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妮.H发情(八)

    “不要…太多了,肚子要被撑破了…不要…嗯啊啊…”

    贝妮哭着求饶,瘫软的身体还在承受着男人像是无止境的肏弄。

    肚子里已经数不清被内射了多少回,小腹肉眼可见地鼓起,里面全是又烫又浓的精液。

    “最后这次…很快…乖…射完这次就让你休息…”

    巴按住贝妮的手,两手和她十指紧扣。嘴巴贴在她的耳边,混杂着压抑的粗喘气息,轻声安抚着她的同时,胯下的速度却不减反增,肏得小屄蜜汁横溅。

    “哈嗯嗯”

    又再加快地肏弄把贝妮肏得几乎眼睛翻白,全身早已香汗淋漓,单用鼻子呼吸已经不够,小嘴半张地娇喘着。

    巴嘴上说快了,但也连着狠肏了几百多下,原本窒窄的甬道甚至有种再也合不上的错觉。

    就在贝妮感觉自己快要晕过去的的时候,巴最后用力一挺,终于又再射了出来。

    此时的贝妮已经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小屄被肏得发麻,过多的精液根本就已经无法完全堵住,只能任由着过多的精液溢出。

    “太多了肚子痛”

    贝妮实在已经无法承受,一边痉挛一边哭着,就怕男人可怕的精量真的会把她撑破。

    射精中的巴暗叹一声,从小屄中抽出鸡巴。龟头分离时,发出了一声类似酒瓶木塞拔出的闷响。

    把仍在射精的马眼对准了贝妮的凸起的小腹上的肚脐眼,噗噗几声,最后几道精液直接射到了贝妮的肚子上,烫得贝妮微微哆嗦。

    终于射完了的巴喘着气,靠坐在床头。

    扶起贝妮,巴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随意地用手捋了捋鸡巴上的液体,半张的马眼口还残留着一点浓白。

    “里面还有一点,小屄吃不下,就用你的小嘴吧。”

    说着,巴微微挺腰,把湿漉漉的鸡巴靠上贝妮的小嘴,淫秽地用龟头点了点贝妮的红唇。

    “来,吸一吸,把里面的都吸出来。”

    鸡巴全是一股淫水和精液的味道,还蒸着热气。贝妮没有抗拒,听话地张嘴,含住龟头顶端,缩着小嘴吸吮出残留在尿道中的精液。

    “嘶…对…全部都吸出来…”

    巴一手轻梳着贝妮的头发,一手夸奖般轻揉着贝妮的乳房,眼神专注地看着她吸含自己鸡巴的样子。

    待贝妮把剩余的精液全部吸完,再也吸不出东西来,无意识咽下了口中涩液的她累极地终于闭上眼,很快睡着了,微嘟的红唇还残留着一点白精。

    巴看到她安稳睡着的样子,知道她的发情期已过。

    起身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细细地给贝妮擦净身体的每一处。

    房间外,他早就察觉到动静,留恋地吻了吻贝妮的唇,然后坦然地,把门打开。

    门才刚打开,脖子一阵发凉,陡然地,差不多有十把尖锐的枪头,对准了自己的脖子和心脏,只要他有一丁点想要反抗的动作,这些枪头下一刻就能刺穿自己。

    “你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吗?”

    老安德站在不远处,寒着一张脸,向巴质问。

    巴看了眼能一下就把自己刺死的枪头,眼里却没有一丝慌张。淡然地还反手把门轻轻关上,不想让人打扰到她休息。

    “我知道。”

    “…你这是辜负了陛下对你的信任!你…”

    老安德瞪着巴,这些年他也算是看着长大的这个人,想到他做的事,一口老气梗着,再多的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骂,灰白的眉毛紧蹙.

    “……”

    巴不再说话,敛下了眼眸,看不出他此时在想什么。

    老安德也不想在这里处理他,挥了挥手示意。侍卫领令,两人左右紧抓住巴的双肩,擒住他的手腕压在后背,直接把他押走。

    小説網阯永久導航域名:ň㈡QQ.℃* о*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