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玛丽苏_分节阅读_62

    穿成玛丽苏 作者:Feliscatus

    阙棠被动的点头,进去洗梳后才出来接过筷子。对着桌上丰富的像午餐的菜色,筷子停在半空中久久不知该如何下箸。

    “吃这个吧,鲜虾烧卖。我昨晚揉完面团发酵后早上起来包的。”齐小姐殷勤的夹了一筷子的烧卖放到她碗里。

    “齐...小姐...你不用这么客气。”阙棠不知该如何拒绝,尴尬的看着她。

    “我叫若澜。草右若。力挽狂澜的澜。”齐若澜笑意盈盈的望着她。

    “我是阙棠。”直接拿出纸笔写给她看。“齐小姐...这层楼不只我一户住户,如果你要拜访的话可能要尽早...”她委婉的表达赶人之意。

    “其他住户我已经拜访过了,不用担心我。赶紧趁热吃吧。”

    阙棠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她想自己的口气没有任何关心的意涵...吧。嘴边传来一股温热,她反射性的张嘴,一颗烧卖入口。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无意识的被喂食了。尴尬的红了脸。

    “好吃吗?”齐若澜一脸满足的看着她。

    “是很好吃,但齐小姐...”阙棠觉得新邻居好奇怪。明明是个大美女但行为举止都像深井冰。“可以不要再像刚才那样了吗...很难为情。”

    齐若澜盯着她好一阵子,让阙棠毛骨悚然的差点投降说你要喂就喂吧的时候,她慢条斯理的说:“你...不记得了吗?”

    阙棠眨着眼,茫然的模样一览无遗。

    “两个月前,你救了我。在崇华女中附近的巷子。”齐若澜见她仍不解的样子,无奈的轻叹口气。“那天我刚和客人谈完一件案子,不小心喝多了。没料到对方是故意灌我,趁我醉了之后要...总之要不是你,现在我不会在这里。”

    “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阙棠脑海中只有模糊的记忆。“你没事就好了。”

    “本来想和你道谢,但在做完笔录后你很快就走了,警方也因为隐私的问题不愿透露资料。本以为没机会感谢你了,没想到这么有缘份在这里遇见你。”齐若澜眼里满是显而易见的喜悦。

    “这...没什么。我只是很讨厌那种事。”阙棠心一抽,低头夹起碗里的食物囫囵吞枣的咬着。随意的吃了几口后自认有交代后,收拾着桌上的餐盒。“今天谢谢你的早餐,也很高兴认识你。”

    齐若澜明白对方这是对方的底限,点头微笑没再多做停留。提起餐盒又回到自己家中。

    关上门后,阙棠靠在门板上,再度回想起那个冗长的梦境。一时间,她都快被“穆遥还活着“这几个字给洗脑,但...穆遥早就死了,她亲眼看着她入土,怎么可能还会活着?

    阙棠忍不住泛起苦笑,觉得自己一定疯了。

    星期一上班时,隔壁的业务助理推着她悄悄的说:“阙棠,听说今天总公司调派的新总裁就会来了。好像还是个美女。”

    “这样啊。又多了一位男性杀手跟你抢注目了。”阙棠不甚在意的回应。

    业务助理撇嘴,心想自己是有多自虐才找阙棠聊天。对方这种话少又油盐不进的人也就自己这种开朗的女子才愿意散播欢乐。不过本来要八卦的心思也被掐灭了,干脆的换了话题:“年会听说要演戏,你以前不是在剧场工作吗,要不要上去露个脸?”

    “我就是因为演不好所以退出,你还要在我伤口上洒盐吗?”阙棠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核对数据。

    业务助理笑容一僵,未免多说多错,她决定不说了。

    阙棠悄悄的松口气。

    到了中午,她照例拿起钱包一个人到外头的小餐馆吃饭。她也知道这样不好,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不与其他人来往,连父母也许久没见了。

    可是她真的没办法接触任何人。自从穆遥死了以后,她几乎再也不能和其他人交流。本来喜爱的剧团也因为表现不出人物的情感,最后只能退社收场。

    穆遥的死对她造成很大的阴霾,就连穆遥父母亲口对她说不是她的错,她也没能释怀。

    因为要不是她那天执意要去参加剧团而不去接穆遥,穆遥也就不会因为放学时遭遇歹徒袭击而...那样的...死了。

    “这里有人坐吗?”熟悉的声音在她前方询问。

    阙棠没抬头的回答没有。

    对方无奈的轻笑。“你吃饭都这样子?一个人埋头。”

    阙棠一顿,抬起头来发现是她对门的新邻居。“齐...小姐。”

    “还好这次没忘了。”她点头。对一旁等候的服务生叫了两道菜后,回过头替她倒了杯水。“你中午都来这里用餐吗?”

    “对。”阙棠简短的回答后,又觉得自己太僵硬,所以多说几个字。“这里还蛮安静的,价格也还可以。”

    “真巧。我公司也在这附近,那以后我可以来这找你吃午饭吗?”尽管阙棠听得出是肯定句,但齐若澜温柔的口吻,不至于让人产生压迫感。

    她也就...莫名其妙的点头同意了。阙棠再次感到奇怪,自己好像只要碰上她就会不自觉的同意。

    “谢谢。”齐若澜开心的笑了。“我刚到这附近工作,对这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有你在就好了。”

    阙棠点点头。想着对方不过是客套话不用想太多。等到用完餐后,两人一起走出去,循着同一条路进到同一栋大厦上到同一层楼。

    出电梯时阙棠还想着跟新邻居也太有缘分,家住对面,连工作的地方都在附近,接着就听见人喊总裁好。

    她一僵,眼前向来擅于奴役下属的部门经里正满脸含笑狗腿的看着她身后。而她身后只有那个人...

