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5

    爽。”又被他大手拍着她的臀儿,小嫩穴忍不住收缩把大肉棒含得更紧,弄得慕容霆啊地一声低吼,差点射出阳精来。
    不敢乱动,喘著粗气将脸偎著拓跋婧的脸儿,亲嘴道:“宝贝儿,别夹这么紧。”
    怎知拓跋婧见他覆在自己身上不动,那大阳具又塞得她穴里其痒无比,涨得难受。玉腿抬起夹紧他的臀部,上下磨旋那大阴茎,娇哼连连:“夫君,快些抽动,里面好痒。”
    慕容霆如何能忍,一双大手握著拓跋婧两只粉团似的玉乳,把她捺定在床上,胯下一阵猛捣乱挺,下下尽根入底,入得拓跋婧好不快活,扭着腰迎接他的抽插,“夫君好厉害,用力,插坏婧儿吧!”
    慕容霆见她兴动,把她修长的玉腿分开,露出那入得微肿的无毛小嫩穴,砰砰砰地狠命连连抽送百余下。
    拓跋婧不胜娇弱,伸出素手搂著他的颈儿,哭声连连:“太深了……夫君……插得太深了啊”
    慕容霆安抚她,揉着她浑圆的白屁股,吻住她的唇。等拓跋婧反应没那么激烈,才放肆的挺进、抽出。
    拓跋婧小穴内给粗大的火炭烘烤,全身欲融化成水,不觉丢了阴精,浪水流了床榻一席。
    慕容霆托起那如雪的身儿,搂抱她靠床柱子坐下,谁知她小穴里的水儿又流了一些出来,沾得他的大腿一片湿滑,坐著的地方也一片濡湿。慕容霆捏著她的小脸,笑道:“婧儿真是个水多的淫娃儿,床给妳弄湿了,为夫腿上也都是婧儿的淫水儿。”
    被他调笑,拓跋婧更是羞得全身发热,窝在他怀里柔情蜜意地亲他的嘴儿,“还不是夫君弄的,我一个人如何弄得出来?”
    慕容霆被她勾得欲火更高涨,伸手研弄她胸前那双随著他挺送而蹦跳不已的白生生的乳儿,手感如凝脂般滑腻,又听她嘤嘤咛咛,娇媚无比,笑道:“就知道婧儿也想了,今天让婧儿过足瘾”
    搂著她嫩生生的臀儿,胯下一进一出地耸着肉棒,拓跋婧见他来势凶狠,两只玉手牢牢勾著他的颈儿,微喘:“夫君,慢点儿,慢点儿!干坏婧儿了啦”
    “就算为夫想干坏婧儿这小浪穴,流的浪水儿也让我的肉棒无处着力……”又是一阵猛攻,“唔……不要了……太深了……要坏了”
    慕容霆却越战越勇,拓跋婧终于体会了什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被慕容霆搬弄到桌案,又从桌案架到玫瑰椅,正的反的躺的跪的,各种姿势几乎一一轮遍。多次冲到顶峰的快感以及重复的活塞运动,让拓跋婧小穴有些麻疼了,却还是贪心地紧紧咬住那大家夥不肯放,肚子鼓起来了却还是想要再多吃点,拓跋婧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那淫荡的身子了。
    每每慕容霆抽离,她亦会后撤玉臀,再以与慕容霆同步的速度迎上他狠狠的插入,此时慕容霆每次抽出肉棒,都能带出拓跋婧那两片嫩嫩的粉红花肉,再在慕容霆猛然插入时被肉棒倒插回小穴中,此刻的画面之淫靡,若是让个不举的男人看到,只怕也会一硬如铁。
    一气入了上千,方洒了那热滚滚的阳精在拓跋婧的小嫩穴里。
    拓跋婧只觉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
    被慕容霆抱到净室里,浸在热水里,把小脸搁在慕容霆肩头,感受着身上温柔有力的爱抚,小手又不自觉的摸上了他的阳具,揉搓着。
    慕容霆低头轻咬她的耳垂,“小淫娃,还没有喂饱你么?刚才是谁又哭又闹说受不了,要坏了?”
