失望的恐惧和负罪感,还是扎根在心底的最深处,一点点苗头都会手足无措。
    上一次这样的负疚,还是因为雪朝上小学的时候,提前下学,在门口等司机来接。有一个年长的白人,瞧她可爱,递给她一包巧克力,兔子形状的包装,可爱又精致。
    西贡的白人大抵当她是当地的女孩子,觉得这是个珍贵难得的礼物。因战乱和贫穷,西贡的女子总是对这样的甜食充满了向往。雪朝虽然家里并不缺甜食,可她那日却忘记带自己的点心袋子到学校里,那白人瞧起来很和善,又似乎是学校的教员,于是她想了想,便收下了。
    却被合钟明逮个正着。
    她一个小小的女孩子,虽父亲漂泊在外,合钟明对她安全上下的心思,比在他长子身上,要多得多,严令禁止她在学校外同陌生人说话,或者接他们的吃食。
    他自然知道这个世道里多的是肮脏和变态的人,特别是那些道貌岸然的西洋人,高傲的一张皮下不知道藏着什么龌龊,让年轻的商人永远心存防备。
    瞧见雪朝有些好奇地打开巧克力袋子,往日总是笑呵呵的年轻父亲冲上去,打落了雪朝手里的巧克力,然后将她一把抱起,大步往停车的地方走,不管身后白人满面的尴尬和惊愕。
    雪朝那时候吓坏了,隐隐约约地觉得是自己做的不对,更何况早上父亲还用别的女孩子吃了陌生人的东西,便被卖到美洲的故事来吓唬过她,更让她心虚又害怕。
    合钟明那天没有惩罚,却只是看着她,失望又无法理解,“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家里没有巧克力吗?”
    成年人无法明白为什么锦衣玉食的女孩子,仍旧会被甜品所诱惑,也许合钟明那天只是觉得很后怕,或者觉得自己从前的教导方式不够完美,可是雪朝却从他父亲眼里瞧出来,他很失望。
    那是个年轻的父亲,过早失去了妻子,并不知道怎么养大一个小小的,娇滴滴的女孩子,可是雪朝总是很害怕他眼睛里的失望,兴许他是对自己失望,或者觉得自己仍旧不是个合格的父亲,然而雪朝很是还害怕。
    她很害怕自己犯下的错误,最后被他父亲归咎到他自己身上,觉得自己是个教女无方的人。
    可是现在合钟明收到她一封有一封满篇谎话的书信,只是默不作声的收下,不拆穿她,却也不再同她联系了。
    他在给三少的信里说,“既然如此,再过段时间,劳驾将雪朝送回法国完成学业。”
    雪朝不知道“既然如此”里的“如此”,到底涵盖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情。也不明白这是否意味着颜徵楠是答应了,将她重新丢到法国去。
    若真是这样,她父亲不理她了,三少也不要她了,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雪朝吸了吸鼻子,将自己埋到枕头里,瓮里翁气的,“你不想我在信州,告诉我就是了,干嘛还联系爸爸,现在又要把我丢开?”
    可她心底里仍旧期盼只是个误会,比如是合钟明威胁三少将她送回去,她在心里偷偷催促三少赶紧否认,或者安慰她会带她跑到什么地方去,躲开信州,也躲开劳什子的学业。
    可是颜徵楠没有说话。
    过了良久,雪朝的心沉了沉,颜徵楠的手轻轻落在她的头发,她垂了眼睛,等他开口。
    果然他犹豫了一下,有些迟疑地问她,“你不喜欢法国吗?”
    他问的这是什么破问题,好像方才信誓旦旦说多喜欢她的是另一个人,这会却又要找什么好听的说辞,然后把扔到什么地方去了。
    雪朝不敢把火气撒到合钟明身上,却对三少没有什么顾忌,她一时气急了,便拿脚去踢他,一面骂他,“我喜欢呀!我喜欢死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觉得这个人又蠢又讨人厌,不晓得自己看上他哪一点,当真是脑子坏掉了。
    雪朝把枕头扔在男子身上,自个埋进被子里,还觉得没有出气,又闷闷地喊着,“我明天就回去!我们就再也不要见面了!”