    “嗯。”齐若澜有别于面对阙棠时的温柔,冷淡的看他一眼就不理了。刚想喊住阙棠时,就见她噌的一下,大步迈开走了。马上明白对方是不想在公司和自己有接触。齐若澜收敛起笑意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她知道阙棠再害怕什么、顾忌什么,但现在人已经到她面前了,她也不急于一时。而且眼前更重要的是将那个男人清除。

    回到位上的阙棠还心有余悸,没料到新邻居就是公司新来的总裁。马上打定主意往后不跟她多做接触。

    “阙棠,你刚才竟然跟新总裁一起搭电梯。她真的好美啊,好羡慕你。”隔壁的业务助理很快速的收到最新八卦消息,一脸钦羡的看着她。

    “...是很美,不过没什么好羡慕的,你多坐几次电梯也能遇见。对了,那位总裁好像喜欢吃隔壁巷子的小餐馆。你明天中午去也许能遇见。”阙棠毫不犹豫的出卖情报给同事。

    “真的吗?那我明天就吃那家了!”业务助理欣喜的决定明天要近距离接触美女总裁。身为百合控的她还开始脑补起霸到总裁爱上我的剧情。

    饶是阙棠再面瘫,也都无奈的抽了张纸拍在业务助理脸边。“你口水都滴出来了,快擦一擦吧。”见业务助理手忙脚乱的擦拭看不见的口水,她心情稍稍愉悦。

    2.

    阙棠从不迟到早退,同样也绝不早到晚走。业务助理习惯的准点和她说再见后继续苦逼的加班。

    想着家里的泡面和吐司似乎都快没了,阙棠回家前到超市一趟买了两大袋的储备粮食慢慢走回家。路上,遇见一只猫咪朝她喵喵叫像是在卖萌撒娇一样。

    尽管对动物没什么特别喜好,可是对眼前这只黑猫,阙棠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半蹲在旁,很习惯的从袋子里找出小鱼干撕开包装袋后倒了一点在地上。

    “喵~”猫咪冲她叫了一声,立刻低头咬着小鱼干,生怕人会跟牠抢似的。

    虽然猫是很可爱,但...阙棠皱着眉想,那只猫刚刚怎么像是在嫌弃她一样。而且...

    “我根本就不吃小鱼干,为什么会买这种东西...”茫然的看着手上的食物。自从做了那奇怪的梦之后,她就变得越来越神经质了。

    “喵~”猫咪不知何时又蹭到她脚下,围绕着她的脚打转。

    “吃完了,又要吃呀?”阙棠准确的翻译出了猫语。她上下打量了小香菇后,摇头。“你太胖了,不要吃太多。”

    “喵呜~”小香菇感到伤心。都已经被洗去记忆忘掉牠了,既然还能精准的吐槽。

    明明是只猫,阙棠觉得自己竟然在牠脸上看见了哀伤和傲娇的神情。难得笑了。

    “小香菇,原来你在这。怎么这么爱乱跑?”

    还蹲着的人一愣,这声音在今天之内已经出现第三次了。不会...这么巧吧。

    “阙棠?好巧。”

    还真的是很不巧...阙棠思绪转了一圈,起身拍拍裤子。“总裁好。”不失礼的打了招呼。“这是您的猫吗?我看牠似乎很喜欢吃小鱼干,这就给您吧,当做见面礼。时候不早我先走一步...”话没说完,猫突然跳入她怀中不肯下去。

    “牠看起来很喜欢你。”齐若澜忍不住笑意。“可能要麻烦你抱着牠了。真是抱歉,把猫养的这么任性。”

    “喵呜~”阙棠怀里的小香菇朝齐若澜喵喵叫抗议。“明明就是你叫我接近缺糖制造你巧遇的机会。”

    齐若澜充耳不闻,笑容可掬的直视着阙棠。

    “这...好吧。”阙棠左手抱着猫,右手吃力的提着袋子,下一秒就被齐若澜接过。“总裁...”

    “我姓齐。”齐若澜温柔的望着她。“下班时间你可以称呼我齐小姐,也可以直接叫我若澜。至于总裁这称呼...我也只是领人薪水的上班族,还没到酷霸拽的地步。”

    “那...齐小姐,袋子我提的动。”阙棠退了一步换称呼。

    “你抱着猫不方便,替你提袋子就当作回报。走吧。”齐若澜不容拒绝的朝居住的大楼走去。

    阙棠瞧着她背影,默默的叹口气。不解对方为何能轻易的瓦解她的坚持。

    两人就像是带着宠物外出散步的情侣,缓慢的走在人行道上。齐若澜浅笑着说话,也不在意阙棠不回应。在外人眼中她们就像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姐妹。

    到了楼层后,猫咪乖巧的自动跳出怀抱。

    “齐小姐,不用再麻烦您了。”阙棠朝她伸手。没料到齐若澜竟然牵住后,拉往自己家里。“齐、齐小姐?”

    “我看了你买的东西,都是泡面、面包、速冻食物,你都吃这些东西?”言语间有着不易察觉的责备。

    “这...不关你的事吧。”阙棠抽回手。对方的言语已经触碰到她的底限。她是不会拒绝人,但也不蠢。“请将东西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