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1

    。    拓跋婧满腔淫欲似化成了一波波的汁液,随慕容霆的步子一步步倾泄而出,往往前面一波还没泄完,后面一波又涌了上来。
    火热的俏脸埋在他肩上,拼命地吸着他身上充满欲望的男人味道。慕容霆抱着她倒在拔步床上,她还是浑浑噩噩的,双腿紧勾着慕容霆的屁股,生怕一松开就会摔下去似的。
    慕容霆看着怀里人儿那娇淫的样子,确信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抗拒她这诱惑。
    从前在燕州还好,没有人敢对觊觎他的女人,可是此地……像原来那秦越,还有与她青梅竹马的那澹台明,两人俊美雄伟,实不输于自己。
    若勾得拓跋婧动了心思,皇后爱女,自是向着她,慕容霆知道自己的独占欲,是绝对无法容忍拓跋婧如此对待别的男人,这阵也不是妒忌儿子,而是怕自己冷落了娇妻,被别的男人钻了空子。
    想着这些,抽插的速度却也没变缓,终于顶不住拓跋婧蜜穴的套弄,在一阵酸麻的颤抖中,握着美人的香臀死死抵在自己阳具上,“心肝儿我就来了!”
    跳动的肉棒不断射出炙热的阳精,烫得拓跋婧浑身如暖流袭过,“好……好烫喔……夫君……”呓语之间透出了无比的满足。
    慕容霆将灼烫的子孙液注满她花壶深处,才将肉棒抽出。
    这样两次酣畅淋漓的欢爱总算让他欲念稍缓,抱了酥软无力的拓跋婧偎依在自己怀里,一手搓着她的乳房,一口又轻咬着她纤细的小耳,轻语着:“适才这样婧儿可舒服?”
    拓跋婧回想起自己刚才搂在慕容霆身上,夹着慕容霆的鸡巴乱扭的情景,晕红着脸点点头。
    “那婧儿如何不答应我,到议事厅,闲来无事咱们就可以……”
    拓跋婧嘤咛一声,“让人撞见了多不好意思,”慕容霆见她眉眼间隐有期待,知她必是食髓知味,便趁热打铁,诱哄道:“有人不是更刺激,咱们只要偷偷的,不让他们看到”
    “可姮儿他们怎么办?”
    虽然慕容霆觉得自己一边议政一边哄奶娃娃睡觉实在没有半点威严,可为了哄到娇妻,还是咬牙道:“一起带过去不就得了。”
    第五十九回水儿流个不停
    拓跋婧第二天倒真的真慕容霆一起到议事厅去了。议政厅在文德宫,为黄琉璃瓦重檐庑殿顶,坐落在单层汉白玉石台基之上,宫殿也很宽敞,除了议政的正殿,其实也有寝宫和偏殿,只不过因为建工之初拓跋琰等人都没打算在这里居住,寝宫面积比永泰宫、泰安宫要略小,但比一般宫殿却不会差。
    慕容霆在正殿处理日常政务,拓跋婧就带着两个小家伙在寝宫玩耍。慕容姮年纪还小,没有开始启蒙,不过拓跋婧已经开始教她认字,慕容泽就在一边拿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有时候笑笑,有时候吃吃自己的小手,连慕容姮都手痒,轻轻地点了点他的脸蛋儿,肥肥的小脸儿就凹了一个指痕进去。
    小东西着姐姐吐了个泡泡,把慕容姮逗得哈哈大笑,自己也跟着乐得笑起来,接着又把小手放进小嘴里。
    拓跋婧想把他小手拿出来,还不及动手,慕容霆已经走过来,把吃着小手的小家伙抱进怀里,小家伙冲爹爹笑了笑,之后小脑袋往他胸口拱了拱,做出一副要吃奶的姿势。
    拓跋婧看乐了,担心慕容霆袍子上沾上儿子的口水,便将小家伙接过来,到屏风后头去给儿子喂奶。谁料慕容霆后脚也跟过来,手也不老实地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拓跋婧轻声斥道:“别闹,他还没喝饱呢。”
    慕容霆低笑起来,把她抱得愈发紧。等拓跋婧喂饱了儿子,立刻接过喝饱后咿咿呀呀自言自语的儿子,亲了口拓跋婧的小嘴:“咱们这样一家四口多好!”
