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史大人,辛苦了!_分节阅读_72

    长史大人,辛苦了! 作者:锋镝弦歌

    “真好,这便学会为妻之道了,也不用我多做嘱咐。”东阳笑道。

    林滤故作纳罕道:“皇姐岂是不用多做嘱咐,便是少有的嘱咐,也都省下了,别人嫁妹,愁云惨淡,悲喜交加,不说哭嫁了,皇姐也该垂泪应景才是。”

    东阳端看了林滤颜色,只觉满意,收回了画眉墨,点头回道:“这实须怪不得我,实在是,今日不像是我要嫁妹,更像是皇家要赚进一个驸马来。”

    两人忽然俱是忍俊不禁。

    前些日子,礼官与韩侯爷商量“请期”一事,据说备齐了聘礼之后便无所事事、只苦于习练礼仪的韩侯爷,大约是被皇家礼制整的苦不堪言,一时昏了头,竟说出了“明日即可”这种没过大脑的话来。

    礼官还以为听错了,等到暗示了韩侯爷未免太过匆忙之后,愣了半晌的韩小侯竟认真的回复道:“三日之后,大人觉得可以吗?”

    礼官大人甩袖而去。

    第二日,盛京便有“驸马恨嫁”之说。

    “我又不是故意的。”锦衣侯府,韩苏扁了扁嘴小声反驳道,“黄道吉日什么的,我一时给忘记了。”

    “便是忘记黄道吉日,也没有如此匆忙定日期的。”泽兰女官依旧是三无表情,利落的动手帮韩小侯打理了装束,最后还在对方鬓边簪了朵花:恩,驸马爷人比花娇,公主一定会喜欢。

    与林滤不同,韩小侯身份有鬼,才不能被皇宫来的人近身,泽兰女官一早就被林滤公主殿下派来打理准驸马的一切事宜,只要是近了身的事物,一概生人勿理。

    这也是驸马恨嫁一说的另一处来源:林滤公主殿下对她的驸马小媳妇儿未免看的太着紧了些。

    ——反正泛酸的人都这么说。

    被无盐看的紧那叫桎梏,被美人儿看的紧,那叫风雅、叫情趣、叫幸福。

    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小白脸,大昭的文人雅士们深深觉得,被美人儿紧张宠爱,感觉似乎真的很不错,韩小侯爷又给大家找到了新的风流时尚。

    “好了。”泽兰女官看了刻漏,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漾起了浅浅的笑容:“驸马今日大喜,泽兰祝驸马与殿下恩爱不疑、白首不离、鸾凤和鸣、枝谐连理。”

    韩苏眨了眨眼睛,一时有些难为情,她受泽兰女官照顾良多,便是这三无表情,对比了前些日子宫教女官的戒尺之后,也让韩小侯觉得亲切许多,韩苏点了点头,抛开了什么官职尊卑,悄声说道:“谢谢泽兰姐姐。”

    泽兰微微一笑:“走吧,不要忘了前些日子学习的礼仪。”

    想到久未见的林滤,想到今日是何等幸福的日期,前些日子学习礼仪的紧张与僵硬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为何,韩苏很容易的收敛了被宫教女官斥之为“傻笑”的难掩的幸福笑容,也不是为了皇室气势而故意端起的制式笑容。

    那是幸福与沉重并重,喜悦与压力同在的庄严神圣之感,韩苏紧紧握了握手,她将要去牵另一个人的手,带上两个人的幸福,一辈子,不松手,不放弃。

    “好。”韩苏认真的注视着前方,连门外暗卫都忍不住赞叹:不错的姿仪与气势。

    正如同昭帝所想,十里红妆,红妆又何止十里。

    盛京的街道上全是观赏大昭林滤公主殿下车辇与仪仗的人们,甚至有域外商人远道而来,专程来参加天下商城盛京主人的婚礼。

    锦衣侯同样骑在马上,盛名在外的韩侯爷接受了远比坐在车辇内的公主殿下更多的注目礼。她甚至听到有人用自以为小声的声音大声嚷嚷:“快看,驸马真的很漂亮,怪不得公主要娶她。”

    这让恨嫁侯爷差点从马上栽倒下来,她甚至听到林滤在车辇内低低的笑声。

    街上的人真的很多啊,满目都是兴高采烈的面孔与真诚炽烈的祝福,韩苏记得,礼官曾抱怨盛京来人太多,反正公主殿下嫁妆丰厚,干脆全城同贺,不拘身份地位,全城摆开了流水席,不分昼夜,大宴三天,以感谢远道而来送来祝贺的人们。

