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完结

    如果不是秦谨之拦着,邢窈可能已经把这间病房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稀巴烂。
    她平时寡言少语对谁都一样,懒得应付也不屑应付,就算有人做了什么事让她不高兴,她最多也只是一巴掌打回去。
    不顾场合发这么大脾气,还是第一次。
    她从洗手间出来眼睛就是红的,发泄完被秦谨之抱着,头靠在他怀里,胸口的湿热感很清晰,舍不得她哭,可看她为他哭成这样,又有些难以言说的喜悦。
    “窈窈,他不会真的伤我。”
    “一个花季少女无辜死在他手上,你跟我说这种话,到底哪儿来的底气?”
    “他母亲病逝是我安葬的,我笃定他不会伤我当然不是觉得自己对他来说有多特殊,而是笃定他对他母亲的感情。”
    “既然如此,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我?”
    “你用美人计色诱我,我抵抗不了,在床上你就是让我去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说得理所当然。
    邢窈正在气头上,没往他后背伤处踹已经是阿弥陀佛,“那你去死。”
    “先让我亲一口。”
    “你这人还要不要脸?”
    秦谨之抽了张纸巾轻轻地给她擦眼泪,亲了亲她的额头,“邢窈,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
    “你明知道不对,又总是事后才道歉。”
    “那也比你强,你就算知道自己错了,也不会道歉。”
    邢窈花了两分钟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在他眼里看到丝毫不掩饰的笑意,就确定自己猜对了,他是说她玩弄他的感情,睡完就扔甩得干脆说走就走,仗着他的喜欢肆意妄为,就算后悔了,回头找他,也没有为之前对他的伤害解释过一句。
    关于赵祁白,他不主动他,她就更不会提起,就像是藏了很久的箱子表面落满了灰尘,要想打开箱子,就肯定会弄得满屋子都是灰尘,就算打开了,里面也许是空的,可不打开,就永远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秦谨之你是在拐弯抹角骂我不知好歹没心没肺吗?”邢窈被气笑,反而消气了,“看我哭看发脾气很有成就感?”
    “想听实话还是情话?”
    “我又不是十七八岁的无知少女,你一个奔叁的男人在医院病房里说腻死人的甜言蜜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明天就要入土为安了,你不要脸,但我还是要的。”
    “嘶,”秦谨之忽然皱着眉倒吸一口气,脸色也不好。
    “装的吧?”邢窈看他一幅很难受的模样,半信半疑,“你刚才还抱我抱得有劲。”
    “气出了内伤,比身体上的外伤严重,”他靠着病床,声音有气无力地,“我家人都在门外,你现在过来抱抱我亲亲我还能挽回形象。”
    就在邢窈大发脾气的时候,秦皓书偷偷把门推开了一条缝,但又不敢太明目张胆,脑袋差点被门夹住,邢窈背对着门的方向,注意力也不在身后,但秦谨之看得清楚。
    邢窈这会儿冷静下来了,脸色不太自然,“我甩了你一了百更简单。”
    “美得你,”秦谨之坐不住了,她不示弱,就只能是他脸皮厚一点,握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怀里,手掌轻拍着她后背安抚。
    “本意不是想让你担心害怕,麻烦总要解决,我能用更好的方式,就尽量不要两败俱伤。”
    邢窈冷嗤,手指故意在他后背戳了一下,“你上赶着送人头就叫更好的方式?”
    她动作很轻,秦谨之反应夸张,落在她耳边的闷哼声听着像是痛极了,让她心软,“你忍忍,我去叫医生。”
    “不用,”秦谨之趁机吻住她,没有深入,只是亲着她的唇缱绻浅吻,分开一会儿就又黏在一起,等到她稍微给点回应,眉头舒展了。
    “去找他之前我知道多少会遭点罪,但没想到偏偏伤到了腰,现在想想又不觉得亏,看你多心疼我。”
    “痛死你算了。”
    “是痛并快乐着。”
    但一个星期后秦谨之就后悔自己说过这句话了。
    老爷子最烦搞特殊,秦谨之的伤也没有多重,所以就住普通病房,有两张病床,第二天住进来一个小朋友,家里的父母爷奶外公外婆换着来陪他,一会儿吵着要玩游戏,一会要看动画片,邢窈医院学校两头跑,睡不好也吃不好,秦谨之心疼,就办了出院回家修养。
    邢窈就只是他出院这一天请了假,明天一大早还是要去学校。
    “明天后天都有很多事,我不过来了,周末也不一定有空。”
    “我会想你的。”
    “你哪天不想我?”
    “天天都想,以前有工作,能单纯只用来想你的时间不多,现在我闲下来,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做不了,所有的时间都会想你。”
    邢窈‘哦’了一声,“想着吧,我又没有不让你想。”
    秦谨之,“……”
    “好,”他妥协,“你去忙你的,但今天晚上要陪我睡,这点要求不过分吧?”