    三少接过她的枕头,觉得她这样气鼓鼓的样子,像个闹脾气的小狮子,同方才的乖巧和让人怜爱相比,似乎跟更有趣味一些。他凑过去,又逗她,“那怎么办?不读书了?”
    雪朝抬起眼,狐疑地瞥了他一眼,不晓得为什么他这样气定神闲。可这其中的气定神闲,不定因为瞒着她多少事情。她虽然气他背地里做这些,又忍不住心里升起一点希冀,声音也软了一些,“关你什么事?现在爸爸也生我的气了。”
    雪朝坐起来,觉得指不定是因为三少从中作梗,才让爸爸气到不再回她的信。她踢了踢他的腿,很不客气地怀疑他,“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跟爸爸说我的坏话,让他不理我了?”她扭过脸,气呼呼的,声音低了低,又很心虚,“我又不是存心骗他的。”
    那实在是天大的冤枉。
    可三少想到她一个女孩子,远渡重洋的,学业也不管了,爸爸也不要了,便为了去信州看他一眼,其中的许多曲折,多半是他想不到的。颜徵楠伸了手,隔着被子,将她揽到怀里,不管她的踢打,要亲她的耳朵。
    他还是很坏心眼的,非要逗她,“我昨天收到了一封信。”
    她以为他说的是爸爸的信,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交流,可颜徵楠却顿了顿,声音莫名带了一点弧度,“是我大学老师的信。”
    雪朝只当他是故意转移话题,觉得他真是没诚意又当她好糊弄,卷起被子翻了个身子,闷闷地“哼”了一声,三少隔着被子要搂她,也被她踢打着躲开了。
    他才凑近她,喊她的名字,声音透着薄被传到雪朝的耳朵里,让她心里轻轻动了动,又听见他道,“说有个女孩子,天天对着教学楼里我的照片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想了想,又要开口,被子里的女孩子却突然反应过来,裹着被子扑到他身上,红着脸捂他的嘴,“是谁?是谁说的?”
    颜徵楠眼睛里的温柔,被她察觉了,更让她觉得整个人像在被火烧起来,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是不是那个公共政策的教授?我知道是她!”
    她气急败坏的,只差要跳下床游回去,去找那位教授的麻烦,颜徵楠笑了笑,握住她捂着他的手,侧过来一些,很不地道地取笑她,“哦,你便承认是你了?”
    雪朝晓得他在逗她,实在她打小便是个厚脸皮的,打算硬着头皮认栽算了,可三少却亲了亲她的手心,又抬起眼,很促狭的样子,“她还问我,是不是惹了什么桃花债,不然那个女孩子,”他顿了顿,声音却突然柔软下来,“为什么还对着我的照片哭啼啼的呢?”
    饶是她从来都敢作敢当,这会也知道羞涩了,一时间缩起来,要重新将自己裹在被子里,却被三少抢先了,搂住了要,锁进怀里,一面追她闪躲着,想要避开他目光的眼睛,一面哑着嗓子喊她,“合雪朝。”
    她偷偷瞥了他一眼,又迅速闪开了,三少追过来,下巴蹭着她赤裸的肩颈,亲密又满足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他们放的我哪张照片在墙上。”
    他抬起眼,对上女孩子难得羞怯却仍旧明亮的眼睛,这样明亮,像他漫长而枯燥的人生里,唯一的鲜亮和快乐。
    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总归许多年都是这样了,在追逐光亮面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值得先搁置一边。
    颜徵楠的嘴角慢慢扬起,像安抚她这会因为羞涩而慌乱的心,他伸出手,捏了捏她通红滚烫的脸颊,
    “你要不要,带我去看一看?”
    在雪朝还是个要听《夜莺》的故事,才愿意乖乖入睡的小女孩的时候,她有许多关于那座古老的东方宫殿的困惑。南亚家里富丽的中东地毯和桌子上的南宋莲瓣纹盘,她分不清哪一个是来自《夜莺》所在的国家,哪一个来自另一段古老的文明。
    隐约里雪朝记得爸爸在电话里提到了“江浙的家”,于是小小的女孩子从被子里扯了扯爸爸的衣角,问他,“爸爸,江浙是什么?”