    我一定会幸福的,韩苏想,她第一次觉得,除了林滤,她终于融入了大昭,被这个时代的人们祝福感动,找到了归属感。

    ……

    再繁复的仪式也随着夜幕最终结束。

    韩苏只略略敬了酒,便被放了回来,她循着月色渐渐远离欢闹,走到安静的新房前,心里竟然有着难言的微赧与名为幸福的悸动。

    她推开门,林滤安静的坐在那里。

    韩苏以为泽兰女官会陪在左右一直到她到来,她傻乎乎的左右看了一眼:唔,没有。

    红烛“啪”的轻响了一声。

    “韩苏?”林滤独有的带着清凉笑意的声音在韩苏炽热茫然的心中,如方才的红烛般“啪”的一下惊醒、响起。

    因为太沉湎于幸福,两杯酒就喝的晕晕乎乎的韩小侯终于清醒了。

    “哎?哎……”韩苏关了门,走到近前,轻轻揭开林滤的面纱,公主殿下笑的温柔又怜惜:“怎么在犯傻了,酒喝多了?”

    “没有……”韩苏一边拆解林滤头上珠钗凤冠,一边看的眼神有些发直,她并没有见过林滤这般隆重正式的装扮过,她甚至以为林滤大约不太适合淡妆浓抹,素净的殿下本来就是天下最动人的风景,但事实上,给林滤装扮之人大约是极了解林滤的吧?

    不然怎会这般好看?让人看了心尖发颤?越是清濯越见其色,便如是了。

    “殿下……”韩苏手指拆解开来林滤发间最后一缕丝带,眸色晦暗难名,她的手指顺着林滤的发丝移到领口。

    林滤忍着脸上的热意抬起头,眸子里倒映韩苏,公主殿下听到自己的声音既低沉又魅惑:“怎么?”

    ……

    新房外,被韩苏疑惑应该陪着林滤的泽兰女官正在不远处的屋顶上,小桌一张,菜碟几许,酒杯数盏,与她同席的还有贯仲等几个暗卫。

    公主殿下的亲事,自然无人敢闹洞房,不过也得防着万一哪个王爷喝多了找抽。

    这几个都是公主殿下心腹暗卫,对韩小侯的身份自然也一清二楚。

    公主殿下亲事有了着落,自小跟着殿下的他们心中也欢喜。

    延胡嘻嘻笑道:“左右无事,咱们不妨开个庄、打个赌,猜一猜殿下与侯爷,哪个在上、哪个在下。”

    “大胆!”贯仲虎目一睁,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拍在了桌子上,怒喝道:“公主殿下英明神武!自然是赌殿下!”

    刀勒一行,韩小侯被殿下打昏一事历历在目,当时在左近的心腹暗卫们都知道。

    泽兰女官默默的取了银票压在另一边。

    嘿嘿嘿嘿,暗卫们都笑了,泽兰女官很淡定。

    前些日子公主殿下打听闺房之事,泽兰女官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的:“此等事情劳心劳力,一切交给韩侯爷就行了。”

    林滤当然不知道,泽兰给她指了怎样一条道路。

    而新房内,红烛燃燃,芳香清幽,新人们的悸动还在继续。

    “林滤……”韩苏手指掠过吉服,衣带在指尖缠绕。

    林滤缱绻婉转的望了过来。当一个冷淡的姑娘缱绻婉转的看过来,会是什么感觉呢?反正韩苏此刻只觉得既心动、又害怕,纠结又犹豫,心内百折千回,而目光却牢牢的黏在林滤的脸上,半分也动不得。

    “幼月……”韩苏喃喃的唤着林滤幼字,执起林滤的手,紧紧握住,手指不安的搓磨,跟个腻人的小狗一般。

    “到底怎么了?”林滤失笑。

    韩苏涨红了脸,咬咬牙,此刻不是爱面子的时候,驸马大人鼓足勇气抬头认真的望向公主殿下:“一会儿一起睡,你、你不许用武力。”

    ☆、我明明对你是那么温柔……

    便是坚强淡漠的林滤,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一生仅只有一次的洞房花烛夜,也是有着内心的柔软及少女的浪漫期待的啊。

    可韩苏刚才说什么?她说:“不许动用武力?”

