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玛丽苏_分节阅读_64

    穿成玛丽苏 作者:Feliscatus

    后来她亲手将那串水晶项链替穆遥挂上。又将穆遥一直很喜欢的龙猫娃娃放进木棺里陪着她下葬。

    站在墓前,见几个师父将装着穆遥的棺木放近挖好的坑里开始覆土时,她忍不住哭着想上前。

    想到穆遥总是甜笑着叫棠棠,问自己会不会永远跟她在一起。

    想到穆遥每天早上叫自己起床那无奈的样子...还有收到她礼物的模样...

    “我明明就答应过她,只会想着她的...”阙棠的声音闷在掌后。和齐若澜在一起她真的很开新,但随之而来的是压得她喘不过气的背叛感。

    发现自己竟然失态了,深呼吸几口气,抹掉眼泪。看小香菇还欢快的咬着小鱼干。浅笑着叹气。“既然跟一只猫讲这些事...我果然是压抑太久了。”她摇摇头站起身,打开水龙头将狼狈洗尽,确认看不出任何异样后,转身关掉炉火。

    呈了一小碗,又装了一盘刚清炒的素菜端进房里。

    “吃药前先吃点东西垫垫胃吧。”她一反常态的笑了。

    齐若澜假装没看见她眼底掩不去的血丝,仍旧如以往温柔的笑着顺从的将食物吃干净后,拿起药就着水吞下去。

    看她吃药后,阙棠觉得也差不多该离开了。

    “等等—”齐若澜脱口而出后才想起自己是大人了竟然还想要让阙棠留下...

    “如果方便的话...我今晚留在这照顾你吧?”阙棠看出了她未曾表达的意思,记然有种瞧见穆遥闹别扭时的神态,要留下这三个字就这么自然的说出口了。

    “当然方便。”

    因为药效发作,齐若澜躺在床上昏睡着。阙棠在一旁发呆,想起自己虽然长和齐若澜往来,却没有真正的看过她家摆设,忍不住自己的目光审视着房内的物品,然后,在触及到一样东西后愣住了。

    她颤抖着起身,走到正对着床的柜子,看着摆在上头的那只被细心照顾的玩偶。“怎么可能...”伸出手拿起那只龙猫,左脚上那个棠字绣线还没褪色。“这怎么可能在这里...我明明就、明明就放近穆遥的...”阙棠表情痛苦。

    “你想起来了吗?”齐若澜面无表情的坐在床沿看着她。

    “想起什么?”阙棠猛地转头,面色惊恐。“你为什么会有这个。这是我送给穆遥的,明明已经一起被埋葬了。”

    “这是...你送我的啊。棠棠。”齐若澜突然笑了,墨黑的瞳孔渐渐化为紫色。她站起来,朝阙棠走近。“你忘了吗,你说会永远跟我在一起的。棠棠。”

    “你...”阙棠被齐若澜捧住脸,额头贴上额头。脑海瞬间多出了许多回忆。直到见到自己在机甲中被火焰围绕着死去的那一幕,她忍不住用力的推开齐若澜。弯腰不停粗喘着气。“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

    “你不要我了吗...棠棠?”齐若澜哀伤的神情底下是不易被察觉的恐怖偏执。

    “所以你跟小香菇一直都在骗我?从头到尾?”阙棠凌厉的瞪着她。

    “喵呜,因为这是女配大人要重生的必要条件。”小香菇来无影去无踪的又出现在房里,萌萌哒的扰乱了冷凝的气氛。“请不要怪女配大人唷,喵~”

    “必要条件?”她瞪着齐若澜。“什么必要条件?”她刚刚只接收到自己在系统里的所有回忆,但没有齐若澜那一段的回忆。

    齐若澜抿着嘴说不出口。

    小香菇萌萌哒的代答。“齐若澜就是你的穆遥唷。”

    “怎么可能,遥遥明明死了。”阙棠马上否认。

    “穆遥这个躯体是死了,但她以另外一种方式重生回来。宿主忘记了女配的怨念吗?喵~”

    “等等,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阙棠粗鲁的打断了猫的解释。

    “我来说吧...。”齐若澜像是找回了声音,低着头不敢看她。

    “我在遭遇意外的那一刻,因为怨念太过强大所以并没有真的死去。而是凝结成一股意念留在世界上,也意外得知...我们所在的世界其实只是一本言情小说的顾事。”

    阙棠错愕了。

    “这故事很狗血。讲的是一个因为遭受重大打击变的不爱与人接触的女主角,在隔壁搬来一位暖男后逐渐被打开心房的故事。我就是里面的炮灰女配,也就是你的事故。而你,就是那个女主角。”齐若澜抬起头笑的苦涩。

