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㈠㈧Ac.cⓞM 2、接了大尺度的电影

    而且听说季影帝虽然高冷,不易近人,但人品极好,平时与女演员拍戏从来不吃女演员的豆腐,都是规矩的按照剧本拍戏,从不逾矩,获得一众女星的好评。
    林栀看向季淮盛,发现他眼里还是一片厌恶,且胸口上的大手也没再动过,她想刚才也许是错觉。
    她抛开刚才的那一丝惊讶,按照剧本的走向,凑近季淮盛的唇,刚贴上他的薄唇,他覆在胸上的大手一把反扣住她纤细的手腕,另一只手蓄力向林栀胸上使出一掌。
    林栀被打得向后退了一丈远,她跪坐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难以置信的看向季淮盛:“你怎么可以动了?你明明只有两成法力,不可能突破我的法术的。”
    季淮盛不屑的看向林栀,“雕虫小技,简直不自量力,若是你一开始就使用狐媚之术,把我的精气吸光,现在死的便是我了,可你太轻敌了,受死吧!”
    他并拢拇指和中指,用法力驱动身旁的仙剑刺向林栀的胸口,仙剑没入林栀的胸口,顿时鲜血四溢。
    “啊!”尖锐的痛疼传来,林栀尖叫一声,嘴里又吐出一口鲜血,她无力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眼眸渐渐磕上。
    闭着眼睛装死的林栀心里有些感慨,第一次和季影帝搭戏呢,才一集她就被炮灰了,果然十八线女演员就是惨,戏份真是少的可怜。
    随着导演的一声“cut”,林栀这才睁开眼睛,她坐起来把“插”在胸口上的道具剑拿了下来,又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还在流淌的假血。
    她刚想爬起来,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靴子,往上看是一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掌。
    再往上抬头便看到季淮盛正俯视的看着她,她迟疑了一下,把手放到了他的掌心里。
    季淮盛握住林栀的手把她拉了起来。
    “谢谢前辈。”看着季淮盛手里那一片鲜红,林栀有些讪讪的缩回了自己的手。
    她居然愚蠢的把沾了假血的手放到了季影帝白净的掌心里,听说季影帝有洁癖的。
    季淮盛丝毫没有因为掌心沾上了假血而生气,他语气平静的说了句“不客气。”,然后递给林栀一包纸巾便走了。
    林栀看着季淮盛颀长的背影有点怔然。
    她上次听说有个女演员拍戏的时候把脸埋在季淮盛的胸口上,将他的衬衫蹭了一层脂粉,他耐着姓子拍完戏后,一把推开女演员,回去洗了叁遍澡,把衬衫丢进了垃圾桶里。
    不知道季影帝这次回去是不是要把手给洗到脱皮。
    ——
    自从拍完《除妖传》后,林栀又开始清闲起来了。
    若是以前,林栀觉得曰子清闲倒也自在,拍戏是她的兴趣爱好,她家境小康,家里开了个小公司,不用为了赚钱养家而不停的赶场子奔波劳累。
    可一个星期前,她家的公司资金周转出了问题,需要一千万的运转资金,公司现在已经是个空壳了,银行也不肯再给公司贷款了,再筹不到钱公司就要面临破产了。
    林栀的哥哥和爸爸都忙得焦头烂额,四处奔波借钱,也只筹到了四百万,林栀把自己这么多年拍戏攒下来的叁百万都拿了出来,可还缺叁百万。
    最近无戏可拍,林栀的收入少的可怜,剩下的叁百万对她来说是笔巨款。
    林栀打电话给经纪人陈姐,让她帮忙多接点戏,陈姐说最近戏不好接,手头上倒是有个电影剧本,女主还未定,不过电影的尺度有些大,如果林栀可以接受的话就来公司拿剧本。
    陈姐还说虽然电影的尺度挺大,类似于艳情戏,但女主和男主都会穿着内衣拍戏,并不是全裸的,男女主的身体只需要紧密贴合,错位后模拟出性交的动作即可。
    林栀犹豫几番后,还是去公司拿了剧本。