    “嗯,夫君”因为双腿缠在慕容霆腰上并不起来,只好微微扭着身子想找地方去蹭那个开始痒的小花穴,慕容霆便感觉她下面又湿了。
    左手捏着她柔弱的纤腰,右手揽着她光滑的大腿,感觉得到肿胀的下身被媚肉死命挤压着,那种一点点撑开花径深深插入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他沙哑着低喘:“都要了婧儿多少回了,这张嘴还这般紧实,非得塞些东西才行是不是?小骚货,我的小骚货,你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第六十四回通体畅美
    傍晚时分青黛进文德宫寝殿时傻了眼,涨红着脸低头退了出去。虽然燕王披着外裳,高大的身形背对自己,也遮住了公主的身体,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那两人估计也就仅剩那一件外裳了。
    “停下,停下,我刚刚看见青姨了,肯定是娘亲有事找我~”仙蕙与青黛主仆情深,回泰州,拓跋婧就让青黛暂先回永泰宫,好让她们主仆好生叙叙旧,这回过来,肯定是得了娘亲授意。
    可这当口,慕容霆却哪里停得下来,还是抱着她一边走一边弄,“别!”拓跋婧紧张地圈着他的脖子,想叫他停下,偏那两团沉甸甸的乳儿生生压在他那健硕俊美的胸堂上,叫慕容霆如何停得下,堵住她的嘴儿搅了她舌头乱吮,拓跋婧推不开也拒不得,只得脸贴他胸口娇吁喘气。
    绝美的脸上,早已布满红霞,嘴里哼着不要了,全身最为柔软湿滑的地方却像咬著猎物一样紧缩吮吸著片刻不放。
    慕容霆被她紧紧包裹揉挤着爽得直哼哼,又感觉花房里那粒肉心似在咬吮自己的龟头,不由一阵精意暗涌,忙紧守元关,抽插的动作稍停,又凑到拓跋婧耳边,湿热的气息喷在她耳廓上,“婧儿把我咬的这么紧,是不是特别欢喜?”
    拓跋婧羞红了脸,慕容霆还刻意用自己的棒身去蹂躏两粒娇嫩的小核,舒服得一阵阵娇吁轻喘,又因为他顶送的动作停下而情欲难纾,一边扭腰主动迎接,一边将白嫩的胸脯紧贴着他胸前磨蹭,慕容霆开始连连深刺,幽深处连中花心,将那花心眼儿揉得大开。
    拓跋婧茫然之中,只觉他的龟头似有若无地啄吸着她,前头虽经受过那酣爽畅快,但此刻的滋味之甜美,却又更胜一筹。迷茫之间甚至被慕容霆的话语引着,纤手探到了两人交合之处不住把玩爱抚,眉宇间满是淫荡冶浪的神情。
    慕容霆插着这样娇美的尤物,桃源之中美妙狂野地狠吸着他,抱着拓跋婧边走边顶地往净室走,拓跋婧早已是全身无力,软软地任慕容霆摆布,一条腿站的笔直,另一条腿却被慕容霆的右臂自膝弯下托起,悬在半空,随着激烈的抽插而晃动着。两只翘耸耸的奶子被男人的大手轮流揉捏挤压着,小奶头不时被用力掐住,让她愈发兴奋起来。
    靡白的阴精和着慕容霆前头射的阳精,顺着她笔直站立的腿流下来,粗大深红的阳具还如烧红的铁石一般斜插入她体内,每一次连根没入,偏生那穴儿里又有这般多的汁水,那扑哧扑哧的声音在慕容霆听来真是天籁。
    性器摩擦的太久,拓跋婧的花径内也是湿热泥泞的一片,好像有火在身子里烤着一般,丰沛的汁水都被一一榨出,直到拓跋婧哭着再一次喷射到了高潮,
    γμщǎΝGsΗё。M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