    若不是大婚之日,若眼前之人不是韩苏,向来镇定自若的公主殿下一刀飞过去的心思都有了。

    新婚之夜讨价还价是否用武力的问题,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看着韩苏一脸认真无辜的真诚模样,林滤一时之间竟被气笑了。

    “怎么会……”被韩苏握住的手因为隐忍而微微颤抖,林滤笑的温柔极了,眸子里碎进了点点烛光,映出的全是溺毙了韩苏的缱绻笑意。

    林滤抽出被握住的手,反手拉住韩苏的手,驸马大人被看的脸红心跳,微霞的脸上与眸子里全是羞赧与欢喜。

    林滤轻轻的将韩苏拉近身前,两人几无缝隙。

    “林滤……”韩苏不自觉的喊出,幸福的驸马大人看到林滤微微一笑,欢喜的险些昏了头。

    可下一刻,动物般敏感的直觉让韩苏猛的一个惊醒,一个被忽视的事实险些让韩苏欲哭无泪:林滤笑的这般甜美温柔的时候一般都是……

    可是已经晚啦。

    驸马大人还没来得及挣扎,就眼前一花,整个人反手被公主殿下欺压在了婚床上。

    “你、你说过不会的。”韩苏结结巴巴的指责道,只是模样弱气心虚极啦。

    林滤笑的更好看了,公主殿下俯身就在驸马大人上方,温热的吐息凑在韩苏耳旁绽放开来:“我没说完呢,我是说,对付韩苏你,根本用不着武力呀。你看,我用一只手压住你,你就动不了啦。”

    韩苏都快要哭了,她眼巴巴的看着映在眼前的大红锦缎铺被,胆战心惊的问道:“你想要干什么?”

    林滤笑的极是顽皮,她一手压住韩苏,另一只手绕到韩苏身下,轻轻的拉开韩小驸马衣襟的系带,公主殿下冷清的声线带着轻柔与魅惑:“我给你更衣好不好?”

    韩苏顿时脸红了。

    韩小驸马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然后,低声说道:“好。”

    林滤微微一怔,心中一动,面上也忍不住涌上点点热意。

    轻轻的解了外衫,脱去头冠,拔去发簪,松开发带,褪去中衣,还有,鬓边的那一朵与人相映的簪花……

    林滤终于明白韩苏当日对自己的觊觎与欲望来自于哪里,喜爱之人这般模样带着温情眷恋毫无防备的出现在面前,真的让人很想牢牢的困在怀里,全部宠爱。

    这想法让林滤心中忽然生出一团燥热,甚至冲散了皮肤上因这秋日带来的点点凉意。

    林滤本是扣住韩苏的手,不知何时松开,与韩苏十指交缠。另一只手划过韩苏的面颊,轻点眉清目秀小驸马粉嫩的嘴巴。

    林滤回忆起了韩苏曾经太过热情莽撞的亲吻,以及两人中断了的热烈纠缠,这让林滤羞涩的同时,也忍不住忽然有了未知的期待。

    公主殿下从来都不是过多犹豫的人,哪怕在情.事上也是一如既往的果决。

    林滤松开对韩苏的压制,将韩苏翻过身来,额头相抵,唇齿相依,眉眼之间的决意与秀色分明可见。

    这让韩苏心弦一颤。

    “林滤……”韩苏是想问“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做”的,可是还未成言,便被公主殿下以吻封去了所有话语。

    温柔的试探化为无法抗拒的痴恋,这世上大约找不到比林滤更好的学生了,便是韩苏那么糟糕的第一次都能被林滤解读成这么缠绵不绝的情思。她是最好的统帅,是最狡猾的军师,是最无畏的名将,是纠缠不休、层层织网、陷敌于困、让人无法逃脱的谋士。韩苏几被吻的喘不过气来,可总有不知何时渡来的喘息,让她继续沉溺于想要哭泣的愉悦与濒临溺亡的欢愉。

    林滤常年清凉的手指划在她温热的肌肤上,让她生出一阵战栗,异样的情绪从身体深处延散开来,生出阵阵空虚。

    林滤不知道泽兰为什么要说这种事情劳心劳力,她觉得韩苏的触感是那么的美好,美好到能让她忽略所有的羞涩之意,主动进取。

    韩苏抓住身下的床单,林滤轻吻她的锁骨、腹间……

    “韩苏……”林滤凑在韩苏耳边,有些撒娇的说道:“接下来,我不会了呢。”

    几乎沉迷于情.欲的韩苏这回真的要哭了,驸马大人咬牙切齿的唤道:“林!滤!”

    公主殿下一脸无辜,韩小驸马直接被气昏头了,武力问题?那是什么?

    韩苏反身将公主殿下压在身下,双手扣在林滤身边,驸马大人带着哭腔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可恶!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一定让你后悔!”

    林滤才不怕她呢,公主殿下伸出双臂,揽住韩苏的脖颈,将韩苏压到身上,抱在怀里,林滤的吐息挑衅极了,带着三分撒娇、七分轻笑,林滤附在韩苏耳边低声说道:“好呀,你教教我呀。”

    韩苏眸色猛的一暗,她深吸了一口气,轻柔的吻点点落下,在林滤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开出一串串艳丽的押花。

    公主殿下耳边散落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宣言:“一定会……让你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