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玛丽苏_分节阅读_66

    穿成玛丽苏 作者:Feliscatus

    阙棠听了这一句后立刻挂断,脸色怪异。“这种恶作剧电话...是谁把我电话外留给淫娃荡妇嘛...”原先的恐慌心情在这恶作剧电话后再也生不出半分害怕的心情。取而代之的是无言以对。

    她快速的挑了几包小鱼干和新口味的便当后立马回家。

    “不管啦,顶多再用S/L重新来过就对了。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我也要先把新番看完。”阙棠已经自爆自弃的打开便当坐在床上,打开笔电将昨晚没看完的影集接下。

    当她看得浑然忘我,沉迷在BAU团队追踪连续杀人犯时,就在要追上的那一刻,屏幕突然闪了闪。

    “靠!”阙棠忍不住骂了咒骂。“为什么要挑在这时候,就差那一步啊!”她痛苦的想着只差一步就抓到犯人了啊。

    她只能看屏幕上再度回放昨晚的影片。一个女人坐在镜子前面梳着头发,梳了许久后,画面切到日式拉门,与昨晚不同的是今晚的拉门被打开了。

    门后是一间杂乱的储藏室,一个小角落铺着棉被,看起来像是有人睡醒后打开拉门出去。接着画面换到古井。

    阙棠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正想呼喊小香菇来陪她,突然发现今天小香菇不在?

    “小香菇...小香菇!”阙棠惊惶的左右寻找,却找不到猫影。等到她放弃得回过头看着屏幕时,只见原先的古井口竟然多出一只惨白的手掌。

    她死死的盯着屏幕,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她已经抵着墙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古井口的手掌从一只变成一双。然后一个身穿白衣的,长发遮住脸的女人从古井里以诡异扭曲的姿态缓缓爬出,站在井前,面对着她的方向,就像是穿透屏幕直视着她一样。

    阙棠已经呈现O口O的样子。在她想着今天的进度是不是就到此为止,她还有五天可以活时,贞子突然动了。

    只见贞子一步一步,朝着屏幕前走来,就在她被长发遮住的正脸占满屏幕时,一只手突然从屏幕内伸出来抓住屏幕框。

    “靠靠靠靠靠!”阙棠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咒骂,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动了。惊惶的看着真子试图从屏幕爬出来的样子,想说要怎么阻止。

    “啊,是不是可以拔电源!”阙棠想起以前的网络笑话,立刻跑去拔掉插头。但是一点用处也没有,贞子仍然继续往外头移动。

    阙棠手握着插头呆愣的望着仍在移动的女人两秒,才想起自己用的是笔电,上头还有电池供电...

    没时间容她多想,她把插头一抛,跑去抽屉翻出一卷封箱胶带,牙一咬,用力撕开,不要命又心痛的试图靠近捆住屏幕。“把屏幕绑住你就爬不出来了吧!”

    没想到在她靠近时,贞子猛地抬起头,阙棠手上的胶带连同她的心瞬间一起碎成一片片。

    阙棠再也不能动了。

    “50公斤的女人到底要怎么从17吋屏幕爬出来呢?”阙棠已经过度惊恐的想着如此状况外的问题。

    她眼睁睁的看着贞子慢慢从屏幕中爬出,姿态僵硬的走到她面前。

    一人一鬼沉默的透过发丝对视。

    “我只有42公斤而已。”贞子缓缓说到。

    “竟然这么瘦...可恶。”阙棠嫉妒的瞪着看不出身材的白色长裙。

    再度沉默一阵,贞子突然伸出手,把无法动弹的阙棠公主抱丢到床上。

    “你、你要干嘛!”阙棠惊恐的看着她。

    贞子不予理会的径自走到一旁柜子里,拿出一个写着S/M大礼包的盒子。

    “这什么时后出现的!”阙棠错愕的盯着盒子。这是上次推倒值一百小香菇硬塞给她的不靠谱礼物,她明明都丢了!

    贞子再度不予理会的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四条绳子后,回到床边将阙棠四肢绑在床柱固定。然后慢条斯理的褪去了白色长裙,露出底下的黑色蕾丝镂空情|趣连身内衣。

    “贞子竟然穿着黑色蕾丝镂空情|趣连身内衣,我该做什么反应,急,在线等!”阙棠忍不住吐槽。

    “棠棠,不是想要帮我解除诅咒吗?”贞子撩开头发,熟悉的五官出现在阙棠眼前。

    阙棠已不知该做何反应。

    “先从第一天要做哪些动作开始好了。”贞子从一旁的抽屉拿出剪刀快速的把她衣服毁坏后,不再顾忌的覆盖上去。

    没多久就听见阙棠哭喊着“啊...不要...快停下!快...”

