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玛丽苏_分节阅读_63

    穿成玛丽苏 作者:Feliscatus

    “你不这么防备我。”齐若澜望着她不服输的坚持,笑容变得有些无奈。“我只是...想谢谢你而已。”

    “那...那没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对方态度一软,阙棠又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那时后路过的人中,只有你毫不犹豫的上来帮忙我。所以...我才会这样打扰你,想和你成为朋友。”齐若澜诚恳的看着她。

    “朋友...”阙棠迟疑的说着。接着像想起什么,低着头后退一步。“我不需要朋友。”

    齐若澜心疼但没表现在面上,耐心温合的点头说:“不是朋友的话,偶尔一起吃饭可以吗?只身在外总是有需要别人帮忙的地方。”

    “好...吧。”阙棠勉强同意。

    “那今晚过来吃个饭吧,当作乔迁的庆祝?”齐若澜期待的看着她。

    阙棠顿了顿,拒绝的话语在嘴边迟迟说不出,见对方期待的模样心想也就难得一次,所以点头应了。

    齐若澜漾起微笑的开门邀她进去。

    阙棠踏进她家,猫咪也跟在她的脚边一跃而入。

    “你先在沙发上休息,我去将菜端出来。”齐若澜将她推到沙发旁,自己转身走进了厨房。

    “这里的摆设...好眼熟。”阙棠皱眉坐下。不只是摆设,包括齐若澜乃至现在在她脚边卖萌求抚摸要小鱼干的猫咪都泛着一股熟悉感。

    “喵~”小香菇心急的叫着,试图唤起阙棠的注意力。

    “怎么了?又想吃鱼干?”阙棠如愿的看向牠,见猫咪在地上翻滚,还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的。摇头失笑的从放在地板上的袋子里找出刚打开的小鱼干,到了一点在手掌心后喂着猫咪。

    “喵呜~”小香菇眼眶泛泪的想着还是宿主大人好。虽然老爱吐槽又口嫌体正直,但却从来没饿过牠一顿。哪像邪恶的女配,在宿主面前就爱护自己各种疼宠,宿主一不在后就忽视嫌弃。竟然还制定万恶的减肥计划,将牠零食库的库存全部消灭了...

    想着想着,牠不禁悲从中来的跳进阙棠怀里撒娇。

    “你这只猫咪...怎么这么爱撒娇啊。”阙棠摸着牠的头。

    “你别管牠。小香菇太胖了,我才刻意减少牠的猫粮跟零食要帮牠减肥,没想到牠转头就跟你卖起萌。”齐若澜双手端着菜出来时见到小香菇正在阙棠双腿上打滚,她眼神一冷瞪视着牠,吓的小香菇立刻跳下阙棠双腿跑开。她这才满意的走到桌子旁将菜放下,又快速的进去将剩下的东西都搬出来后,坐在阙棠旁的单人沙发。

    “赶紧吃吧。”

    阙棠客气的随意吃了点后,找了理由离开。齐若澜也没再多阻拦,将她送到门口后目送她回公寓。

    “宿主大人很难攻略啊。喵呜。”小香菇又从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跑出来站在齐若澜身旁。

    齐若澜抿唇不语。

    齐若澜很懂得把握和阙棠相处的分寸。明白对方不喜欢自己在公司跟她接触,齐若澜连半分眼神都不会落到她身上,但只要回到公寓,她也不会太过频繁的上门打扰,固定维持着每三天一次的送餐频率。

    阙棠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默默的接受。久而久之,阙棠为了不想欠人情,也会在隔天回礼—送早餐到齐若澜家门口。

    而齐若澜笑着收下后,阙棠又会在晚上收到回回礼。三天一次的频率逐渐缩短成两天,然后变成每天。

    “齐小姐...”阙棠带着刚做好的早餐到对方家门口,齐若澜早就准时的等在门口。

    “嗯?”她接过阙棠手上的餐盘。

    “很谢谢你这阵子的照顾,不过...往后还是别这样麻烦了。”阙棠看向别处说着。

    “是我厨艺不精不好吃吗?”齐若澜没答应,笑着询问。

    “不是...只是...”阙棠刚才忙早餐时,发现自己竟然会为了齐若澜想吃什么而烦恼,而想到自己做了对方喜欢的菜色,她喜悦吃下的表情而开心时...愣住了。

    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齐若澜的存在,甚至觉得...幸福。

    细数这阵子两人的来往,才发现她们变的亲密的宛如朋友。除了上班时间刻意避开外,三餐几乎是一起用餐,吃完后,她们偶尔还会一起散步,聊天...

    阙棠感到惶恐。她怎么能获得幸福?她应该要背负着害死穆遥的悔恨而痛苦的活下去,她怎么能在发生那样的事情后还获得幸福?

    “只是我很厌烦这样无聊的关系。”阙棠心冷的吐出伤人的字句。“齐小姐也搬来好一阵子,对附近环境应该都相当熟悉,也不需要我帮忙了。所以之后请不要再来打扰我。”说完,转身回屋。关上门的那刻,她无力的靠着门板默默的对齐若澜说声对不起。

    她的生活,早在穆遥十八岁生日死亡那天,就跟着定格了。她对着穆遥的尸体承诺过这辈子都不会和其他人交好,会...以这样的方式陪在她身边,不忘掉她。

    齐若澜手捧着餐盘看着那扇门后阙棠无助难过的模样一语不发。

    “喵~宿主大人对您的执念真的很深,难怪会和您一起唤醒系统。”小香菇又蹭在齐若澜脚边。

    “我...是不是做错了?”齐若澜首次露出茫然的低头看着脚下的小香菇。

    “所以您想放弃了吗?喵?”小香菇抬头天真的疑问。

    “不...怎么可能,都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怎么可能会放掉她,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她成为那男人的妻子?”齐若澜墨黑的瞳孔因怒气而转为紫色。

    “喵呜~请您早点攻略宿主,将宿主迎娶回家。”

    3.