    “嗯!”拓跋婧也觉得能多些时间跟慕容霆相处很好。
    响午一家四口一起用了膳,又一起去园子里消食,两个小家伙困了就让奶娘抱到偏殿照顾,慕容霆则抱着拓跋婧到了寝宫大床上继续消食。
    拓跋婧娇软地躺在床上,慕容霆两手把住她双腿,拓跋婧觉到他的意图,粉扑扑的小脸儿这会儿红得几乎滴出血来,只觉得他那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哪里,哪里便似被火苗舔过一般难耐。
    而慕容霆望着眼前漂亮得令人心醉的拓跋婧,见她正是羞窘地红了一张脸,那双清莹妙眸清澈可人得紧,水汪汪地嗔视着自己,带着无尽妩媚。
    偏叫她羞到极致,用一方软枕垫在她翘臀下,把她双腿提高,炙热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红嫩的小蜜穴,简直被迷的不知怎么是好了。
    那两片阴唇紧合,只留了那么细细的一条缝,却能将自己的硕大性器全部含住,在他火热目光注视下,开始不住自行翕动,一些淫水已然夺门而出,又闻着她散发的浓浓幽香,像受不了引诱一样,慕容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咂咂嘴,“婧儿可真香,又甜……”
    拓跋婧看着心爱的男人像在吃什么极美味的东西一样舔舐自己的汁水,其画面淫亵之极,更是淫念暴升,淫露渗渗而出,看得慕容霆则更是兴动难忍。
    舌头一伸,由阴唇下方缓缓向上舔,用舌头搜寻过每一寸花瓣,把香甜的汁液尽数含进嘴里,咂吮那软嫩细滑,就像与她接吻似的,不断用舌在其间翻搅舔舐,似品尝着世上罕有的珍馐美味。
    拓跋婧哪里禁受得起,立见艳蚌翕合颤抖,随着他的挑戳,露水吱吱飞溅,直看得他火盛情浓,加紧舌上功夫,她夹紧腿,他不让,嘴巴吸着她的小花瓣不放,舌尖往更深处探去,一下一下的插,“啊……”就这样一弄,便使拓跋婧爽得死去活来,紧紧抓住床上铺著的软绸,抑制不住媚意十足的哼哼起来,模样蛊人得很。
    慕容霆本来还带着几分温柔的舔弄一下子变得猛烈起来,把被自己蹂躏红肿的小肉核爱极了般吸吮。
    拓跋婧被刺激得抖个不停,只觉自己的魂,都通过那个小嘴儿,被慕容霆大口的吃掉了,她整个人都要被男人吃掉了。阵阵的爱液,竟如决堤似的涌将出来,直浇得慕容霆一嘴一脸都是,但他却没有丝毫嫌弃,还伸舌头吸到了嘴里。
    尝够了她的滋味,舔尽花户的淫精,抬首便去撬她嘴,将嘴里的蜜水迫了她一点点咽下,又用大手按压她的圆臀,让她那妙处与他已然勃发的欲望紧靠在一起。
    他的举动将拓跋婧略微迷醉的神智拉回,想将肉棒夹住,只是使不上力,慕容霆握着肉棒,用大龟头扫平她湿滑不堪的花唇嫩肉,更是控制不住:“啊!夫君,快插进来……受不了~”
    这下慕容霆又如何按忍得住,提着硬物,稍一对准,拓跋婧花穴早已汁液横流,慕容霆挺臀,便一蹴而就,龟头“噗叽”一声钻进了她湿紧
    γμщǎΝGsΗё。M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