    “你是要我停,还是要我快?”贞子性感魅惑的问着。

    “...”

    “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扣掉今天,还有六天唷。”

    “...”已经回复记忆的阙棠咬牙想着回去要让穆遥睡主板。

    七天七夜后,因为阙棠一直没来上学电话也连系不到,麻衣很紧张得找了富坚老师一起到阙棠家去。按了许久电铃都没人开后,他们决定报警。

    警察来破门而入,一群人在阴暗的房内紧张的搜查。

    “啊—老、老师...”麻衣在阙棠房门口惊惶的尖叫。一群人马上跑到房间,只见阙棠躺在床上睁着眼不动。

    警察随即将整间公寓封锁并请法医过来验尸。

    “无外伤,也没有遭受攻击,初步估计死因是...精尽人亡。”法医严肃的写下报告。

    完

    阙棠已经一星期没和穆遥说过话,不管对方怎么示好、讨好阙棠一律无视,甚至还搬回对门的房子分居。

    “喵呜~女配大人快和宿主大人和好嘛。”同样受到惩罚一个星期没吃小鱼干的小香菇可怜兮兮的围绕在面无表情的穆遥脚下。

    穆遥也知道自己吃醋吃得相当无理,可是想到阙棠和那男人是官配…她无法忍受两人有接触的可能。如果阙棠爱上他怎么办?

    “喵呜~女配大人~难道你真的不打算跟宿主大人和好嘛…只能吃猫粮好饿好可怜呀,喵。”小香菇泪眼汪汪。虽然阙棠老是把牠丢进洗衣机,但也会给牠吃小鱼干呀。但两人吵架以后女配也不管牠了,阙棠又把小鱼干锁进储藏柜带走钥匙,牠只能吃着难吃的猫粮这还是喵生嘛。

    “一包吃不饱,你不会吃两包吗?”穆遥淡然的说着。

    小香菇一听,哭的跑出去在对门门口喵呜喵呜的叫着。

    “干嘛。”阙棠脸色难看的打开门把小香菇抱进来,无视对门门口站着的女人直接将门关上。

    “喵呜~宿主大人我错了,这都是女配大人要求的啊!”小香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歉。“你也不要生女配大人的气了,喵呜!”伸出前爪固定却棠的脸颊后额头贴上。

    阙棠脑海里立刻多了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看见穆遥的灵魂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孤单的看着”阙棠”从孤僻到遇见了暖男然后到敞开心扉最后嫁给了男人。她表情痛苦又哀伤的对着某个方向说了什么,接着就跳转到校园文的画面。

    她就像是看电影一样,以一个旁观者角度从头到尾浏览了任务。看着穆遥每次被背叛、重生、喜欢上阙棠,直到未来世界结束后再次跳转回她所在的故事。见到那个当时还叫着齐若澜的穆遥欢喜的打扮自己,做好早餐然后来敲门。还有每一次被自己拒绝后她嘴角那抹苦笑…

    “喵呜~宿主大人看完了吗?”小香菇突然出声打断。“女配大人在门外唷。喵。”

    “嗯。”阙棠鼻音浓厚的应了声。想到牠说穆遥在外面,马上将猫放下,进去洗了把脸,再出来时门铃刚好响起。

    “有什么事吗?”阙棠冷着脸看着铁门外的人影。

    “棠棠…”穆遥咬唇。“我带你去个地方。”

    本以为穆遥是要带她去什么高级餐厅吃饭道歉,没想到拉着她到一间咖啡馆。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阙棠等了许久对方都不说话,终于不耐烦的问了。

    “你…不是想看你命中注定的老公嘛…他是这间店的店长。”穆遥低落的解释。

    阙棠瞪大眼立刻看向柜台,接着花痴般的倒向了穆遥拉着她的衣角。“天啊,你是说那个有一张金城武脸的男人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公吗?”

    “对…”穆遥紧捏住手掌,心抽痛的回答。

    “笑的这么帅…难怪我会喜欢他。金城武天天在我门口笑给我看,三天就沦陷了呀…”阙棠喃喃自语。

    穆遥不语。

    “好啦。”阙棠握住穆遥紧绷的手掌,朝着面色诧异的她说:“我们回家了吧。”接着神秘的靠近她在她耳边说:“因为你吃醋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我好想吻你。”

    穆遥一愣,脸色泛起潮红,声若细蚊的说:“好…”

    ☆、我想静静

    “棠棠,喜欢吗”穆遥身上只罩着一件宽大的男士白衬衣,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踏上床跨坐在阙棠身上。

    本来在看小说的阙棠,手抖了一下,书就被对方抽走放在床头。她下意识想问小香菇现在女配的羞耻值、节操值、鬼畜值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值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