    合钟明同她讲了那条江,讲了那条江的下游繁华又精致的文明,讲了那个古老的,产自南宋官窑的青色盘子。那时候的雪朝穿着睡衣,从床上跳下来,踮起脚尖去看柜子上的盘子,不敢相信它的岁数是这样大了。
    她的父亲摸了摸她的头,“等你再长高一些,就可以去看一看了。”
    雪朝不知道他要她去看什么,是盘子的故乡吗?还是那条江?合钟明将她抱起来,她还在叽叽喳喳地问,“江和河又有什么区别呢?家里的婆婆说,门口的河也很重要的。”
    现在她已经长高许多了,如果回到南亚的家里,大概不需要踮起脚尖,就可以摸到那个青色的南宋盘子。
    她已经去看过那条江了,不止它的下游,她还试图顺着它,去找另一个人。
    现在那个人要她带着他,去看更远一点的地方,去看一看他们都生活过的地方,并从中找到许多奇妙的交集。
    长江的风扬起雪朝的长发,熟悉的,潮湿的风,和一点陌生的激动和快乐。她是这样熟悉每一次启程,每一次远行的,在她还有记忆的时候,熙熙攘攘的甲板和永远翻滚着的海浪,就是她每年要见几次的好朋友。
    却从没有哪一次,这样涌动着悸动和期待,像时光都被染了色,变得斑斓而特别。
    连每一步牵着那个人走过的路,都想用相框装起来,放到册子里去。
    她要带三少去看看那张学生气的照片,问一问他为什么不穿长袍照相。
    他们要去看看学校门口青铜制的兔子,那只兔子在教另一只兔子识字。
    她还要给他看她的法郎罐子,一开始那是个小小的罐子,雪朝每想起他,就会投进去一个法郎,后来它变成一个巨大的铁罐子,里面的法郎大约可以买许多三少喜欢的红酒。
    她还要带着他去找找那个法国教授的麻烦,谁让她这样大嘴巴。
    然后谢谢她,对曾经的学生这样亲切。
    第一声汽笛声响起,岸边的行人和船只渐渐离她远去了,像在记忆里出现过,又全然陌生的暗示。可她的心里却这样安稳,连信州的天,都同从前不同,再不是阴郁的,压抑的,而是湛蓝的,可以看见掠过的飞鸟。
    雪朝身旁的男子伸手替她理了理脑袋上的帽子,他瞧起来气色好了一些,大约是因为伤口已基本愈合了,又得到了妻子父亲的认可。
    颜徵楠低头微笑,远处一声清脆的鸟叫,让他想起什么,侧过脸问雪朝,
    “你有没有听过《夜莺》的故事?”
    雪朝偏了偏脑袋,她的心情这样飞扬,决定原谅他的明知故问。女孩子踢了踢脚边的小小石子,大约是搬运的时候被人带上来的,又抬起头,一如既往的娇俏,“干嘛呀?”
    颜徵楠抬起头,有一只鸟,落在了不远处的栏杆上,在啄落在上面的面包碎,
    “你知道吗?”他扶了扶面上的金丝眼镜,忍不住笑起来,
    ”那只夜莺,最后还是飞回来了。”
    雪朝 番外完
    阿楠大概每年陪老婆34个月吧,然后因为那时候没飞机,只能坐船,就真是很辛苦
    后来雪朝就毕业啦 就回信州啦
    然后,嗯,中国就有了民用和军用飞机了
    阿楠:日
    感谢小伙伴们和我一起度过了这么棒的夏天
    写正文的时候还是个萌新,总是搞不清楚要不要为了甜宠的tag改变路线,结果写了很多自己不满意的东西
    写番外的时候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哈哈哈哈
    真的写的很爽很开心,字数就可以看得出来
    晚上看评论也会傻乎乎地笑
    让我过段时间写个小论文赞美我们这个夏天的姐妹情
    谢谢你们喜欢脾气坏又不成熟的大小姐
    希望你们都能快乐生活 快乐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