    从那天过后,阙棠就刻意避开齐若澜。午餐也都带着面包或干脆不吃绝不踏出办公室。

    刚开始还会听见门铃声响,渐渐的对方似乎也明白她的坚决后,就不再来了。

    她们之间的交集仅剩下公司里避不得的总裁与下属。

    “阙棠,你还好吗?”业务助理关心的询问。阙棠从一早来就心不在焉,面色苍白的让人绝不怀疑她下一秒晕倒的可能性。

    “我没事。昨天睡的比较晚所以没什么精神。”她无力的笑着。不经意的看向总裁办公室,已经是第三天呈现一片灰暗。阙棠迟疑几秒,装做无意的提起。“最近好像很少听你提起总裁女神。”

    “啊,女神呀。听说她生病了...”业务助理哀伤的说着。

    “生病?”阙棠皱眉。

    “是啊,听特助和秘书说这几天都在家休养。除了权限高的急件之外,公司都由特助负责。”业务助理说完后露出星星脸。“你说我该不该埋伏在医院呢?说不定会遇见独自拖着病体去医院看病的总裁。要是在她被风吹倒时我正巧扶住了她...”

    见业务助理软妹又沉浸在幻想的美好中,阙棠自觉的不打扰她。整天心不在焉的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后,她急忙的下班,在家附近的药局买了各种感冒、退烧、鼻炎药,又匆匆的上楼。

    这一连串的热度到她站在齐若澜家门口时突地降温。

    “我这是在做什么...”阙棠懊恼又自嫌。“可是...看在邻居的份上...也该关心一下吧...”站在门前犹豫了很久,最后仍是抵不过心底的渴望,抬手按下门铃。

    出乎意料之外,门立刻就开了。

    阙棠连反悔的情绪都还来不及酝酿,僵在门口和神色苍白看起来相当虚弱的齐若澜大眼瞪小眼。

    “棠棠,怎么了嘛?”最后是齐若澜开口打破沉默。

    瞧着她不舒服的倚靠在门板上还仍强撑笑颜的样子,阙棠不语的上前搀扶她。“听说你生病所以来看看。你房间在哪?”

    齐若澜靠在她身上,露出一抹淡的几乎看不见的微笑。伸手指了右边栗色的房门。阙棠将她扶到床上躺着后,将刚才买的药一股脑拿出摆在床头柜。

    “我也不晓得你症状...就让药局的先生给我几款成药。”阙棠言语中有着挥之不去的自责。“你吃了吗?”

    齐若澜躺在床上摇头。“没关系,我也不太有胃口就不用麻烦你了。”

    “不是你说只身在外总要互相照应吗?”她转身走出房间前,在门口停顿。“虽然我没办法和你成为朋友,但是也没不近人情到连照顾妳都不愿意...”说完她就走到厨房替她熬稀饭。

    阙棠注视着锅内冒泡的稀饭,就像她翻滚不平的思绪,一边说着她不用继续为着穆遥的死自责,一边却说着都是她的错。

    “喵~”小香菇从外头进来绕在她脚边蹭啊蹭的。

    “好久不见了。”阙棠回过神见牠可爱的样子,忍不住蹲下摸摸牠的头。看牠又一直喵喵叫,就知道牠又想吃小鱼干了。失笑的从旁边的袋子里找出鱼干撕开倒在地上。“你怎么这么爱吃呢?”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因为小香菇一直要着小鱼干,她干脆的剪开包装袋摊开在地让小香菇吃个够。而她则在一旁席地而坐的望着牠沉思。“我有个一起长大的邻居妹妹,她从小就爱黏着我,总会甜甜的喊着棠棠让我陪她玩。”

    “其实我有时候很烦她。觉得为什么做什么都要我陪呢?我也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朋友,同样的她也有才对。可是每当她睁着眼摇着我的手臂让我陪她时,我又会心软的说好。”讲起过去的事情,阙棠才发现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渐渐开始想不起穆遥的脸了。“如果那天...我一样也答应就好了...”双手遮住脸。“穆遥十八岁那天,一直说要我去接她。但我却以她年纪大的理由拒绝她让她自己回家...早知道我就不要准备什么鬼礼物,直接去接她就好了...如果不是因为我没去,她就不会难过的跑去电动间,更不会...被奸杀了...”眼泪自指缝间滑落。

    她压抑的太久了。自从穆遥死了以后。

    阙棠还记得自己拿着礼物在家里等着穆遥回家想要给她惊喜,但等了一整夜都没等到人。直到隔天,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在电玩间的厕所里发现穆遥断气已久的尸体...

    她不敢置信的赶到停尸间看到穆遥冰冷的躯体躺在那时,瞬间崩溃的跪在她身边大哭。手里还握着那串要送她的水晶项链。

    一直到穆家双亲和自家父母来了之后将她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