    邢窈睡觉其实不怎么安分,她自己也知道,就算再小心,睡熟了也就什么都忘了,她怕压到秦谨之。
    “不要,我喜欢软的,我要睡客房。”
    “我陪你睡客房,”秦谨之没有再给她拒绝的机会。
    从医院回来就洗了澡,他不方便,她帮忙洗的,衣服肯定会湿,但她只是换了一件,像是还要出门,“午睡一会儿?”
    “你好黏人。”
    “你不黏我,所以只能我黏着你。”
    “秦医生好像很委屈,”邢窈不紧不慢地,把自己脱得干干净净,包括内衣内裤。
    掀开被子躺上床后还主动吻秦谨之,秦谨之被勾得心痒难耐,能抱能亲能摸,却做不了实际的,就越磨人,下身紧绷得难受,怀里软香滑腻,又舍不得推开,纯粹是自找苦吃。
    “邢窈,”秦谨之闭了闭眼,声音有些哑,他提醒她,“我迟早会恢复的,用不了几天。”
    “知道啊,你要是废了我才不要你。”
    “知道还勾引我。”
    “这个气温适合裸睡,我脱我的,你可以不看,不亲,也可以不揉我的胸。”
    “……”
    “睡不着,好无聊,你也没有要睡的意思,我们找点事情做吧。”
    秦谨之还能睡得着就见鬼了,“我想都做的做不了,能做什么?”
    “你想想啊,如果想到有意思的,我可以考虑一下帮帮你,”她意有所指地蹭着他腿间硬着的性器。
    秦谨之就更不困了。
    色令智昏,他满脑子都是她用手还是用嘴,暂时能想到的也就只有病房里那个小朋友和大人玩过的游戏,“二选一,我问你选,不能犹豫,超过两秒就乖乖给我亲,现在开始。”
    “山楂还是橘子?”
    “山楂。”
    “冬天还是夏天?”
    “夏天。”
    “白色还是黑色?”
    “嗯………白色。”
    “秦谨之还是赵祁白?”
    “……”邢窈一愣,睁开眼看他,他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私心。
    原来他是在这里等着她。
    “重新开始,”邢窈躺回男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同样的问题再问一遍。”
    秦谨之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
    “山楂还是橘子?”
    “秦医生。”
    秦谨之顿了两秒。
    “我选好了啊,你继续。”
    她眉眼干干净净,少了些冷淡,笑一笑更显得温婉,秦谨之心里某一处柔软得不像话,覆裹着她胸部的手慢慢摩挲,脸上倒是坦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白色还是黑色?”
    “谨之哥哥。”
    “秦谨之还是赵祁白?”
    到这里,邢窈又慢了拍子,但不像第一次那样惊讶,她想过很多次,可真要说起的时候,又觉得多余啰嗦。
    “赵祁白不在了,我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在我有了不该有的想法的时候死在异国他乡……还那么年轻,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也许当时有活的机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但他因为我放弃了,比起回来面对我,他可能觉得死了更轻松,当然……也可能不是,他也许根本不知道我心里有那么不堪的想法,只是意外,毕竟其他人也都受了伤。”
    “那几年我全靠吃药才能睡着,不是不想忘了他,我是害怕自己忘了他。”
    “我承认,第一次见你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你像他,但也就几秒钟的错觉而已,欺负你是因为你说话语气太欠,看我的眼神也让我很不爽,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我是因为你长得像他才……如果真的完全把你当成他,我哪儿敢对你下手,我连亲他一下都不敢。”
    “虽然我没想过寻死,可也不想活太久,叁十五岁,最多四十岁,但是你让我有了想活到一百岁的奢望,你要陪着我,也得活久一点,所以不准再明知道是危险还往上冲。”
    “我说了这么多,你可不可以配合一下再重新问一遍。”
    他当然听懂了,赵祁白是过去,他是未来,她只是说不出‘爱’这个字眼,但每一句话都是在告诉他:她爱他。
    “秦谨之还是赵祁白?”
    “秦谨之,”邢窈这次一秒都没有犹豫,她笑着吻他,“我任何时候都会无条件选择你,你可以向我确定一万次。”
    “为什么是一万次。”
    “再多我就烦了,我脾气不好。”
    “我爱你,我爱你……”一声一声模糊在齿间,这个吻多了几分色情的味道,她什么都没穿,他能里里外外摸个遍。
    邢窈有些晕,满脸的红潮,“够了啊。”
    “我脾气好,可以说很多次,”他还在继续,湿热的呼吸浮动在颈脖间,她想装睡都难。
    秦谨之问她想听到多少岁。
    午后柔和的阳光铺满卧室,就连窗帘旁边角落都是亮的。
    她笑着说先定个小目标,一百岁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