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华筝公主的阴核和肉壁

    欧阳克想刚才,她那骚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阳具夹吻得舒畅,其娇艳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陶醉的昏沉沉,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
    华筝淫媚之气已解,觉得身形飘荡,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么那处骚荡,赤体纵送,毫无顾虑。
    他那粗大的手,抚摸舒适,粗大的阳具,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荡动不已,那当儿真好,不觉四肢夹紧他,她抱得紧紧的,似怕他跑了,并送上香舌。
    他知其娇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抱温存着。
    “嗯!你的狠劲,加上粗壮的东西,搞得我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我爱,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后不要抛弃我,我们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间极乐。”
    她手抚摸其面,注视着他,一对修长舒展得像两支长剑,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阳具硬挺着,还插在穴里。
    欧阳克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华筝,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
    华筝情不自尽的,抱着其首,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荡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荡,飘、飘、飘。
    欧阳克为其艳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娇柔的玉体迷醉,像得到鼓厉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阳具的内茎,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出头,大刀阔斧的干,才数下,华筝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穴心乱跳,阴户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好心肝……你肉死我了……好亲亲…………咬呀……呀……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肉了……。”
    “我没有命啦……呀……哎…………你真要肉死我……骚穴……嗯…”
    华筝这时已被肉昏了头,欧阳克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连续的插了数次,全身酸软无力,这也难怪,叁十余年都末近男人,今目初经,而阳具粗壮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娇媚的浪哼着,激起他像疯子一样,更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他紧搂着她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龟头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阴精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阴户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
    直肉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华筝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发!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华筝,你说我什么厉害?”
    “讨厌,不准乱讲,羞死人!”
    “你说不说?”
    欧阳克猛的抽插数次,紧顶华筝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颤,连忙大至叫道:“我说!我说!”
    “好快说!”
    “你的大鸡巴真厉害,差点给你捣散了。”
    他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小穴被大鸡巴捣散了。”
    羞得她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于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他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
    欧阳克心满意足的,征服了这个尤物,继绩抽插。
    他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穴,已能适应,并且内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壮的阳具,于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着他直冲,华筝浪哼,曲意奉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