    “我很不甘心,凭什么为了要让这男人出现而把我写死呢?明明...我也很喜欢你。”她不敢直视着阙棠。“本来我的执念太过深的结果是会导致这个故事崩坏走向别种剧情,没想到棠棠你的执念也不亚于我。”说到这,齐若澜嘴角泛出一丝笑容。

    “我们两个的执念加成,引发了系统,也就是小香菇的出现。牠告诉我有个方法可以重生。就是让你不断的穿越故事攻略我的灵魂影子。而重生需要开启三个条件。第一,在你穿越的第一个故事中,女配仍旧爱上你了。第二,你要搜集完我的灵魂碎片。第三...就是你自愿为了我而牺牲...而这三个目标你都达到了,所以我才能重生回这个世界。然后为了让你接受我,所以我取代原本的剧情,在男主角出现之前,租下你对门。”

    齐若澜咬唇。“其实...你在游戏中的时候就一直住在这里...”

    阙棠一时间感到风中凌乱。内心瞬间出现无数弹幕。《求问,我被邻家妹妹推倒怎么办?急,在线等!》、《邻家的妹妹是个深藏不露的腹黑,为了推倒我下了好大一盘棋》、《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鬼畜》、《我竟然玩了一把养成游戏,还被自己养成的美少女推了...人家不是幻想宅宅QAQ》...

    但不管再怎么混乱都掩不住心底窜出的喜悦...阙棠为自己的节操点蜡。

    “棠棠...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齐若澜急切的解释。

    “这本书的名字叫什么?”阙棠很严肃认真的看着她,然后问出了这个深切的问题。

    “暖男在隔壁...”

    阙棠静默一阵。“好烂的名字...”

    “棠棠,你可以...”

    “我想静静。”阙棠打断她的话。“不要问我静静是谁。”说完,抄起包快速的滚回家。

    齐若澜苦笑。“所以我才不想让她知道我的身分,想用正常的方式接近她让她喜欢上我...毕竟...这听起来很匪夷所思又可怕吧。”但现在...什么都没了。她颓丧落坐在床沿。

    阙棠逃回家后,立刻冲进浴室,站在莲蓬头下打开冷水。在被淋到的一瞬间又立刻关掉水龙头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假的。

    她的穆遥真的回来了。

    齐若澜在床上坐了一夜,原先快复原的感冒似乎一夜转重,但她没有想休息的念头。如果阙棠都不理她了,那是死是活也无所谓了吧...。她竟然太过沮丧到出现家里门铃在响的幻听了。

    “喵~快去开门啊,宿主大人在外面。”小香菇着急得跳上她的双腿,见她的双眼还是没有焦距,忍不住一爪扇了她的脸颊。

    好吧,牠承认牠是故意的。谁叫女配大人常常欺负牠。

    齐若澜这才回神,发现家里门铃在响,立刻将怀中的小香菇丢到一边匆匆走到门外。

    被甩到床上的小香菇咬着被子悔恨刚刚没多拍几下。

    “棠棠—”齐若澜兴奋的打开门。

    “齐小姐吗,这是您定的外送。总共五十八元。”外头穿着快餐店衣服的男子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和收据等着和她收钱。

    齐若澜脸色瞬间沉下。“我没有定外送。”

    躲在一旁的阙棠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外送人员尴尬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钞票递给他后,站到有些不知所措的齐若澜面前。

    “我想了一晚,觉得我这一生都毁在你手上了,当然你的也是毁在我手上。”阙棠突然沉默。“讲手上好像有点...唔...欸...总之,你害我节操尽碎要对我负责。”

    齐若澜愣住。

    “怎样,你要对我始乱终弃嘛!你都对我做过舔足play,还有cosplay,还有这样那样的各种play...我还怎么嫁人!”

    “你已经这么没节操了,看来也只能嫁我了。”齐若澜终于笑了,伸出手将她紧抱住。“棠棠...我爱你。”

    “嗯。”埋在她怀中的阙棠笑着回应。

    “对了,我命中注定的老公长怎样。”

    完

    别拿穿越不当番外

    七夜怪谈

    “听说隔壁班的修一君死了...再接到一通奇怪的死亡预告电话之后。”

    “当时修一君不是还说那是恶作剧电话吗?怎么...”

    “死前似乎正在看电视。警察到他家时录放机才刚播完。”

    “修一君死前的表情好像很惊恐...”

    女生围在一起,小声的讲着流传在学校间的怪谈。

    “棠,你不怕吗?”其中一人转头问着仍坐在位置上看书的同学。自从发生了修一的事情后,听说又有人接到类似的恶作剧电话。结果引起了整间学校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